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和毕业论文代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汉语言文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中韩语言政策对比——以中韩两国对通用语言的语言政策为中心

作者: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8/9/5 8:55:08

一、前言

 

我国语言学家陈章太指出,“语言政策是政府对语言文字的地位、发展和使用所作的行政规定。”①而后,他又补充说明道:“语言政策是国家指定的关于语言的重要准则和规定,是指导语言选择、使用和协调语言关系、解决语言问题的基本原则和策略,属于行政行为,具有较强的指令性。世界上国家无论大小,一般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语言问题,也都会从本国基本国情和语言状况及基本国策出发,制定其语言政策。”②由此可见,语言政策是从本国的国情和语言状况出发,为规范语言使用、协调不同语言之间关系、解决语言领域存在的问题而制定的政策。

 

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自然而然地存在多种语言,除此之外,也因为疆域辽阔导致很多地区使用各自的方言。诸如少数民族语言、各地区方言等问题,为全国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语言交流设置了一定的障碍,而针对这种复杂的语言状况,必定要实行具体的语言政策来解决问题。

 

与中国不同,韩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全国范围内统一使用韩国语,虽然除济州岛之外的不同地区使用的韩国语存在一些用法和音调上的差异,但不会对交流构成太大障碍。然而受历史原因影响,韩语中存在着很多外来成分,如大量的汉字词、日帝殖民统治留下的残存因素以及解放后亲美造成的外来语的流入等等,这些问题也是韩国语言政策所需面对并解决的。

 

由于中国语言状况复杂,所以本文只以与当代社会使用的普通话相关的语言政策作为研究对象,和韩国针对标准语实行的语言政策进行对比研究,以期为两国语言政策的相互借鉴和发展提供一定的积极帮助。

 

二、中国的语言政策

 

(一)中国的基本语言政策

 

中国的基本语言政策可用“主体化”和“多样化”来概括。

 

中国是一个以汉族为主的多民族国家,国家统计局2010年进行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总人口为1370536875人,其中汉族人口为1225932641人,占91.51%;各少数民族人口为113792211人,占8.49%”③。而“主体化”原则就是针对使用人口超过95%的汉语实行的语言政策,“多样化”原则则是针对少数民族语言实行的语言原则。

 

“主体化”和“多样化”原则的法律基础是由宪法奠定的。《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④,确定了普通话的主体地位;《宪法》第四条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⑤,以此来保护各民族人民使用各自语言文字的权利。后来,中国共产堂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有明确表述称,“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⑥,进一步阐述了“主体化”和“多样化”的基本语言政策。本文主要针对“主体化”原则的相关政策进行研究。

 

(二)针对普通话实行的语言政策

 

所谓“主体化”原则,是在维护普通话主体地位的前提下实行的语言政策。

 

为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普通话,减少不同民族不同地区之间的交流障碍,国务院于1956年2月发布了《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界定了普通话的定义和标准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型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⑦。1956年,国家成立了中央推广普通话工作委员会,1957年,教育部提出了推广普通话的十二字方针,即“大力提倡,重点推行,逐步普及”⑧,自此,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全面有序的普通话推广活动。到了改革开放后,普通话推广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该方针调整为“大力推行,积极普及,逐步提高”⑨,在新的语言情况下,继续全面推广普通话的使用。

 

除此之外,国务院还成立了“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1985年12月16日该机构改名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简称“国家语委”),其职责为:拟定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方针、政策;编制语言文字工作中长期规划;制定汉语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规范和标准并组织协调监督检查;指导推广普通话工作。⑩

 

另外,在进入21世纪后,最为重要的事项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颁布施行。2000年10月31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修订通过的该法律于200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一章总则第一条指出,“为推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及其健康发展,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在社会生活中更好地发挥作用,促进各民族、各地区经济文化交流,根据宪法,制定本法”?。除此之外,该法律确定了普通话和规范汉字“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法定地位,并规定普通话为国家机关的公务用语、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的基本教学用语、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播音用语等等,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使用。管理监督方面,规定了国务院语言文字工作部门负责规划指导、管理监督,又实行普通话水平测试,要求相关行业人员必须达到国家规定的普通话等级标准。?作为中国第一部语言立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在普通话推广过程中起到了里程碑般的作用。

 

三、韩国的语言政策

 

(一)韩国的基本语言政策

 

与中国多民族多语言的国情不同,韩国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被韩国人称为“国语”的韩国语则是唯一使用的语言,所以韩国的基本语言政策也都是围绕韩国语展开实行的。但是韩国的语言政策,“跟自由世界的大部分国家一样,没有特别成文的语文政策纲领,只有语文政策的对象而已”。?

 

历史上,韩国受中国影响极大,无论是儒家文化的伦理道德,还是汉文体裁的诗词歌赋,都对韩国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一点从韩语中占据极大比重的汉字词就能看出。韩文作为表音文字,虽然与表意文字的汉字本质上存在差别,但是由于历史上长期使用汉字作为官方文字,使得韩语中出现了大量的汉字词,而在韩国国内围绕“韩文专用”和“韩汉文并用”展开的争论直至今日也没有统一。此外,20世纪初,日本曾对朝鲜半岛进行了长达35年的殖民统治。日帝殖民统治期间,在朝鲜半岛进行了严格的语言抹杀政策,禁止民众使用韩语,而把日语定为朝鲜半岛的国语开展文学教育等活动。受此影响,韩语中也出现了很多的日语元素。除了汉语和日语的影响,韩语受英语的影响也不可忽视。韩国解放后,和美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加之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地位的不断上升,使得韩语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外来词,很多新兴事物用语、科技用语等都用英语外来词标记。

 

面对存在的种种语言问题,韩国自光复后到上世纪90年代,在语言工作上,主要围绕“国语醇化”、正字法、汉字问题、标准语审定、国语教育、南北语言统一等方面,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的语言政策。?进入21世纪后,随着全球化浪潮的来袭,作为一种类似韩流的文化输出行为,韩国开始以“韩国语世界化”为重点,大力开展语言工作。

 

(二)针对标准语实行的语言政策

 

韩语作为韩国的单一语言,因为地域上的差异存在不少的方言,除济州岛外,大部分地区的方言与标准语间只存在个别用语和语调上的差距,但是也对国民的交流形成了一定的障碍。1988年1月出台的《标准语规定》(第88-2号)中规定,“标准语是有教养的人们广泛使用的现代首尔话”?,也就是我们所理解的作为韩国公用语言的国语。

 

上世纪90年代之前,从“自由民主主义”国家意识出发,韩国把国家层面上推行大规模、强有力的语言政策的行为看作是社会主义国家集权政治国家的政府行为,加之韩国一致强调自己是单一民族单一语言国家,使得韩国在相当长时间内把国内语言环境看得太过简单。p

 

直到1984年,韩国才设立了第一个和语言文字相关的机构——国语研究所。1991年,国语研究所升格为国立国语研究院,2004年,正式改为今天的国立国语院,作为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所属机关,负责“制定、实行推动国语发展的语文政策,开展多种研究活动,为国民打造正确的语言生活”?。

 

除了语言机关的设立,韩国针对国语也颁布了法律文件。2005年1月27日,《国语基本法》(法律第7368号)制定并公布,2005年7月28日开始正式施行。该法律目的在于“促进国语使用,为国语发展和保持奠定基础,通过增进国民创造性的思维能力,提升国民的文化生活质量,为民族文化的发展作出贡献”r。为了发展与普及国语,其中规定了“为发展和保持国语,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每5年要制定并实行国语发展基本计划”,至今已完成了2007~2011,2012~2016两轮计划,第三轮2017~2021计划也正在开展中;为了推广国语,面向国内针对欲学习国语的外国人和海外同胞,积极开发教育课程、培养专家,面向国外受众,设立世宗学堂财团,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多所世宗学堂传播韩国的语言和文化;此外,还通过检查的方式来鼓励国民积极提高国语能力,进行有创造性的语言生活。

 

四、普通话政策和标准语政策的对比分析

 

前文介绍了中韩两国基本的语言政策以及两国针对各自公用语言所实行的语言政策,通过比较可以发现,中国和韩国虽然语言状况大不相同,但是在实行的语言政策方面却有异曲同工之处。

 

首先,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都意识到了通用语言对于国家和国民的重要性,故而中国在复杂的语言环境之中将普通话定为全国通用语言,而韩国也将首尔标准语规定为通用的语言。

 

其次,在规定了相应的通用语言之后,两国都采取一系列的举措来对通用语言进行保护和发展。中国首先从宪法上确定了“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依此来确定了普通话的法定地位,而后又设立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来展开具体的语言工作,进入21世纪之后,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来从法律层面上确保普通话作为通用语言在社会生活中更好的发挥作用。而韩国在这方面的工作上也十分积极,设立了国立国语院这一专门机构来开展语言方面的工作,同时也颁布了《国语基本法》来从法律层面上推广发展标准语。

 

第三,两国在对外推广本国语言方面都作出了巨大努力。步入21世纪,国家软实力对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起到的作用愈发得重要,这也使得各国纷纷对外输出自身的优秀文化,语言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为推动汉语快速走向全世界,弘扬中华文化,提升中国的影响力,从2004年开始,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众多孔子学院来进行这一工作。截止2018年,中国已在全球146个国家(地区)建立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孔子课堂。?毫无疑问,在对外推广普通话方面,中国取得的成果是十分显著的。而韩国在这一方面的成就也是非常令人瞩目的,在全世界范围内成立世宗学堂来推广韩国语、传播韩国文化,截止2017年7月,韩国已在全世界54个国家成立了171所世宗学堂。t

 

从上述的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到中韩两国在发展和推广本国语言上做出了很多类似的努力。但除了这些共同的措施之外,笔者觉得韩国在语言的发展和推广方面做出的一些行动是值得中国借鉴的。在语言的世界化上,两国虽然都成立了专门的机构来在全球推广各自的语言,但韩国除了成立世宗学堂之外,还借助席卷全球的“韩流”热潮,让韩国语在全世界的传播效果更加斐然,韩剧、kpop文化等这些载体都对韩国语的传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这是中国可以借鉴的,语言的输出早已不单单是单纯的语言教学,而应将其放置于文化输出这一大的框架之中,通过文学作品、影视、艺术等方式来传播中国的文化,自然会对汉语的传播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现如今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正在不断提升,与国际社会进行交流的机会日益增加,而这正为中国的语言文化输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良好契机,把握这一契机,让汉语在全世界绽放魅力,是我们应当不断努力的。

 

但是,我们也应当认识到社会发展可能会对语言造成的影响。无论中国还是韩国,在今天这个快节奏的社会环境下,都面临着固有语言遭受冲击的风险。越来越多的网络用语、新造语,包括韩语中越来越多的外来语等等,都或多或少地阻碍人们之间的正常交流,这种交流受阻现象在不同年代的群众之间尤其常见。如何合理地规范层出不穷的“语言障碍”,保障人们顺利地进行交流,是语言发展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五、结语

 

本文介绍了中韩两国基本的语言政策以及两国针对各自通用语言所实行的语言政策,通过比较可以发现,中国和韩国虽然语言状况大不相同,但是在实行的语言政策方面却有异曲同工之处。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都规定了各自国内的通用语言,并设立相应的机构、颁布相关的法律来保护和发展该通用语言,让语言政策真正地起到解决语言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的本质作用。但韩国借助韩流热潮来进一步推动韩国语传播的做法也是值得中国进行借鉴的,中国可以把握文化输出的良好契机,让汉语的魅力绽放于全世界。然而,社会发展对语言造成的一些危机因素是中韩两国都需重视并解决的,这要求我们根据不同时期的不同环境不断地修改完善语言政策的内容,保护、发展、推广语言之路道阻且长。

 

 

注释:

 

①陈章太.语言规划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5:148.

 

②陈章太·序.周玉忠.美国语言政策研究[M].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1:1.

 

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10年第六次全国

 

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1号).http://www.stats.gov.cn/tjsj/tjgb/rkpcgb/qgrkpcgb/201104/t20110428_30327.html.

 

④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九条。

 

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

 

⑥周庆生.中国主体多样语言政策的发展[J].新疆师

 

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2):32-44.

 

⑦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政策法规室.国家语言文字政

 

策法规汇编(1949-1995)[Z].语文出版社,1996:12.

 

⑧王均.当代中国的文字改革[M].北京:当代中国出

 

版社,1995:279.

 

⑨国家语言工作委员会政策法规室.国家语言文字政

 

策法规汇编(1949-1995)[Z].北京:语文出版社,1996:12.

 

⑩中国语言文字网.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职责.http://www.china-language.gov.cn/6/yuyanwei.htm.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高永根.北韩的语言文化[M].首尔:汉城大学校出

 

版部,1999:123-127.

 

?朴荣顺.韩国语的社会语言学[M].首尔:韩国文化

 

社,2001:46页.

 

?《标准语规定》,韩国文教部告示,第88-2号,

 

1988.

 

?崔丽红.韩国的语言政策与国家意识探析[J].云南

 

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3):41-46.

 

?韩国国立国语院网站.http://www.korean.go.kr/

 

front/page/pageView.do?page_id=P000024&mn_id=71.

 

?韩国《国语基本法》,法律第11690号,2013年3月

 

23日施行。

 

?孔子学院官方网站数据.http://www.hanban.edu.

 

cn/confuciousinstitutes/node_109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