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美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花山岩画的神秘色彩研究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5/13 15:41:18

【摘要】广西是多民族地区,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探索与研究其丰富的民族艺术文化遗产,对提高民族的自信心,发扬艺术传统,繁荣艺术事业,加强民族团结,推动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广西左江流域的花山岩画是骆越先祖留给后人的艺术瑰宝,其古朴粗犷的神秘图像引起了人们对美的重新审视。本文试从历史文化背景、绘制位置、画面元素、故事情节四个方面对花山岩画进行具体分析,并深入探讨当代艺术中对花山岩画图像元素的借鉴,挖掘花山岩画的可借鉴元素,进一步阐述其美学价值。

【关键词】花山岩画;神秘;精神

广西花山岩画(图1)于2016 年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0 届会议上成功申遗,从此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花山岩画起源于特定的历史社会,是社会存在的艺术反映。其体现出的原始的宗教信仰和淳朴的思想情感对宗教学民族学研究有着珍贵的学术价值,为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一、花山岩画的总体概述

左江流域的岩画是壮族先民的伟大文化创造,史树青赞叹道:“左江崖画不仅是壮族艺术的瑰宝,也是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艺术瑰宝,具有不朽的艺术魅力。”侯仁之说:“山岩壁画是世界上罕见的一种艺术创作。”就地理环境而言,花山岩画位于左江流域的悬崖峭壁,江水湍急,加上岩壁自上而下向内倾斜,即使是当今在没有器械的帮助下也很难在向内倾斜的崖壁上作画。就形象而言,花山岩画占约8800 平方米,密密麻麻地布满五千多个神秘图像,主次分明,井然有序。主要由人物、动物和器物组成,宏伟壮观,神奇莫测。其中以人物图像居多,形象较大,大约有一半的人物形象的高为1 米到1.8 米,最大的正身人物像高达3 米。潘其旭认为,左江花山岩画以描绘群体组合队列式的立蛙变体舞人为主,为壮族先民骆越组群蛙图腾部落祭祀仪式的艺术再现和演化。而动物图像主要分为鸟类和四足类动物图像,数量众多。典型的器物图像主要有羊角钮钟、环首刀、扁茎短剑等,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发展状态。所有在左江流域出现的图像在花山岩壁上几乎都能找到,堪称左江岩画的代表,因而人们将左江流域所有的岩画统称为“花山岩画”。

二、花山岩画神秘色彩的具体体现

(一)历史文化背景下的神秘色彩体现

左江岩画是战国至秦汉时期左江流域居民社会生活的一个缩影,是原始先民以土地祭祀的宗教里仪式活动的记录,地理环境的因素,左江流域属于“蛮荒”之地,《庄子·山水》中写道:“南越有邑焉,名为建德之国。其民愚而朴,少思而寡欲......猖狂妄行,乃舞乎大方,其生可乐,其死可葬。”《史记平淮书》记载中央王朝对山区地带居民采取“以其故欲治,毋赋税”的政策,无人管制,加上交通不便,社会封闭,发展缓慢,中原华夏已进入封建社会,左江流域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原始社会推崇万物有灵论,人人平等。但画面中人物的主次关系、大小差异、位置布局、器物分配等,明显不再是原始时期的纯粹氏族制度,存在等级意识的演化痕迹。花山岩画创作于原始社会末期与封建社会萌芽相互渗透的特殊时期,思想意识与社会意识复杂,人民生活条件艰苦朴素,绘制巨幅岩画绝不是为了装饰,更不是“艺术艺术”,而是带有特定的功利性与目的性,如鲁迅在《且介亭杂文》中说:“原始人没有19 世纪的文艺家那么有闲。他们画一只野牛,是有缘故的,为的是,关于野牛,或许是猎取野牛,禁咒野牛的事。”由于花山岩画的绘制年份久远,历史文献记载并不多,这就为花山岩画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二)绘制位置的神秘色彩体现

为何花山群点仅分布在左江上游的龙州县至下游的扶绥县沿江两岸的岩壁上?从1985年起至今,在广西其他任何的地方未曾发现新的岩画点。广义上,从地质地貌看,这里峭壁耸立,适合作画,桂东南的玉林、钦州等地不具备此条件,然而与之条件相似的桂西北的红水河流域以及与之相邻的右江流域也未发现岩画痕迹。经济条件看,地处山区贫困落后且未被汉朝统治的天等、大新、凭祥等地,也未曾发现岩画痕迹。这为花山岩画出现的地理位置设下了一道道神秘的屏障。狭义上,花山岩画经受2000多年的日晒雨淋,水汽透蚀,石壁风化等,难免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但仍有部分画像完好地保存至今。这与岩画绘制的地理位置有必然的联系,骆越先民将画绘制在上方有突出的石檐遮蔽的石灰岩壁面上,有的石壁自上而下向内倾斜,具有天然的遮阴避雨功能和吸水功效。那么,在如此险峻的位置出现花山岩画,究竟是骆越先民的主观选择还是后来地质结构的变化导致,我们还需从地理学的角度进一步考证。

(三)画面元素的神秘色彩体现

花山岩画图像尺幅巨大,人物数量庞杂,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整体“画面充分表现出原始宗教的狂热性与神秘性,散发出原始艺术那特有的古朴豪放的热烈气息”。画面中除了有人物,还有动物、器物等形象。人物图像主要分为正身像与侧身像,以“蛙舞”形象动作出现,占据画面的主导地位。动物主要是狗与极少数的禽类。经考证,古骆越人将狗作为图腾崇拜的折射,狗在民间有驱邪化煞的作用,一般出现在祭祀活动中。器物有铜鼓(图2)、刀剑匕首、羊角钮钟等常用于大型祭祀活动的用品。所有图像为赭红色平涂而成,为何只用赭红色而不用其他的颜色,旧石器时期开始人类就使用红矿石涂抹在死者的身上,被认为死亡与血有关,用来表达生者对已故之人的强烈哀悼之情,如今还有一些地区的居民会用矿物质赭石涂抹于身上,认为这样有助于增强自身的力量。原始时期人们在出战前会取动物鲜血点于额头或者涂抹于脸上或身上,以此方式来鼓舞士气,寓意更强更有力量并定能获得胜利。红色具有某种象征寓意,并非单纯的审美意愿的产生。图像又以剪影式出现,营造出含糊感,一种隐喻色彩油然而生。格罗特说:“影子是个人的一部分,他对个人的命运有很大的影响。”爱德华·泰勒在《原始文化》中指出:“蛮人用影子来表明灵魂。”所以,笔者认为剪影式的图像很好地营造了花山岩画的神秘氛围。

(四)故事情节的神秘色彩体现

花山岩画反映的故事情节具有崇拜与祭祀的神秘色彩,南宋李石在《记得物志》中讲到:“二广深溪石壁上有鬼影,如澹墨画。船人行,已为其祖考,然之不敢慢。”这是关于岩画最早的记载。《淮南子·人间训》记载:“越人皆入丛薄中,与禽兽处,莫肯为秦虏。相置桀骏以为将,而夜攻秦人,大破之,伏尸流血几十万。”这里曾经发生过残暴的战争,《史记》中“粤人之俗,好相攻击”,无论是与外敌抗战,争夺领土财物或其他利益,无不通过战争手段去实现。原始先民将战争胜负的真正原因归功于神灵的作用,在大型战争前必举行隆重的祭祀和祈祷仪式,祈求神灵保佑战争胜利。左江流域为喀斯特地貌,地势低洼,河床深窄,容易发生洪涝,《明江县志》水泉条讲到:“天降雨时水之深者一两丈许,时有淹坏田禾之患。”《思乐县志·思阳水灾赋》记载:“汹涌异常,奔波可怕……三朝暴雨,祸即遍乎州圩。”左江流域属石灰岩地质吸水性强,“三天无雨便成旱”,常年的洪涝与旱灾,导致人们生活条件困苦不堪,无力与天灾抗衡,为了祈求风调雨顺,保一方安宁,定期举行集体祭祀活动。骆越先民绘制岩画的初心单纯而纯粹,在当时人们心中,它是一种信念,是一种希望,是一份精神的寄托,是坚持抗战的力量源泉。

三、周氏兄弟对花山岩画图像元素的借鉴分析

花山岩画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对民族文化资源进行深入挖掘是弘扬花山岩画艺术价值的重要途径。以花山岩画为主题创作最为成功的莫过于周氏兄弟,古老的艺术文明持有一种童稚、率真、富于创造性的生命力,这激发了周氏兄弟以家乡的花山岩画为切入点,创作了大量关于花山岩画的精彩作品。花山岩画赋予周氏兄弟独特而深刻的生命印记,那些几千年以前就存在于岩壁上的神秘符号,点燃了他们以花山为起点的艺术征服之梦。1985 年2 月5日,周氏兄弟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场“花山岩画艺术展览”,将远古的骆越先迹从偏远的左江之畔带到艺术中心,作品中描绘了具有花山岩画特色的歌舞、祀神、誓师等场面。那些沉溺在冰冷的峭壁上的赭红色的密集图像,在周氏兄弟的描绘下以另一种方式“复活”了。周氏兄弟投身其好,并意识到无论“在任何领域,神秘总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最大征服力,它会征服人类,但是这个原始东西一定要有现代版本”。周氏兄弟对照花山写生,画满了数十个速写本。根据大量速写的积累与思考,所有图像已刻在心里印在脑中,最终凝结成了自己的艺术符号。花山岩画给予周氏兄弟一把进入现代艺术的钥匙,开启了对艺术精神层面的追求渴望,从此踏上自由思考和独立创作的轨道,逐渐建立仅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艺术语言。以周氏兄弟的作品《灵魂》(图3)为例,赭红色的背景中间是单一色的张开手脚的人像图案,上面绘有长短不一的红线和黑线以及其他符号,这很好地吸取了花山岩画最为神秘的剪影式表现手法。略去一切细节,用大面积的色块和流畅的线组合画面,汲取花山岩画中人物形象的特色,将客观图像符号化,并对其进行艺术加工,创造出独特、深刻且极具震撼力的当代艺术作品。周氏兄弟的绘画艺术,将东方的精神性和表意性与西方现代艺术的表现性和抽象性完美结合,是对花山岩画神秘色彩的传承发展,同时也为西方抽象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和方向。

结语

花山岩画是骆越先民有意识的主观性创造,并非再现客观现实,而是有取舍,有概括,有意味地再创造,具有明显的功利性,充分体现了骆越先民聪明的智慧和深厚的艺术造诣。创作者更倾向于对精神层面渴求,是人们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与祈求,更是一份精神的寄托。纵观当今的美术基本上是通过描绘形而下的自然万物来表现形而上的精神世界,西方现代主义更是早已把主观意识强调到极高的程度,如抽象画家蒙德里安、康定斯基,象征画家怀斯、莫罗,表现画家夏加尔、克里姆特等,他们作品中客体的象随心灵的需求而改变,强调主体渗透客体,突显精神价值。精神层面的需求远胜于客观物象的真实需求,单从这个意义上可看出,无论是现当代艺术还是古老的花山岩画,精神意义都是不可或缺的。而周氏兄弟对花山岩画中神秘色彩的借鉴加工,在绘画中注入原始的精神力量,将花山岩画的艺术形象运用于现代艺术实践,将民族艺术与现当代艺术进行完美结合,为当下艺术家对民族资源的深入挖掘提供了可行的方向,对花山岩画文化艺术价值的突显也具有重要意义。

注释:

*本文为校级研究生创新项目发表论文“广西艺术学院研究生教育创新资助项目”项目批准文号: 广艺政发[2018]22 号( 项目编号:2018XJ69 )。

参考文献:

[1]覃彩銮,喻如玉,等. 左江崖画艺术寻踪[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

[2]王克荣. 广西左江岩画[M].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3]覃圣敏. 骆越花魂:花山岩壁画之谜[M]. 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9.

[4]王汉荣. 巫术文化的遗产——广西左江岩画剖析[J].学术论坛,1984.

[5]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 花山崖壁画资料集[M].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1963.

[6]贡布里希. 艺术的故事[M]. 范景中,译. 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

[7]爱德华·泰勒. 原始文化[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8]邱玉红. 左江花山岩画与壮族文化研究综述[J].百色学院学报,2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