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高教论坛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日本发展有机农业的经验及对我国推进乡村振兴的启示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7/9 14:54:58

一、前言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农业和农村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同时也面临着严峻的农业面源污染、食品安全、优质农产品供给不足等问题。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必须推动农业绿色转型发展,这是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主攻方向,也是破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重要内容之一[1][2]。我国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的发展始于20世纪90年代,经过近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有机农业作为生态农业的组成部分,在发展理念与生产方式上都与农业绿色发展方向相一致,同时能够满足消费者对高品质农产品的需求,符合农民增收的新期待,在未来农业发展中将大有可为。但是,必须清醒意识到,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有机农业还存在政府支持力度小、推广服务体系薄弱、生产组织形式缺乏创新等一系列问题。从整体看,我国的有机农业依然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未来提升的空间和潜力巨大[3][4]。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引领下,着力提升农产品品质、切实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加快农民收入增长和不断满足消费者对高品质农产品的需求是农业转型升级发展所要面对和解决的重大课题。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发展有机农业是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

早在20世纪60年代,有机农业作为社会运动的一部分在日本悄然兴起,其标志性事件是1971年“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的成立[5]。日本学者在结合本国农业现状以及参考欧美有机农业相关政策与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方向和价值理念。例如,足立恭一郎总结了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理念,分析了有机认证标准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有机农业振兴的方向[6]。宫崎猛在分析了美国与英国有机农业发展概况的基础上,明确了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应当注重生产技术的改良[7]。小川华奈以2000年6月《农林物资规格化相关法律》的修改为背景,分析了日本有机认证制度的变化对生产者的影响,明确了与国际接轨且规范的有机认证制度有利于提高日本有机农产品的可信度与扩大有机农产品的进出口[8]。 宫地忠幸阐明了日本有机农业发展现状,从振兴地域农业视角出发分析了《有机农业推进法》及相关扶持政策对推动有机农业发展的重要性[5]。胡柏以环境保全、资源节约为视角,提出了日本有机农业应以确立超越常规农业,具有可持续性的高质量的经营模式为发展方向,通过多样的有机农业发展形式,扩大日本有机农业的整体规模[9]。

国内部分学者也从不同的层面关注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揭示日本有机农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及相关政策的演变[10][11];二是分析日本有机农业认证制度的变化[12][13];三是关注日本有机农业著名的“产消协作”理论及其实际效果[14]。综合以上分析,本文在借鉴相关先行研究的基础上,另辟蹊径,从社会团体的角度出发,重点分析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日本农业协同组合与生活协同组合、日本有机农业学会等主要社会团体在日本有机农业运动中扮演的角色与作用,旨在为我国有机农业的高质量发展以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有益的启示。

二、日本开启有机农业的现实背景

战后初期,为了摆脱粮食供给极度匮乏的危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维持社会稳定,日本早期农业政策的出发点倾向于确保粮食数量安全。因此,1961年颁布实施的《农业基本法》中鼓励农户在生产中使用农药和化肥以确保粮食产量。其结果是,一方面,农药的使用给农户健康带来了危害,过量施肥造成土壤板结、肥力下降,最终导致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另一方面,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城市消费者群体对食品安全的关注也促使日本社会开始反思农业绿色革命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此背景下,一部分生产者和消费者率先行动起来,开启了有机农业产消协作的大门。

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离不开学者的声音,一部分农学与经济学领域的学者也开始关注和提倡发展有机农业。在生产者团体、消费者团体、学术团体的相互联动、共同努力下,作为社会各阶层代表的国会议员不可能无视选民的声音以及社会运动的变化。因此,1987-1988年,包括众议院和参议院在内的隶属于自民党和社民党的100多位国会议员组成了“有机农业研究议员联盟”。同时,公民党的国会议员在预算委员会上对有机农业的流通标准提出了咨询,建议政府重视有机农业的发展[15]。总之,日本有机农业运动的兴起主要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一是农户的觉醒;二是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关注;三是学者的倡议;四是国会议员联盟的推动。

三、日本发展有机农业的相关政策

在多方的共同努力推动下,作为政府机关的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农林水产省(简称农水省)开始关注有机农业的发展。如表1所示,农水省在1988年出版的《农业白皮书》中首次把有机农业定位为“高附加价值农业”,并在1989年设立了“有机农业对策室”。1992年,在其颁布的《新的食料·农业·农村政策方向》中开始重视推广包括有机农业在内的环境保全型农业。

然而,随着有机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出现了认证标准不统一以及冒充有机农产品等一系列问题,影响了有机农业的社会信誉。对此,农水省在2000年颁布了《农林物资规格化相关法律》(简称JAS法),全面清理整顿了有机农产品市场及认证机构,提高了有机农产品的认证标准和处罚力度,特别是对JAS标志的使用做了明确规定,违反规定的个人或组织将面临严厉的经济和刑事的双重惩罚。此后,《JAS法》历经数次修改并按产品种类出台了农林规格、技术标准、检验办法等配套措施,加强了对有机农产品(食品)的生产、加工、包装、销售等的全链条监管。

2006年对日本有机农业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这一年日本颁布了以推动有机农业发展为核心的第一部正式的法律——《有机农业推进法》。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有机农业相对独立的地位,扭转了一直以来将有机农业置于环境保全型农业之下的边缘化发展态势,为日本有机农业的健康发展及规模的扩大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为落实《有机农业推进法》的相关政策举措,农水省在2007年出台了《关于推进有机农业发展的基本方针》,并在2014年出台了新的基本方针。

至今,日本政府围绕有机农业生产、加工、认证、推广、销售等环节出台了诸多扶持政策,可概括为三个方面:第一,对有机农业生产者、有机农产品的流通与销售环节的扶持。重点是吸引应届高中、大学毕业生从事有机农业,稳定青年农户创业初期收益;实施有机农业直接补助、强农交付金、土地改良基金等政策,畅通有机产品流通渠道及拓宽销售平台。第二,对有机农业技术开发及成果普及进行支援。为推进有机农业技术体系化,农水省根据2006年颁布的《有机农业推进法》,有效整合政府、民间实验研究机构开发的相关技术,围绕稳定有机农业产量、利用新型作物保护管理技术建立有机栽培体系。第三,着力增进消费者对有机农业的理解与关注。2014年颁布实施的新的《关于推进有机农业发展的基本方针》中明确提出,到2018年,所有的都道府县和50%的市町村都要制定有机农业推进计划,要实现50%以上的消费者了解有机农业。

四、日本有机农业发展中的社会团体

日本许多非政府组织、行业协会、研究会等社会团体在有机农业的生产组织、技术推广、信息服务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功能和作用的分类来看,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日本农业协同组合与生活协同组合、日本有机农业学会等社会团体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一)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

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简称有机农研)成立于1971年,是以有机农业的探究、实践、普及、启发和交流为目的,以生产者、消费者和学者为中心组建的日本全国性的有机农业社会团体之一。有机农研的运营以会员的会费以及志愿者的赞助为主,不刊登任何具有商业性质的广告和宣传,是保持独立性的特定的非盈利性法人团体。其宗旨可以简单的概括为:提高土壤肥力,改善生态环境,探究生产健康美味食材的方法,提高国民的生活质量,建立和保全人与自然和谐、永续、共生的良好环境。

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发展,有机农研的规模不断扩大,影响力不断提高,目前在全日本拥有超过4000名会员。有机农研在成立之初就开始积极承担推广有机农业的责任,如设立有机农业学校、定期举办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交流会、有机产品展销会等,成为推动日本有机农业发展的重要载体和支柱力量。其中,有机农研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在1978年举行的第四届全国总会上,提出了“生产者与消费者如何协作的方法”(产消协作十大原则),也就是著名的“产消协作”理论。这一理论的提出有效地激发了生产者的积极性,有力地增进了消费者对有机农业的理解与关注,加快了有机农业推广的进程,带动了有机食品市场的快速发展。

(二)日本农业协同组合与生活协同组合

日本农业协同组合(简称农协)的前身是1900年成立的产业组合,1948年通过改组形成了由农业从业者联合成立的协同合作组织[16]。农协成立的宗旨是以互相帮助扶持的精神理念为基础,在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增加农民收入的同时,为建设和谐、富裕、美好的社会,实现自身的价值和责任。由于农协自身运营的业务中与化学农业有很强的关联性,因此,最初农协对有机农业运动的开展持观望的态度。但随着部分农户的觉醒以及地方农协不断尝试开展有机农业,更重要的是面对大量廉价进口农产品的冲击,农协也意识到推进有机农业符合自身的利益。于是在1988年第18届农协全国大会上,把有机农产品的销售作为农协21世纪战略中打造“高附加价值农产品销售体系”中重要的一环予以明确。同时,农协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在有机农户教育培训、技术普及、市场推广、生产交流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日本生活协同组合(简称生协)最早起源于明治维新时期在东京和大阪成立的消费者组合,1951年根据《生协法》而成立了今日的生协主体,是以消费者出资成为会员,协同运营的社会团体。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关注是生协重视有机农业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说,与农协的观望相比,生协对有机农产品的销售显得更为积极,也是较早加入有机农研的社会团体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生协在参与有机农业方面的运营模式也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销售有机农产品,到定期举办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产消见面会,更进一步与地方农协及农户开展产消联合行动,打造生协自己的高端农业品牌,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以2015年为例,生协高附加价值农产品的销售总额为515.8亿日元。其中,通过有机JAS认证的高端农产品销售额为36亿日元,以化肥、农药减量为标准的环保型农产品的销售额为212.9亿日元,而生协自有品牌的环保型农产品的销售额为266.9亿日元[17]。生协的超市和商店遍布全国,因此消费者可以轻松的购入健康、安全、优质的国产农产品。与农协类似,生协已经成为日本推进有机农业的另一个重要的载体,同时也是“产消协作”理论及模式得以开展的重要平台。

(三)日本有机农业学会

“有机农研”的成立有力地推动了有机农业的开展,投身有机农业实践的经营主体与经营方法也开始出现多样化倾向,就技术层面而言,出现了过度强调“无农药·无化肥”投入的技术体系,忽视了日本有机思想启蒙运动所强调的重视农业本源的自然和谐共生的价值理念[18]。因此,为了使有机农业重回良性发展的轨道,同时也为有机农业相关的研究者、技术指导者、生产者、流通业者、消费者在理论与实践上提供一个学术交流平台,多角度、综合性地探讨有机农业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包括国立大学、私立大学科研院所在内的一部分热衷于有机农业研究的学者在1999年成立了日本有机农业学会(简称有机学会)。经过近20年的发展,作为日本农业关联学会中较为年轻的学术团体,有机学会取得了令各界认可的成果,其中2006年颁布的《有机农业推进法》可以被看做是有机学会自成立以来对日本有机运动的开展所作出的最大的贡献[9]。

有机学会是以学者为主体成立的社会学术团体,以国内外有机农业的现状、政策、制度等方面为研究对象,运用理论、实证、实践的研究方法,通过提案、研究报告、学术论文等方式探索有机农业普及、健康发展之路,以此实现学术团体的社会价值与责任。有机学会的运营以会员的会费及社会的赞助为基础,同时每年定期举办全国研究者大会,不定期举办自然科学系研讨会、社会科学系研讨会。有机学会成立伊始,每年定期出版学术研究论文集(著作),即《有机农业研究年报》一部。从2009年开始,改为每年出版两期学术期刊杂志《有机农业研究》,进一步提高了学术期刊的专业性和公信力,成为日本有机农业研究者展示研究成果的重要平台。

五、日本有机农业发展中的经营主体

与常规农业相比,有机农业技术要求更高,经营风险更大,这就对有机农户的经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日本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户分为JAS农户和非JAS农户,主要区别在于是否通过有机JAS认证,没有通过有机JAS的认证的产品不能粘贴“JAS”标志(识),但可以上市流通与销售。2010年,全日本有机农户约有1.2万户,其中通过有机JAS认证的约为4000户,没有通过有机JAS认证的大约为8000户。

为进一步增加有机农业的生产者数量、种植规模及产量,日本主要从政策和社会团体两个方面入手,充分发挥社会团体的社会服务、营销服务功能,有效降低有机农业生产者的经营风险,切实提高农户的经营能力。一方面,围绕新规就农者和常规农业者转换为有机农业者实施培训补贴政策;另一方面,积极发挥农协在培养农户经营能力方面的作用。例如,日本茨城县石冈市农协在1997年成立了由董事会、栽培部、销售部、宣传部等组成的有机栽培部会,集中负责对农户进行技术指导、销售协助、信息收集等相关服务。同时,石冈市农协设立了研修农场“百合农场”,面积达1.8公顷,全面取得有机JAS认证,主要用于支援有机农业新规就农者,研修时间一般是二年,第一年主要学习栽培技术,第二年在此基础上增加农地管理。可以说,农协等社会团体在培养有机农户的经营能力方面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有机农业经营主体在日本振兴乡村经济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其中,以高知县马路村为例,马路村位于高知县东部的安艺郡,全村被海拔1000多米的山脉包围,由于林业经济的衰退导致乡村经济发展凋敝,年轻人离农倾向加速,农业劳动力老龄化现象严重。为了振兴本村产业和经济,马路村农协以“有机+柚子”产业为抓手,积极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着力打造了有机柚子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产业链。从1975年开始发展柚子加工业,1986年推出自有品牌“柚子醋”,1988年开发了柚子饮料,2000年推出以柚子为主要原料的化妆品,通过柚子产品的多种经营,实现了乡村经济的振兴。

马路村的主要举措有以下几点:第一,按照协会制定的有机柚子栽培行动指南,当地农协无偿向有机柚子生产者提供堆肥等生产资料,并负担有机JAS认证费用。第二,注重柚子产品的营销推广。最初,柚子商品并不畅销,但马路村农协的职员通过参加全国性的展销会,面对面与消费者沟通交流,同时采取“柚子+马路村”的“整村”推销战略,在荧屏广告上展示马路村的风土人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第三,注重产品价值链延伸,提高附加值。马路村依托柚子产品,通过有机生产方式,打造柚子全产业链,并开发温泉度假村,积极推进乡村观光旅游。经过多年的努力,柚子树终于变成了“摇钱树”,昔日的“衰落村”锐变成了今日全日本的“品牌村”。

六、日本有机农业发展取得的成效及启示

(一)成效

1.有机农业规模不断扩大

尤其是21世纪以来,在国内农业生产总量停滞不前甚至下降的窘境下,日本有机农业却实现了平稳增长。根据农水省统计数据显示[19]:日本有机产品产量由2001年的33734吨增加到2015年的60584吨,其中蔬菜占据七成;有机栽培面积由2009年的16000公顷增加到2015年的26000公顷,其中北海道有机栽培面积最大,占全日本的1/4;有机农户由2006年的8764户增加至2010年11859户,其中,获得有机JAS认证的农户数量由2006年的2258户增加到2012年3837户。

2.有机农产品(食品)出口取得新突破

近年来,为进一步扩大有机食品出口,日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推动了茶、魔芋等传统优质农产品(加工品)出口的快速增长。其中,对美国出口的有机茶和魔芋由2014年的72.5吨和13.6吨增加到2016年的146.5吨和31.3吨;对欧盟的有机茶和魔芋的出口量由2014年的222.7吨和13.4吨增加到2016年的444.3吨和21.7吨[19]。可以说,具有高附加价值的日本有机农产品已经成功打开了欧美市场的大门。

3.有机农业理念得到广泛认同

2011年,全日本47个行政区域(都道府县)均已制定了各自的有机农业推进计划;2012年在30个都道府县配备了相当数量的有机农业普及指导员;截止2015年,已有64%的都道府县设立了有机农业推进协会,定期召开有机农业相关的研讨会。日本政府近年来对有机农业的扶持政策,不仅推动了有机运动的健康发展,更进一步加深了全社会对有机农业理念的认同,同时吸引了更多有志于从事农业的经营主体参与有机农业。根据农水省最新资料显示[20]:28%的新规就农者有意向从事有机农业;65%的新规就农者表示对有机农业感兴趣;18%的消费者已经购买了有机农产品;65%的消费者表示待具备一定条件将购买有机农产品;常规农户中有49%的表示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将转向有机农业。更为重要的是,日本有机农户的平均年龄为59岁,与全国农户整体的66岁相比年轻了7岁左右,其中,40岁以下的有机农户的比率占有机农户整体的9%,比全国高4%;40~60岁的占38%,比全国高17%;60岁以上的占53%,比全国低19%。说明推进有机农业有利于培育日本农业接班人。

(二)主要启示

1.健全有机农业的法律法规政策体系

健全和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是日本有机农业得以健康良性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与之相比,我国目前就国家层面而言,还没有出台与有机农业相关的正式的法律法规。因此,建议参考《日本有机农业推进法》的立法精神及原则,制定《中国有机农业推进法》。同时,按照国际有机认证标准,修改完善《认证许可条例》《认证机构管理办法》《有机产品认证实施细则》等法规文件。借鉴吸收日本JAS法的有关处罚措施,明确执法主体,提高违法成本,切实保障有机农业健康发展。

2.充分发挥社会团体的功能和作用

在有机农研、农协、生协、有机学会等日本社会团体的不断努力下,学者阶层、农户阶层、消费者阶层等积极参与有机农业运动,最终推动了政府主管部门从法律层面认可有机农业并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可见,日本社会团体在推进有机农业过程中功不可没。与之相比,国内虽有部分学者关注有机农业,但研究力量分散,应当效法日本成立中国有机农业研究会(学会),积极交流各地有机农业先进事例和经验,为国家制定有机农业相关法律法规建言献策。

3.大力培育有机农业经营主体

着力提高农户的经营能力是我国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条件。与常规农业相比,有机农业技术要求更高,经营风险更大,这就对有机农户的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日本农户的文化程度和经营能力是比较高的,而且农户自身可以根据需要选择参加有机农业相关的培训及各种交流会。日本各都道府县设有农业培训学校,未满45岁的学员在培训期间每年可获得150万日元的生活补贴[21]。提高有机农户的经营能力,不仅有利于有机农业的可持续发展,而且还可以培养一批具备高素质的农业接班人队伍,对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

于法稳.新时代农业绿色发展动因、核心及对策研究[J].中国农村经济,2018(5):19-34.

[2]罗必良.推进我国农业绿色转型发展的战略选择[J].农业经济管理,2017(6):8-11.

[3]丁长琴.我国有机农业发展理论探讨[J].农业技术经济,2012(2):122-128.

[4]郭红东,郑伟强.我国有机农业发展的现状、问题及对策[J].农村经济,2011(11):34-37.

[5]宮地忠幸.日本における有機農業の展開と地域農業の振興[J].経済地理年報,2007(53):41-60.

[6]足立恭一郎.有機農業と基準[J].農林業問題研究,1991(104):120-129.

[7]宮崎猛.有機農業と持続可能農業[J].農林業問題研究,1991(102):28-34.

[8]小川華奈.有機JAS制度と日本の有機農業の転機[J].農林業問題研究,2001(141):296-300.

[9]胡柏.農業を取り巻く環境の変化と有機農業研究[J].有機農業研究,2009,1(1):17-32.

[10]方志权,焦必方.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与启示[J].现代日本经济,2002(2):45-48.

[11]卢永妮.日本有机农业的推进及启示[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7(2):63-67.

[12]刘新平,韩桐魁.日本有机农业认证制度分析[J].世界农业,2004(12):33-36.

[13]金京淑.日本推行农业环境政策的措施及启示[J].现代日本经济,2010(5):60-64.

[14]张文胜.日本有机农业的经营与产销协作[J].现代日本经济,2010(1):53-57.

[15]荷見武敬,鈴木博,河野直践.有機農業―農協の取り組み[M].家の光協会編,1998:1-301.

[16]马健,韩星焕.日本协同推进环境保全型农业的举措及对我国的启示[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7(4):99-105.

[17]日本生活協同組合連合会.全国生協産直レポート2015[EB/OL].[2018-07-15].www.jccu.coop/jccu/data/pdf/santyoku_report_2015.pdf.

[18]中島紀一.日本における有機農業の歩みを振り返って[J].有機農業研究,2011,3(1):4-9.

[19]農林水産省.有機農業の推進について[EB/OL].[2017-02-29].www.maff.go.jp/j/seisan/kankyo/yuuki/28yuuki.html.

[20]農林水産省.有機農業をめぐる事情[EB/OL].[2018-03-02].www.maff.go.jp/j/seisan/kankyo/yuuki/29yuuk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