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班主任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高宽课程PQA 评估工具的实施与启示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4/15 16:27:09

近二十年来,学前教育质量及其评价成为世界各国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促使学前教育机构不断深化教育改革、提高教育质量的重要手段。如何开展学前教育机构质量的评价,是国内外研究与实践领域共同关注的话题。美国高宽课程项目研发了一套有效的学前教育项目质量评估工具——项目质量评价系统(Program QualityAssessment, 以下简称PQA),其自20 世纪80 年代诞生以来,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发展,逐步走向成熟与完善。

一、PQA 产生的背景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为适应美国社会早期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需要,社会各界纷纷要求开发幼儿发展与课程项目质量评价工具。在此背景下,高宽教育研究基金会开发了两种综合性学前评价工具来评估幼儿发展和课程质量,PQA 就是其中之一。PQA 扎根于高宽课程体系,是一项用于评估早期儿童课程质量、确认教师培训需求的评估工具,其适用范围几乎涵盖所有机构类型,而不单单局限于那些选择高宽课程的项目。高宽项目经过多年研究与努力,利用PQA 评估工具不但证明了高宽课程模式的有效性,证明了高宽课程是高质量的早期教育课程模式,还证明了早期教育具备一定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二、PQA 的评价内容及其主要特点

(一)PQA 的评价内容

PQA 作为评价美国高宽课程质量的主要评价工具,其评价内容伴随着高宽课程模式的不断发展而逐渐完善和成熟。该评估工具包含班级维度(A 表)和机构维度(B 表)两块内容,共7 个领域和23 个子条目,具体如下表所示。

从表中不难发现,PQA 的评价内容涉及面广,角度多样,这种综合性的评价能帮助评价者科学、方便且有效地获得最大的信息量,能为早期教育教育教学工作提供可靠的依据。

(二)PQA 的主要特点

1. 评价目的:提高教育质量

PQA 作为一种综合性的评价工具,从多个视角观察早期教育质量,其终极目的是提高课程质量和幼儿园教育质量。一方面,其评价对象全面,PQA 不仅重视学习环境、材料配备等结构性要素,而且关注师幼互动、教师指导等过程性要素,还对项目管理员工培训等隐性因素也加以考量。另一方面,PQA 设立了多元的价值取向,尊重幼儿在不同发展领域的差异,采用访谈、轶事记录、观察等多种评估方法来确保评价的科学性。PQA 评价的目的不是为了划分幼儿园的等级,而是作为教师培训的工具,旨在提高教育质量。

2. 评价方法:基于教育现场的真实评价

为了准确客观地评价教育质量,评价者需要深入到学前教育机构的现场,在真实的场景中评价幼儿参与教学过程的质量,需要对教育现场中的环境与教育情况进行真实的评价。PQA 正是立足于真实的幼儿园教育情境而展开的评价,强调对真实教学环境、师幼互动情境的客观描述和评价,在评价过程中既有量化的统计,又有质性的访谈。

它规避了传统的幼儿发展评价脱离“幼儿真实教育经验”而展开的弊端,实施的是基于教育现场的真实评价。

3. 课程实施与评价一体化:为了教学的评价

PQA 不是简单地评价幼儿的发展水平,而是记录教育机构内的教学水平,并且为教师改善教学方法、更好地促进幼儿发展提供有效的建议。从教师的角度来看,PQA 也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质量考核,而是发现其中的优点和需要改善的领域,从而为教师专业发展制定策略。在运用PQA评价项目时并不是用“Yes or No”的二分法,而是有五个水平的连续评价系统,明确地列出了在评价实施过程中的低、中、高三个水平,为教学的动态进步指明方向。总之,PQA 根植于高宽课程服务于高宽课程,它与课程的实施是一体化的。

三、PQA 的实施

在运用PQA 评估工具对早期教育机构进行质量评估时,可以分为以下五个步骤依次展开:

第一步,观察和访谈。评价者在对项目进行评价时,要花上至少一天的时间对项目进行全面的观察,并在表中“轶事”一栏的空白处填写证据资料(班级维度的三个领域内容),紧接着通过访谈收集更多的资料和信息(机构维度的四个领域内容)。该过程所看到的、听到的、记录的内容都将为后续步骤提供重要依据。

第二步,评分。基于第一步得到的信息资料,完成PQA 工具中每一个项目维度的每一个水平评定,对照阅读每一行的指标,进行评分。评分系统采用五点计分法,每一子条目的评分范围从1 分到5 分,共分五个等级水平,评分者根据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记录的证据来对子条目进行评价。

第三步,以独立评价的形式完成PQA。评价者在班级内进行观察,将有用的数据和轶事写入指标并进行较为直观的评分;在访谈中要提出标准问题,这些问题都在每一个维度的指标上。第四类别的问题面向教师,第五和第七类别的问题面向主管人员,访谈对象自己斟酌决定。

第四步,以自我评价的形式完成PQA。评价者为每一个指标提供支持证据和轶事记录(必要时可以补充额外信息,以求信息的全面性),并对其进行水平评定,做出标注;在访谈中为规定好的标准问题随即引入支持证据和轶事记录(必要时可以补充额外信息,以求信息的全面性),并依照指示完成评分。

第五步,完成PQA 汇总单。在PQA 测评表的最末端有一个汇总单,评价者参照评价表上的每一项在汇总单的相应位置上进行打分。测评得到的总分和平均分可以用来计算整体的情况,也可以分班级和机构两个维度来计算,还可以针对7 个领域中的每一个分别进行计算,评分的高低代表着项目质量评价的优劣。

四、PQA 对我国学前教育质量评估的启示

(一)评价理念的进步性——提倡促进幼儿主动学习的评价理念

高宽课程的评价体系是服务于其课程体系的,高宽课程模式的核心理念就是要促进幼儿的“主动学习”,因此,该评估强调的落脚点即评估的目的也是为了改进项目质量,促进幼儿的主动学习和发展。而在我国,由于托幼机构分级分类验收标准的制定和示范园的评定主要源于不同时期管理工作的需要以及托幼机构生存发展的需要,所以,这些评价工具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迎合管理工作,对于幼儿园教育质量的真正关注不够,真正针对幼儿学习与发展的评估就更少了。因此,我国幼儿园教育质量的评估也应改变传统的评价理念,树立以促进幼儿主动学习和发展的新的评价理念,促进幼儿园等早期教育机构主动提升课程质量,最终促进幼儿教育质量的总体提升。

(二)评价内容的综合性——开发多领域的综合性评价内容

高宽课程认为综合性的评价能够获得最大的信息量,这种综合性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就是我们前文中所提到的PQA 既关注了评价的结构质量也强调了对过程的重视。

多数研究已经表明,托幼机构中的过程性因素相比于结构性因素对幼儿发展产生着更大的影响。其二就是综合性的评估要从多个视角观察幼儿园的教育,虽然我们评估的最终关注点是幼儿,但是评价者也应该关注项目如何服务于家长和教师,即一个好的项目评价应该关注教师、机构、家庭以及社区每一个参与者的活动和体验,而不仅仅是幼儿。这都启示我们需要摆脱过度重视硬件设施的落后观念,要基于多维度、多视角开发多领域的评价内容,建构既符合我国国情又能与世界接轨的评估工具。

(三)评价方法的多样性——运用量化与质性相结合的评价方法

在PQA 的使用手册中,有一系列规范的计分和评定程序,这些程序可以将教育项目的质量情况用可比较的分数反映出来。它一方面允许评价者在旁边的空格里记录轶事,保证评估的全面性和人文性,另一方面又有严格的计分量化程序保证评估的一致性和标准性。现如今,教育质量评价正在朝向多元化发展迈进,人们既看到了量化评价的客观性、公平性,也看到了绝对评价结果的失真性、单一性,既认识到质性评价在收集资料时的真实性、可靠性,也认识到它存在一定的主观性、片面性,所以,我们要扬长避短,将这两种研究方法综合起来使用,最大限度的发挥它们对评价的积极影响,克服消极影响。

(四)评价主体的多元性——邀请多主体共同参与评价我国当前的学前教育质量评价的评价主体的多为学前教育行政管理者、决策制定者等官方权威角色。质量评价成为幼儿园行政管理的主要手段,评价主体单一,呈现了从上至下的层级特点,行政化特点明显,而且评价的目的多为诊断,而不是为了促进教学只有把关心幼儿的所有人(含幼儿自身)的看法以及建议进行全面的解读,评价才能真正反映幼儿的真实发展情况。只有让家长、教师、幼儿、社区成员等多位主体进行多角度的对话,幼儿才能获得持续健康发展。正如《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以下简称《纲要》)所提出的“管理人员、教师幼儿及家长均是幼儿园教育评价工作的参与者,评价过程是各方共同参与、相互支持与合作的过程。”

(五)课程与评价的一体性——建立与课程配套的真实性评价体系

《纲要》还指出:“教育评价是幼儿园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幼儿园和教师要对幼儿进行及时且恰当的评价。

然而,我国大多数幼儿园还未具备与课程配套的评价体系。正如前文所述,课程与评价是彼此质量的保证,是不可割裂的。只有开展围绕课程实施的真实性评价,才能发现课程的不足,改善课程,才能发现教师的培训需求,提高教师的专业能力和素质,确保课程的高质量,才能真正促进幼儿的发展。总之,只有建立与课程配套的真实性评价体系,记录教育机构内教育教学的真实水平,同时为完善课程、改进教师教学提供有效意见,才能为幼儿提供真正意义上的高质量幼儿园教育方案。

PQA 作为美国高宽课程的重要评价工具之一,在实施应用的过程中已经日益显示出其科学性,它在评估理念、评估方法、评估标准等方面都顺应了当今教育质量评估领域的发展潮流和先进理念,为我国学前教育质量评估提供了变革的思路。当然,教育实践永远没有最好,这一评估工具仍有待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进行国际化与本土化应用的验证和检验,有待时间和实践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