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经济管理论文代写范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对一起信用卡网络发卡案例的法律问题分析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6/11 11:52:30

为降低发卡成本、扩大客户规模、提升客户体验,各大银行纷纷将发卡阵地转向网络,竞相推出网络发卡这一新型发卡模式。目前,网络已成为各大银行的主要发卡渠道之一,而且网络发卡占比将会越来越大。值得重视的是,网络发卡在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同时,也存在一系列潜在的法律风险,如合同文本及效力的认定、线上线下行为效力的认定、证据材料的收集、提交标准及效力等,有可能给发卡银行带来败诉的风险。笔者选取部分实际发生的因信用卡网络发卡而形成法律风险的案例,试对其做相关法律分析,找出问题点并提出相应建议,以期对发卡银行的业务工作有所帮助。

一、案情介绍

持卡人张某2016 年10 月通过网络申请A 银行信用卡,申领成功后长期拖欠欠款,经多次催收无果,A 银行遂将持卡人张某起诉至法院,一并提交了持卡人账户信息、柜面激活的签字卡函等证据材料。法院认为,A 银行提供的柜面激活签字卡函未明示信用卡费息的收费标准,故A 银行诉讼主张的信用卡费息诉求部分无法获得支持。

二、法律分析

本案中,A 银行提供柜面激活签字卡函证明与张某之间存在信用卡法律关系,法院认为柜面激活签字卡函虽然包含有信用卡领用合约内容,但未明确信用卡费息收费标准,应视为双方未对信用卡收费事项进行约定,因此法院对A 银行信用卡费息诉求部分不予支持。仅就此而言,法院的认定应能成立。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A 银行的费息诉求应该得到法院的有效支持,下文将对此观点进行分析。

从网络发卡相关流程上看,持卡人通过网络申请信用卡时,发卡银行在持卡人网络申请的界面会列出信用卡申请的“章程”“领用合约”及“收费表”等内容,并对收费等重要内容通过字体加粗予以明示,持卡人在申请界面完成个人信息输入、申领合约阅读等一系列操作后,必须同意并勾选“本人已阅读并同意遵守信用卡领用合约、收费表等”按钮,方可完成信用卡线上申请。当持卡人收到发卡银行寄送的信用卡时,持卡人本人需要到发卡银行网点完成柜面激活卡函签字才能成功开卡。由此可见,网络申请信用卡由线上申请和线下激活两个环节组成。

首先, 在线上申请流程中,持卡人和发卡银行的行为符合《合同法》“要约”和“承诺”的规定,即发卡银行作为要约人在网上发出与持卡人订立信用卡合同的要约,要约内容实际包含了信用卡收费明细,持卡人作为受要约人通过网上点击确认提交的行为是对要约的承诺,提交申请成功即表示持卡人的承诺生效。根据《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第四十四条“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合同自成立时生效”的规定,持卡人与发卡银行已订立网上电子合同并具有效力,该电子合同内容完整,并明确约定了信用卡费息收费标准的条款。因此,发卡银行与持卡人之间就信用卡费息收费标准已有明确的约定。

其次,线下激活流程是发卡银行基于监管部门的监管要求及发卡风险防范作出的特别规定。监管部门明确要求发卡银行必须遵守亲见持卡人的规定,柜面激活卡函签字实属发卡银行履行“面签”的监管要求。线上网络申请过程中虽包含短信验证等身份核查手段,但基于网络的虚拟性和技术上的局限性,无法确保网上申请系持卡人本人的真实申请,因此,要求持卡人本人至银行网点签字激活,可有效防范他人冒领信用卡。

由此可见,银行要求柜面激活卡函签字实际上是对线上申请人身份的再次确认,是对网络发卡环节线上申请的有效补充。

综上所述,本案存在两个合同文本,即线上电子文本和柜面激活卡函,其中,线上电子合同明确约定了信用卡费息收费标准。从办案过程来看,法院之所以不支持A银行费息部分诉求,是因为A 银行在诉讼中没有提供网络申请相关的电子合同文本,仅提供了柜面激活签字卡函,而柜面激活签字卡函中确实没有信用卡费息收费标准的相关约定,法院因此作出了上述认定。

有人认为,本案即使A 银行同时提供了线上申请电子合同和线下柜面激活签字卡函,因为存在两份合同,由于后合同优于先合同、纸质合同优于电子合同,法院仍然不会支持A 银行费息部分的诉求。后合同优于先合同、纸质合同优于电子合同,属于合同效力解释问题,即存在两份合同,且两份合同的内容存在不一致或者分歧的情况下,如何认定合同的效力及哪一份合同有效。本案中的两份合同,前一份线上申请电子合同全面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根据《合同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以数据电文(含电子数据交换)等可以有效地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也属于书面形式,已成立的电子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后一份银行要求持卡人在柜面激活卡函签字是对线上申请人身份的再次确认,是对线上申请电子合同的有效补充。

由于两份合同不存在内容不一致或分歧的情况,因此应该均依法成立并有效,不需要通过解释来明确合同效力。

三、案例启示

本案中,如果法院最终认定发卡银行未与持卡人约定信用卡收费事项,对银行主张的费息诉求不予支持,一旦形成判例,之后在同类案件的审理中可能使银行面临诉讼结果不利并造成资产损失的风险。因此,各大发卡银行在积极推广网络发卡时,还应重视后期信用卡催收的相关法律风险。本案至少可以给发卡银行带来以下两点启示。

1. 优化业务文本设计

本案之所以发生不利于发卡银行的后果,主要是因为发卡银行在起诉时仅将柜面激活签字卡函作为合同文本。由于柜面激活签字卡函的内容包含了领用合约的主体部分,容易误导发卡银行从事诉讼准备的业务人员将其作为合同文本提交主张权利,从而忽略了线上申请的电子合同文本。因此,发卡银行在业务文本设计中,应系统考虑业务文本的特征和相互之间的关联性,柜面激活签字文本不应仅是对线上申请电子文本的简单和部分重复。

2. 加强诉讼准备沟通

信用卡业务存在产品更新快、业务模式复杂等特点,网络发卡作为新型发卡模式,业务流程覆盖线上、线下等环节,因此,发卡银行从事诉讼准备的业务人员应充分了解业务流程,提供完整的合同文本及相关证据材料。同时,业务人员还要加强与代理律师、法官的沟通,主动向法院介绍新型网络发卡模式及业务流程,以帮助代理律师、法官正确理解相关合同文本和证据材料,从而做出正确的认定,切实维护发卡银行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