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高教论坛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深度学习目标下会计学科混合式案例教学:以“钉钉”为例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7/9 14:56:55

文章编号:2095-0098(2019)03-0069-06

一、引言

从理论上说,案例教学法可以更好地实现会计学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学目标。但是,案例教学模式的教学效果却与预期偏差较大,无论是从教师方面、学生方面还是教学安排上都存在许多问题。案例教学的初衷是希望学生通过案例分析对知识点进行深度学习,会计学科教学现存的问题使得这一目标很难实现。因此,本文以深度学习为目标,以混合式案例教学为方式,结合我国会计学科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对基于“钉钉”的混合式案例教学模式进行设计,旨在提升会计学科的教学质量。

二、文献综述

(一)深度学习研究

1975年,Marton和Saljo提出浅层学习和深度学习的概念。他们认为,浅层学习关注一般概念和陈述性知识,对知识进行机械地重复和记忆,深度学习则注重知识的迁移、综合、分析和应用。浅层学习为深度学习提供认知基础,深度学习则在此基础上,通过建立新知识与已有知识的关联,运用批判性思维进行反思和认知,建构新的知识体系,并做出决策和解决问题[1]。

Biggs(2011)认为浅层学习依靠死记硬背积累信息,缺乏个人理解,而深度学习要求学习者运用高阶认知进行有目的的学习,这是二者的根本区别[2]。结合Bloom于1956年提出的教育目标分类法,教育目标可分为“知道”“领会”“应用”“分析”“综合”和“评价”,其中“知道”和“领会”属于浅层学习范畴,其余四类侧重知识的理解和应用,属于深度学习的范畴。

何玲和黎加厚(2005)认为浅层学习是孤立式的学习,主要以记忆和背诵为主,不对学习的知识进行理解,也无法与先前的知识进行关联,而深度学习的特点在于理解与批判、联系与构建和迁移与运用[3]。孙银黎(2007)认为浅层学习是机械式的学习,学习者被动接受学习内容但不求甚解,而深度学习是基于陈述性、程序性知识对策略性知识的深化,是一个反思和认知反复发生的过程[4]。张浩和吴秀娟(2012)在比较深浅学习的基础上,运用情景认知理论、建构主义理论、元认知理论和分布式认知理论对深度学习的发生机制和促进策略进行分析[5]。

(二)混合式案例教学研究

混合式案例教学是将混合式学习与案例教学法相结合的教学模式。

混合式学习是一种结合在线学习和传统学习优势的学习模式。Jennifer Hofmann(2003)认为这种学习方式的思想是对学习项目进行拆分,并选择最优媒介向学习者呈现[6]。何克抗(2005)认为在课堂中开展混合式教学时,既要体现教师教学的主导性又要体现学生学习的主动性[7]。案例教学法是围绕教学案例进行研讨的教学方法,诞生于哈佛大学。Kowalski(1991)认为案例教学法不仅可以传授学生理论知识,还可以训练学生思维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8]。而史美兰(2005)在体验过哈佛案例教学后指出,案例教学法的特点是将生活中的矛盾带入课堂,将枯燥的理论学习变为解决现实问题的公开讨论,可以很好地带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9]。

混合式案例教学结合了上述两种方法的优点,将原本案例教学法的教学目标分割成理论铺垫和案例讨论两个部分。其中,理论铺垫作为案例讨论的基础,是对学生知识的一个填鸭式积累;而案例讨论的目的在于知识的内化,促进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和运用。根据两个目标的学习特点,理论铺垫由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自由安排时间,进行在线自主学习;案例讨论则在教师主持的课堂中展开,尽可能提升学生学习的效率。

目前国内关于混合式案例教学的研究较少。李改玲和张晚霞等(2018)通过问卷形式对武汉大学《药理学》课程的混合式案例教学效果进行了调查并得出结论:混合式案例教学可以有效提高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分析能力及判断能力[10]。杨燕和朱亚丽(2018)以《企业战略管理》课程为例,基于翻转课堂理念设计了应用混合式案例教学法的教学模式,同样认为这样的教学方式能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11]。

三、深度学习与会计学科混合式案例教学的耦合

(一)会计学科的人才培养目标及培养方式

为了使学生具备更强的竞争力,在激烈的人才市场中拔得头筹,各院校开始侧重对学生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笔者认为,当下会计学科培养目标可以细分为五个方面:专业知识、实践能力、创新能力、学习能力和责任当担[12]。

学生主要通过理论和专业课程的学习掌握会计审计、财务管理等方面的专业知识,采用案例教学法组织教学,并通过定期考核检验学生的学习质量。实践能力培养方面,一是建立校企合作机制,组织学生到企业实习;二是建立校内实训基地,为学生开设实训课程,使学生将已掌握的理论知识应用于实际操作中。创新能力的培养主要通过创新思维、创新管理等方面的课程,结合科研能力拓展训练,增强学生创新、科研能力的培养。学习能力则依靠学生日常的学习积累,侧重于独立思考能力和自主学习意识两个方面。学校还应该重视对学生职业操守的培养,加强会计职业道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

(二)深度学习理论与混合式案例教学的耦合

课堂上的理论与专业知识教学会计学科教学的核心部分。采用案例教学法开展教学工作时,授课形式主要为教师布置案例、学生研习案例并进行讨论,师生之间、学生之间通过互动将个体思考转变为集体智慧。通过前文对深度学习理论的梳理,笔者发现,开展混合式案例教学可以使教学目标与深度学习目标更加契合,可以有效地支持深度学习的展开。

1.理论基础。混合式案例教学中的“混合”主要体现在学生理论基础的铺垫方面。深度学习目标的实现离不开浅层学习提供的认知基础,而浅层学习多通过机械记忆和填鸭灌输的方式实现,对学生学习能力要求较低。学生利用互联网在线学习的方式,在课前自主学习案例讨论所需的基础理论,一方面可以为案例学习提供依据,避免课堂讨论似空中楼阁;另一方面可以最大限度发挥课堂学习的作用,使学生在有限的课堂时间里进行更多的思维活动,有利于学生知识的内化。因此,通过混合式学习和案例教学的结合,可以为深度学习打下坚实基础。

2.情境创设。教学案例来源于现实的财务事件,这些事件包含了前人的知识和经验,为课堂内容的教学提供真实的情境,为深度学习的实现提供了外部环境。在案例设定的情境中,学生通过角色扮演对问题进行探究并解决,再通过思辨活动积极地运用已有认知来获取和理解新知识,并对新知识的实践应用有一定的体会。这样的学习过程可以提高学生的认知深度和广度,并将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有利于学生将知识迁移到新的应用环境中去。因此,通过对案例中的理论知识、现象本质进行思考和解读,可以促进深度学习的有效发生。

3.问题解决。问题引导是混合式案例教学的关键环节,问题设置可以限制学生在合理的框架范围内进行学习,并为讨论活动提供方向。案例问题的设置一般分为两类:一是学生根据已有认知和对案例的理解,自行设置问题;二是教师通过挖掘案例中的理论知识,提出有针对性的问题。学生以问题作为学习的起点,围绕问题组织学习内容,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建构知识,知识又反作用问题的解决。这样的学习过程一方面可以促进学生建构新知识,另一方面可以加强他们的实践能力。另外,由于学生之间对问题的理解不同,可以促进多角度、多层次思维的碰撞,提升学生的思辨能力。因此,以问题为导向的混合式案例教学可以促进学生的深度学习。

4.讨论共同体。课堂讨论是混合式案例教学的核心环节,学生根据对案例教材的学习形成自己的观点,并通过反复讨论吸收和整合他人观点,确定最后的解决方案和结论。学生作为课堂讨论的主体,自主地进行思考并解决问题,教师作为“引路人”,适时对学生进行指导。师生共同围绕学习目标和任务建立讨论共同体,以平等、积极的对话,共享知识、经验、智慧,实现学习目标。学生通过观点的交融引起深层次的思考,有利于对自身思路和理解的重构,形成新的知识体系。因此,讨论共同体的建立可以使学生的学习效果显著提升,促进深度学习的发生。

四、我国会计学科案例教学现状及问题

理论上说,案例教学可以开发学生多维的思维模式,引导学生对专业领域的问题进行综合理解。但是随着教学规模的扩大,我国会计学科案例教学存在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一)教师方面

首先,会计学科通常受制于传统的教学模式,将教师放在教学工作的中心,单方面向学生进行知识的解读和传授。教师在开展教学工作前通常缺乏案例教学经验,导致其无法针对案例中存在的矛盾对学生进行合理的引导,学生在面对一个个教学案例时无从下手。

其次,许多教师把所选的教学案例当作相关知识点的典型案例,没有结合具体情况进行分析,忽略了事件矛盾的特殊性,往往不能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

再次,许多教师在案例教学过程中不能从固有思维中转变出来,在授课过程中掌握过多话语权,而学生参与讨论时间较少,使得学生从主动学习转变为被动接受,背离了案例教学的初衷。

最后,面对学生讨论的疑惑和结果,教师可能不能及时有效地给出相应解释和评论,进而挫伤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使得他们对这种无果而终的教学模式感到厌烦。

(二)学生方面

首先,在传统应试教育制度下,长久以来的填鸭式教学使得学生主动学习能力较差。学生在进行案例教学的课前准备时,往往无法抓住案例的核心问题,准备不够充分,进而影响了课堂上分析讨论的效果。

其次,学生大多没有参与过实际工作,缺乏相应的实践经验。他们对案例中发生的问题仅有一个模糊抽象的理解,不便于他们对其进行分析和总结。

最后,学生间理论水平层次不齐,一些学生缺乏理论知识,对所给的案例无从下手,没有头绪。而且一些教师在课前没有对案例相关理论进行梳理,致使大家在小组讨论时无法达成统一的意见。

(三)教学安排方面

由于会计学科教学目标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综合培养,因此在课时安排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教师教学压力较传统教学模式有了明显增加。有的教师教学实施过程中,无法在有限的课时内把握教学重点,容易导致两种局面的发生:

一是过分侧重理论知识,使得案例教学空有其名。教师将绝大部分课时安排在理论知识的梳理和讲解上,留给学生自主讨论的时间较少,这使得案例教学失去其本应发挥的作用,与传统“满堂灌”教学模式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二是过分强调案例讨论,学生理论欠缺收效甚微。如果教师在有限的课时内一味地给学生布置案例,忽视理论知识的铺垫,则使得学生的案例分析如“空中楼阁”。缺乏理论基础也使得他们无法在学习过程中形成认知关联,不利于学生对知识意义的建构。

五、基于深度学习的混合式案例教学实施方案

深度学习基础下的混合式案例教学强调教学的交互性、情境性和学习的社会性、主动性[13]结合会计学科案例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和互联信息技术的支持,笔者认为将互联网技术作为会计学科案例教学的辅助工具,拓展“互联网+案例”的混合式教学模式,利用互联网教学资源将学生理论基础的铺垫转移至课堂之外,利用课堂时间充分开展案例讨论,将极大地提升学生深度学习的质量[14]。下面以“钉钉”为例,探讨如何在会计学科教学中运用混合式案例教学

“钉钉(DingTalk)”是阿里巴巴集团开发的一款办公软件,专注于企业团队管理、工作即时沟通。目前,“钉钉”已经广泛应用于我国企事业单位的日常工作,但是于高校教学的应用还鲜有耳闻。为此,笔者设计基于“钉钉”的会计学科案例教学模式。该教学模式可以分为前期准备、授课安排、评价考核三个环节。

(一)前期准备

学期开始时,教师需要在“钉钉”APP中创建班级组织,在确认邀请了所有的班级成员加入组织之后,对班级组织架构进行设置。然后,教师需要结合教学目标对学生的基本情况进行了解,比如现有的学习基础、学习习惯、学习能力、重点难点章节等。可以采取发布问卷的形式,借助“钉钉”拓展的“表单”功能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在对学生的基本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后,教师需要对班级成员进行分组。小组人数应当适中,一般为4-6人左右,小组数量应当为偶数,便于课堂辩论的开展。小组成员的选择不仅应当考虑学生的理论水平和实践经验,还应当考虑性别构成,保证成员的差异化,来提高各小组多角度思考的能力。确定各个小组名单之后,在APP中进行分组设置,便于教师日后管理

(二)授课安排

具体的授课过程主要分为课前、课中和课后三个阶段来展开,如图1所示。

1.课前活动。课前工作主要是理论学习与案例准备。教师提前在“钉钉”中发布下次课程的学习主题、重点难点和案例资料,为学生的课前准备提供指引。

同时,教师还要针对相关知识点在共享云盘中上传学习资料,资料形式一般为PPT课件、WORD或PDF文档、视频公开课等,便于学生进行理论方面的学习。资料的上传不局限于传统课本,还可以根据具体内容进行适当的补充,比如在《高级财务会计》中外币折算章节的学习中,可以增加我国外汇管理相关规定、近年人民币汇率走势等方面的内容,达到拓展学生知识面的目的。

学生的课前工作主要分为两方面,一是根据教师布置的任务和相关资料自主地进行理论学习,然后在“钉钉”中填写学生日志的向教师反馈学习进度和学习疑点;二是小组讨论,在通读案例并查阅相关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各个小组针对案例中提出的问题进行分析,然后将分析结果制作成PPT,为课堂展示做准备。教师在课前需要对学生日志中的疑点问题进行搜集整理,在课堂中进行统一讲解。

2.课中活动。课中工作主要是疑点讲解和案例讨论。课堂开始后,教师首先针对学生反馈的疑点进行讲解,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进行补充。然后,教师主持开展案例讨论环节,各小组派代表对本组的分析结果进行PPT演示,在所有小组都演示完毕后进入自由讨论环节,各抒己见。讨论结束后,教师对各组的PPT演示和自由讨论进行点评,提供指导意见,各组成员做好记录。

3.课后活动。课下工作主要是制作完整的案例分析报告。课堂结束后,各组根据教师的指导意见编写完整的案例分析报告,并上传共享云盘供其他组成员学习和参考。

图1基于“钉钉”的混合式案例教学模型

(三)评价考核

学期结束时,教师应该对本学期的学生表现进行评价考核。评价考核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对学习过程进行评价,评分标准基于学生的学习态度,小组协作能力,课前及课后钉钉反馈的积极程度等。相比以前“平时分+考试成绩”三七开的定分习惯,这一部分的分值可以适当提高到40%左右。二是对学习效果进行考核,主要通过纸质试卷对学生的学习内容掌握程度进行评价,纸质试卷的考点主要依据知识、理解、应用、分析、综合五个层次进行设计,占课程总评成绩的60%。最后是对此次教学组织形式的评价,再次通过“钉钉”发布调查问卷,了解学生对此种教学形式的满意度和意见,积极对后续教学工作加以改进。

六、结语

对案例教学模式进行创新,一方面可以完善应用型实践教学体系,创新学校办学模式;另一方面有利于提升学生的实践和创新能力,缩短就业适应期限,保证教学培养质量[15]。以“钉钉”为支撑的“互联网+案例”混合式教学模式开辟了一条师生信息交流反馈的新渠道,为会计学科教学提供了新的发展和改革方向。但是“钉钉”仅仅作为一项教学工具,为学生的理论学习提供便利,为课堂案例教学提供基础,而对课堂案例教学的实施质量并没有直接的提升。换句话说,案例教学的质量还是取决于教师的课堂组织和学生引导能力,这需要教师自身对案例教学模式进行探索和学习。我国会计学科其教学方式和教学目标需要与时俱进。针对目前教学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如何提升教学质量是各大院校和教师都必须考虑的问题,需要社会各界的进一步探讨研究。

参考文献:

[1]

Marton,F.,Saljo,R..On qualitative differences in learning:I-Outcome and process[J].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1976(46):4-11.

[2]Biggs,J.,Tang,C..Teaching for quality learning at university[M].Buckingham:The Society for Research into Higher Education & Open University Press,2011:21-22

[3]何玲,黎加厚.促进学生深度学习[J].计算机教与学,2005(5):29-30.

[4]孙银黎.对深度学习的认识[J].绍兴文理学院学报(教育版),2007(1):34-36.

[5]张浩,吴秀娟.深度学习的内涵及认知理论基础探析[J].中国电化教育,2012(10):7-11+21.

[6]Jennifer Hofmann,吴昌提.同步练习:从头开始[J].远程教育杂志,2003(2):16-17.

[7]何克抗.从Blending Learning看教育技术理论的新发展[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05(9):37-48+79.

[8]Kowalski T J.Case studies of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M].New York:Longman,1991:116.

[9]史美兰.体会哈佛案例教学[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05(2):84-86.

[10]李改玲,张晚霞,张郦,平洁,鄢友娥.混合式案例教学在《药理学》课程中的应用及思考[J].医学教育研究与实践,2018,26(1):100-103.

[11]杨燕,朱亚丽.基于“翻转”理念与案例教学法的混合式教学模式探索——以“企业战略管理课程为例[J].创新与创业教育,2018,9(2):128-132.

[12]丁红燕,刘广生.会计实务导向下的MPAcc培养模式改革[J].财会月刊,2015(27):124-126.

[13]陈蓓蕾,张屹,杨兵,熊婕,林利.智慧教室中的教学交互促进大学生深度学习研究[J].电化教育研究,2019(3):90-97.

[14]徐梅丹,兰国帅,张一春,孟召坤,张杭.构建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混合学习模式[J].中国远程教育,2015(4):36-42+6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