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民俗民艺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探析《延禧攻略》的全球热播成因

作者:石玉莹 更新时间:2019/9/27 8:25:57

关键词:《延禧攻略》;全球热播;女性形象;网生代受众

 

近些年来,我国的清宫剧受到了广泛关注。我国清代宫廷电视剧受到国内外的好评可以追溯至1998年轰动亚洲的《还珠格格》。我国清代这段历史为人熟知,其中富有中国色彩的宫廷传奇也广为流传,清代王朝故事中的著名桥段在电视剧中不断被经典重现。从在美国引发收视热潮的《甄嬛传》,到最近位居谷歌全球电视剧榜首的《延禧攻略》,这些剧诞生于不同的历史语境、传播媒介,体现了不同的时代主题,它们能够传播至全球范围并引起观众广泛关注的原因值得探究。

 

一、文化同源的人种图景

 

从近年来我国热播至海外的电视剧可以看出,我国影视剧的国际影响力日益从亚洲扩展至非洲、欧洲、美洲。文化多样性与包容性固然促使了跨文化、跨民族的交流,然而更多地还要回归至文化同源。爱德华·霍尔曾提出了两种文化接受区域,即高情境文化区域和低情境文化区域。这两种文化接受区域都能够影响人们在沟通行为中产生的效果。影视环境中的高情境文化区域是指电视剧的创作主体与受众有着共同的文化经验。这种文化经验涵盖了双方共同接受的期待心理,减少了文化沟通折扣的发生,使得受众能够理解并接受电视剧中的风俗习惯、语言特色、成语典故、特定的仪式等内容。它强调“我们”的概念,信息的发送者与接受者之间的交流建立在群体共享经验之上,双方有共同交流的信息。面对低情境文化强调“自我”,信息的发送者和接受者缺乏共同的经验[1]。对于我国电视剧的跨文化传播高情境文化区域和低情境文化区域的区分,阐释了不同区域对我国电视剧的接受程度不一的成因。

 

此外,高情境文化区域在我国的电视传播中还表现在,尽管信息的传播者和接受者双方自身的文化背景各不相同,但由于历史上人们频繁迁徙交流,随着文化的渗透深入,彼此能够共享一些文化经验,因此在文化交流中足够支持有效对话。相较于高情境文化区域,低情境文化区域由于缺乏共同的文化经验,不易产生文化共鸣[2]。

 

《延禧攻略》除了在国内引发热播,还陆续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延禧攻略》在谷歌全球电视剧搜索中排名第一,同时2018年12月12日搜索引擎公司谷歌公布香港地区2018年度热搜榜,《延禧攻略》居“最热爆关键词”榜首[3]。分布在全球的华人华侨贡献了不可忽视的力量。华人华侨具有中华文化的血脉基因和文化基因,多数华侨在年少时期对祖国有着真切的生活经验和社会文化记忆,再加上近些年我国互联网的繁荣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全球目光,华侨通过互联网时刻关注着国内热播的影视剧,获得对国内娱乐动态的认知。《延禧攻略》体现的中国传统文化吸引着有共同文化背景的华侨,同时,该剧基于历史文化背景,融入了其他的元素,丰富着人们的视野,因此《延禧攻略》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释放出不同的魅力。

 

对于分布在全球的人种现象,阿尔君·阿帕杜莱在《全球文化经济中的断裂与差异》中提到过“人种图景”。它指的是人的景观,人们居住的这个变动不居的世界是由旅游者、难民、移民、流放者、外籍劳工,以及其他流动的群体和个人组成,这些人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个本质特征。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相对稳定的共同体和关系网络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个人与群体加入迁徙的现实改变。上文曾提及的两种情境文化区域,从文化同源出发,针对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与地区的人群进行文化共鸣程度的划分。“人种图景”则是从经济发展原因产生的人口大迁徙出发,阐述了迁徙是促使大规模跨国、跨地区、跨文化交流的一个原因。《延禧攻略》在谷歌被全球搜索可以说明人们对于这部剧的高度关注,具体是哪些国家、哪些地区的人在关注呢?有着共同文化经验的人们由于工作、生活进行了迁徙,分布在全球范围之内,关注着这部具有新意又不失庄重正统的清宫剧。《延禧攻略》通过主人公魏璎珞的快意恩仇的行事风格,将清宫剧的年代风格与观众观赏的时代特征拉近。《延禧攻略》在世界各国热播,剧中彰显了我国优良的传统文化精神操守:爱国明理、恪尽职守、兢兢业业。

 

二、女性形象的多元化审美

 

《延禧攻略》体现了女性主义的几种著名观点:女性主义的早期开创者波伏娃在她的经典著作《第二性》中提出女性是人为建造的。劳拉·穆尔维在《视觉快感与性别叙述》提到女性即影像,男性即看之载体。性别作为一种信码,在不同时代的语境当中,有着不同的解读。信码相当于一种规则或者社会惯例,它本身是社会约定俗成的产物,随着时代的变迁,信码也发生着改变。《延禧攻略》的女性形象通过主人公以及其他几位主要女性角色,可以看到女性形象在人类审美中的多元化呈现。

 

在我国以往的影视剧中,性别形象十分鲜明:主要男性角色总体呈刚强、稳重、成熟的特征,主要女性角色总体呈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特征。这样的性别形象审美特征体现在过去几十年的古装电视剧之中,如:《还珠格格》中贤淑温顺的令妃形象、《孝庄秘史》中逆来顺受的大玉儿等。近些年,随着社会对女性的接纳程度放宽,女性地位上升,影视剧观众女性比例增大,影视剧中的女性形象有所变化。《延禧攻略》中的主人公魏璎珞便是女性形象变化的具有代表性的角色。魏璎珞身上没有体现女性的隐忍不屈、委曲求全,相反,她用以牙还牙、睚眦必报的强硬态度为自己逢凶化吉。在剧中,魏璎珞没有指望着依靠男性来实现目的。并且,当其他宫女向侍卫表达爱意时,魏璎珞及时向宫女阐明利害,劝她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魏璎珞身上表现出的果敢理性、不屈不挠,充满着现代女性审美。相比之下,《延禧攻略》中的富察皇后是传统女性的代表,端庄贤淑、知书达理、坚贞隐忍,为了皇帝付出了自己的全部。高贵妃则是一个被宫廷礼仪束缚的女性,原本她很喜欢唱戏,但是在后宫,她的地位与她的形象都不能延续这一爱好,高贵妃压抑自己,也在变本加厉地摧残其他嫔妃。娴妃是富察皇后与高贵妃的融合体,然而这个融合体并非褒奖。娴妃学习的是用富察皇后的端庄外表作为掩饰,她的内在是和高贵妃一样的阴险歹毒、借刀杀人​‍‌‍​‍‌‍‌‍​‍​‍‌‍​‍‌‍​‍​‍‌‍​‍‌​‍​‍​‍‌‍​‍​‍​‍‌‍‌‍‌‍‌‍​‍‌‍​‍​​‍​‍​‍​‍​‍​‍​‍‌‍​‍‌‍​‍‌‍‌‍‌‍​。娴妃这一形象是传统女性经过了多次重大变故后,心性发生了彻头彻尾的变化。上述剧集中的女性形象所处的时代背景相近,然而由于创作年代的不同,审美特质不同,在过去的十几年,荧屏出现多个冲破传统女性审美的案例,尤其是近年来反映新时代女性形象的剧集层出不穷。出于观剧经验积累、审美多元化,从《延禧攻略》的热播可以看出观众对女性形象的审美持多元化态度。

 

女性的特征是男权社会的审美产物,女性的形象需要服从父权文化,《延禧攻略》的富察皇后是这一观点的典型代表。首先,全剧开篇,富察皇后沉浸在丧子之痛中,难以自拔。皇帝、富察皇后的弟弟富恒、皇后的贴身侍女,不顾皇后身为母亲的难过,都在提醒富察皇后要以大局为重,不要忘记整顿后宫的大事。其次,富察皇后为了后宫的安宁,对骄横跋扈的高贵妃的冷嘲热讽不加以责难,更是避免皇帝劳神伤身,不将难处倾诉给皇帝。传统女性的形象离不开舍己为人、贤良淑德,很少考虑自己的感受和难处。上文提到高贵妃、娴妃的形象,是在传统女性的基础上,进行了自我改造的形象。她们的阴险狠毒看似与传统女性截然不同,但实质上她们的目的依然离不开为男权文化服务。

 

相较于富察皇后、高贵妃、娴妃的去中心化的形象,魏璎珞的人物形象更具有主体性。剧中的魏璎珞从入宫到最后成为令皇贵妃,辅佐皇帝,基本上是凭借自己的机智与才能逢凶化吉。参考同类型电视剧,很少有魏璎珞这样的人物形象。主要原因可能在于魏璎珞的人物形象与所呈现的年代主体文化不相适应。但是,魏璎珞的敢想敢做、机智勇敢很接近于现代人,接近观众的审美。此外,魏璎珞的人物形象得到接受的最主要的因素在于魏璎珞的所作所为的终极目的是维护励精图志的皇帝开创盛世,保护百姓国泰民安。总之,《延禧攻略》的女性形象层次丰富,从富察皇后、高贵妃、娴妃、魏璎珞,体现了传统女性到具有现代女性气息的多元化形象。

 

三、网生代受众的解读

 

电视研究的对象曾经是创作者,后来聚焦文本,时至今日,学界将目光聚焦于受众。毋庸置疑,在互联网时代,网生代受众是不可忽视的力量。霍尔的编码与解码理论被学者们多次运用到具体的案例当中解读,这一理论方法至今仍是非常切实可行的电视理论分析工具。面对网生代受众,解码的一端更值得分析。《延禧攻略》的全球范围内热播,与网生代受众的协商立场、对抗立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霍尔提出的协商立场是指观众承认主流意识形态的权威,但是在涉及具体的层面,强调自身的特定情况,制定自己的具体规则,努力使主流意识形态适用于它自身所处的“局部”条件。对抗立场是指观众可能一目了然电视话语所传达的信息,完全理解话语的字面义和内涵意义,但是却选择以截然相反的立场来解码,每每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背景,读出针锋相对的意思来[4]。协商立场在《延禧攻略》最显著地体现在富察皇后与皇帝的感情线之中。对于清宫剧而言,置身于历史丛林之中,离不开所讲述故事的历史环境与主流意识形态。网生代受众在观看过程中,接受着富察皇后为了国家坚强隐忍、安抚伤痛的国母形象,同时借助字幕在创造着新的故事,聚焦于富察皇后与皇帝的日常甜蜜。换言之,网生代受众接受着《延禧攻略》传递给观众的故事,同时按照自己的意图和想法,在原有的形态下,制造新的故事。

 

对抗立场体现在《延禧攻略》的主人公魏璎珞的身上,也是由于这一立场的产生和扩展,魏璎珞这一人物为《延禧攻略》创下了高知名度。通过上文对魏璎珞这一人物的分析可以看出,魏璎珞的人物发展路线与其他的清宫剧女主相差无几,在派系林立的后宫一步一步成为一代后妃。之所以引起强烈关注在于人物的处事方式、行为举止与观众观剧经验中的清宫女主相差迥异。基于这一特征,网生代受众对魏璎珞其他方面不多做关注,更不去观察魏璎珞行为的目的与结果,抓住了睚眦必报、敢作敢为一点,进行了片面解读。因此,网络上关于魏璎珞女权主义者、大女主、女英雄的言论此起彼伏。放到当下的互联网时代,相信现代人所处的时代背景与所接受的文化更容易将魏璎珞这类的人物与女性主义者联想到一起。但是,《延禧攻略》的魏璎珞人物设定,有具体的发展路线,魏璎珞的人物本身与网生代受众的解读存在着多元因素。德赛都提过盗猎这一理论名词,盗猎是从受众的角度阐释出的,受众只掠走对自己有用或有快感的内容[5]。面对当下年轻一代追寻快节奏、新鲜刺激的消费语境,《延禧攻略》的魏璎珞眼疾手快、反应迅速、快意恩仇的特点,显然容易受到网生代受众的关注。

 

四、结语

 

综上所述,在中国电视剧走向全球化的进程中,网生代受众对热播电视剧的解读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延禧攻略》在展现文化同源的人种图景、体现历史上女性形象的嬗变过程、以及网生代受众所做的现实解读方面产生了独特的效果,相信这些方面是世界范围内各国、各民族、各地区的观众关注《延禧攻略》的主要原因。从20年前火爆亚洲的《还珠格格》到今天的《延禧攻略》,中国电视剧中的哪些文化能够被世界范围内接受呢?历史的经验启示人们,电视剧要体现具有历史深度的时代缩影,注重容纳人类审美变迁的人物形象和当下观看者的现实解读。

 

参考文献:

 

[1]何晓燕.全球化语境下中国电视剧的跨文化传播研究[D].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2012.

 

[2]阿帕杜莱.全球文化经济中的断裂与差异[C]//汪晖,陈燕谷,编.文化与公共性.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

 

[3]Google2018年度热搜榜[EB/OL].[2018-12-13].https://m.sohu.com/a/281582899_602994/?pvid=000115_3w_a.

 

[4]霍尔.电视话语中的编码与解码[J].肖爽,译.上海文化,2018(2):33-45+106.

 

[5]詹金斯.大众文化:粉丝、盗猎者、游牧民——德塞都的大众文化审美[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4):65-69.

 

 

作者简介:石玉莹,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广播电视艺术学专业,研究方向为影视批评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