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图书馆管理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基于“云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和智慧化服务创新的机制与内容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8/13 11:49:46

1 阅读推广的主题云图书馆是泛在的无限连接、便捷、即时存取的网络级云资源中配置的图书馆。[1] 由于“互联网+”时代的全球化的智慧教育中,提出了云端学习的理念,与先前的信息化教育相比,具有全球一体化的云环境优势。国际图书馆的知识、信息服务已从90 年代的个人电脑,到2000 年的互联网中拓展开来,并延伸到互联网+ 的社交媒体;在图书馆界则与十九大提出的要建设智慧社会发展中的智慧城市等并称为智慧服务。

 

 

图书馆的服务要创新地、无缝地、智慧化地、交互地融入用户及其超大规模的云环境中。美国联机计算机中心在2015 年强调,图书馆要加入使用网络级别的信息知识技术资源(Internet of Things),并提供场地与设备的服务。除了对语义关联、智能应用的云环境无限互联,图书馆也由此灵活便捷地运用上了学习的场所空间与云资源设备等服务来推广知识与阅读;在分布式计算、并行计算和网格计算发展而来的云计算技术下,云图书馆的云配置与云技术夯实的基础则由智慧图书馆提供,如在传统的知识集成上则将分布式储存的海量知识源进行组织,专门集合知识元素的层次与排列,集成化地将数字资源集群管理,[2] 便于形成资源建设的集聚效应,聚集集成并流动传播知识资源要素。现已在开放集成的信息组织上,在分布式的知识系统中的多源转换、组织集成、融合优化,最大程度地实现知识资源的丰富、不同知识系统的共享协同,如智慧图书馆中的物联网络、联盟机构建立的包括语义网络检索引擎在内的智能发达的语义资源库,智能应用。可在需求长尾中提供一体化的知识发现过程,如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建立的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以时间框架整合人、事、物的资讯所形成的数字地球与中华文明的时空架构。它形成了云图书馆+ 的资源阅读推广和智慧化服务创新。不仅要高效便捷地将海量信息资源挖掘并集合集群,随时随地地提供给读者高品质的云数字资源,并且与用户互动、应读者所需,具备信息组织的特征;让他们能够在实践中认识客观世界,提供阅读推广的活动与服务。而从智能计算的数字图书馆服务中,智慧图书馆是指充分利用信息知识和通讯技术,以进行阅览图书资料、预约座位等操作的数字图书馆。从感知的角度来看,智慧图书馆是感知智慧化和数字图书馆整合服务中的智慧化的结合体。[3]

 

 

 

 

 

 

 

由于全球云教育的变革所带来的群体学习方式的多元化、智慧化并集研究和创作服务于一体,还有利于从技术上创新发展立体、多元、覆盖化服务[4] 的云图书馆,如辽宁师范图书馆的诗歌、音乐与传统文化的阅读推广,跨时空地实施了富有人性化、个性化、便于阅读困难读者的线上线下数字阅读推广的智慧化服务。这种中国化的教育教学方式,让用户全面感知,使得知识阅读体验更贴近读者的需求,达到阅读推广方式丰富立体和整合化地提供广阔的空间想象。不仅在新的阅读推广中高效快捷地将海量信息资源集合集群,云图书馆+ 与用户互动、协作,应读者所需的内容、所喜爱的方式,在读写执行并行的云端中,实时提供整合化的云服务。其基于信息数据融合的知识整合的服务理念,在对知识对象的研究中,不仅带来用户的自我超越,实现企业中知识管理的特点,灵活用于多样的模拟具体的学习情境与生活、场所;易于扩充、接受并深入知识螺旋的创造与组织;将数字人文的资源、文化、服务融合中,充分满足读者的求知需求,达到了智慧教育领域中的群体性的因材施教的目的。

 

 

云图书馆+ 可在智慧化的云服务配置中,不断地扩展和实时管理信息智慧,还让各行各业的资讯与知识不断获取、创新、分享、整合等,积极发展有关读者的探究认知、同理学习、练习实践和创作等的阅读推广。其具备供给侧结构性经济改革以及网络级别互联网的云资源互通互联的技术优势,[5]有利于云图书馆+ 创造性地进行全面的阅读推广和智慧化服务。

 

 

2 阅读推广的背景

 

 

2.1 “云图书馆+”的硬智慧与软智慧

 

 

从数字化的图书馆发展到网络化乃至智能化(即互联网+) 的图书馆+,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的孙涛指出现代的图书馆的建设需要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的信息技术手段,包括获取、整合资源、元数据组织、智慧服务平台等,实现功能多样化的“硬智慧”(智慧图书馆) 的“云图书馆+”,以及从城市社会、高校文化上实现和发展图书阅读气候的“软智慧”,本文称为智慧化服务。[6] 除了要利用云资源上的科技前沿的硬设规划,还要分析研究智慧化的知识系统网络信息,包括云数字资源在内,提供阅读的品牌服务和特色馆藏文献资源、数据资源,并加以介入、引导、推广和营销,实现人与数字、信息、知识的融合,以基于“云图书馆+”实现阅读推广上的服务创新。

 

 

2.2 有关“云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和智慧化服务创新

 

 

现代图书馆应以服务为中心,“云图书馆+”需要依照以服务创新为中心,持续地开发、传播智慧化的阅读推广服务。要能够从云技术上实现实时共享的学科智慧化学习的阅读推广和活动中,充分整合内容丰富、种类繁多、具有特色的信息知识来供应读者阅读。

 

 

2.2.1 云图书馆+ 的阅读推广和智慧化服务创新的全国状况

 

 

笔者以阅读推广和服务创新为研究的关键词,从相关文献、报刊和新媒体检索,2018 年总体上得出的检索结果与图书馆大量相关,在2016 年已有将近339篇的新闻、网络报道和934 篇[7]文献,“图书馆”是新闻报道中的热词。截至2018 年7 月10 日,国内累计有新闻报道18735 篇,外文报道3748 篇,国外EBSCO有相关文献792 篇。从第一手资料可以说明在图书馆阅读或者通过图书馆阅读,是全国人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阅读推广的高峰(如2015 年10 月至12 月,网络报道占比84.8%) 也是报道发行量的高峰,达三百多万篇。这说明社会上对图书馆的关注度很高,也是图书馆阅读所创造的社会阅读环境。回顾阅读推广在CNKI 中的文献,从2000 年开始增长至今。在2016 年达到新的顶点并且在2018 年持续攀升。首先,报刊报道、文献的揭示与发展让图书馆所推动的阅读推广活动的数量和规模都在日益壮大,报道中包括全国的大部分报刊和主流网站。其次,从2014 年至2016 年的“阅读推广”和“服务创新”发展情况的报道中看出,报道数量最多的主要有北京市、北京市附近的四个省份、沿海地区省份及上海等。目前阅读推广已在全国各地具有规模效应地铺展开来。

 

 

新闻搜索库的热门报道发现系统中,相应显示的热词均准确地揭示了阅读的推广活动在中国盛行的方方面面,例如:图书馆、图书、阅读、公共、发展、文化、服务。首先,以北京市为首,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中,“图书馆”这个热词与报道宣传、乃至互联网的发展有关,体现了阅读推广宣传方式和活动内容的多样化,也逐步提出了以云图书馆+ 为中心来提供的阅读推广服务。如湖北省人民政府网,不仅有“图书馆+ 书店”为读者提供精准阅读资源需求服务,还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用灵活的租阅模式提升图书馆服务的书籍数量;搭建了“实体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 移动图书馆+ 微信社交”四位于一体的综合阅读智慧服务平台。它所提出的云图书馆+ 主要是通过图书馆将智慧服务与社会各领域的高度融合,以及探索开放创新的阅读智慧化服务,形成资源共享、平台互联、服务实效的阅读体系和服务中心,以实现大众日常阅读与日常互动的新体验。[8]其次,在香港地区出现了阅读指引和与智慧图书馆的创新设想,在台湾则有科研论文对智慧图书馆的探索和中央图书馆“在中央”的云图书馆网站建设。再次,在第三方统计中,曾有上千个微信公众号是以“阅读推广”为关键字来命名或是以阅读推广作为主要服务功能,而且新媒体指数WCI 如广东财经大学高达598.26,阅读浏览的次数很高。由于智能化发展的微信的阅读推广中,微信公众号的服务包含了文化资源教育、生活服务、社会群体活动等,也是云图书馆+ 在阅读推广中的创新服务之一。

 

 

2.2.2 云图书馆+ 的阅读推广和智慧化服务创新在全国的意义

 

 

从2010 年开始,业内已经研发了云计算图书馆在服务应用层的Web3.0,融合了blog、wiki、SNS 和IM 的技术[9] 和功能并开展了语义网络、网格、本体、主题图等语义层级、体系的知识组织乃至图书馆精确管理的FRBR 等的研究。其在新一代信息组织的基础上,云图书馆+ 将用语义技术集成了各种知识组织技术,对网络信息有理解能力,使人机更好地协同工作,并在语义隐含关联(隐性因子) 挖掘至语义知识单元(元知识) 揭示;知识融合上更强调语义与资源对象层面之间的关联、组织与表达,并将主题关联化呈现;是构建知识仓库的工具。其在云图书馆+ 中的关键技术方式是信息架构,实现内容管理和结构化的需求,正确反映对象的客观规律,正确指引学科发展的基本途径与方向,还从用户理解出发,构建清晰合理的信息结构与关联,为对象奠定认识与认知的基础。[10] 由此,图书馆和图书馆员能率先地基于“云图书馆+”主动积极地为读者提供独出心裁的创新智慧知识云服务,加之阅读对全社会的影响力,利于全民阅读的推广和凝聚居民的智慧。现已开展的语义网络研究成果有知识库,如维基百科知识库DBPedia、YAGO 多语言知识库、搜狗知立方、百度知心等。[11]而阅读推广在全国各地推进了图书馆在智慧互联的新媒体、报刊报道、文献的文化宣传,语义网络化的资源上的利用,并应读者所需有相应的读书活动。[12]

 

 

由此,这项“云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和服务创新,作为一项重要的社会活动,可有效作用于科学研究全过程,智慧化地覆盖公众;做为一种文化生态环境现象,有助于知识生态环境的建设​‍‌‍​‍‌‍‌‍​‍​‍‌‍​‍‌‍​‍​‍‌‍​‍‌​‍​‍​‍‌‍​‍​‍​‍‌‍‌‍‌‍‌‍​‍‌‍​‍​​‍​‍​‍​‍​‍​‍​‍‌‍​‍‌‍​‍‌‍‌‍‌‍​。在新一代信息组织中,云图书馆+ 不仅要将云异构资源挖掘、统计处理来实现资源的配备,还要从服务上将资源阅读推广,以构建知识资源信息服务的中心和场所,还能在知识资源的组织研究中进行预测研究与管理,如图1 所示。

 

 

在全民阅读的云图书馆+ 的推广中,读者利用云图书馆获取自己所需要的信息资源,图书馆馆员则运用云端中的设计思维以及相关行业中的专业知识和框架,与学者、公众、全校师生开展知识舆论对话、博弈对量等,实现学科化的协作、创作与社会化的实践;在数字人文的创新资源阅读推广服务中,激发读者策略化地去认识[13]和产生认同、知识内化以及随时随地地获得大量的知识沉浸经历与体会,创造和体现知识的价值。

 

 

3 阅读推广的机制与内容

 

 

 

 

 

 

由于文献资源如藏书、读者乃至图书馆馆员都是共生共长的有机体,“云图书馆+”能创新性地让公共图书馆的所有读者和高校联盟中的全体师生,在知识的研究对象层面,感受到云知识不断地扩充融合,感知祖国博大精深的知识文化体系。

 

 

3.1 阅读推广的机制

 

 

学术数据库不仅仅停留于图书馆的学科发现工具;还能深入、系统化地分析读者的资源阅读需求;对海量信息资源进行深入推广挖掘,重新发现整合新知识新问题,以达到智能化地扩大专题与专题之间、知识与知识之间的全面的隐性的连接。这是由知识数字融合技术的知识对象处置方式,所建立的知识融合框架,从本体、问题的统一描述中,将知识抽取、清理和匹配,从异构数据库中获取事实的结果和情况、数据和观点、潜在知识等,得到元知识集,才融合出的元知识集合的建构空间,知识融合中的知识作为知识原理的重要的知识模块,富有信息数据资源的意义、背景,有序并可以呈现出包括某一领域的概念、事实、表示、方法、模型、隐喻及启发式规则等。[14] 由此,“云图书馆+”所提供的创新服务,首先易于读者在数字人文的背景下,系统全面地去跨学科、跨领域地,不分时空地畅游知识的海洋,与当下知识学习的美好环境跨媒介地来交互,形成知识资讯的触类旁通。其次,云阅读推广以云信息技术来延伸人的思想,及时高效地实现知识的发现与获取、组织与整合、开发与利用,如可建设云图书馆知识导引系统LibGuides,便于师生进行知识发现。[15] 再次,对大量分散、异构的资源,云图书馆+ 则能够以其信息组织技术(如数据分析技术) 和知识融合处理乃至人工智能等智慧化的技术方式,将多源全网络资源大数据抽取、匹配集合、聚类集成,将新型的利用领域———网络多源知识融合,[16] 以综合化地实现知识的发现,让知识信息数据在海量资源知识观念背景中,具有符号化有序整合的价值、意义。对于云图书馆+ 集成化的发展,需要率先把图书馆建设成智慧知识的文化家园,并时刻与公众共享发达的资讯。

 

 

智慧化服务的云图书馆+ 的阅读推广机制是合理引入智慧图书馆的新的配置资源要素,充分利用云信息技术,实行云图书馆特色资源数字化整合建设的策略,对馆藏资源的深层次加工、整理、挖掘、揭示、呈现,提升资源可见度和利用价值,优化资源中的结构。以及以读者为核心,考虑到阅读推广资源及活动的信息丰富、特征明确,让读者轻而易举地熟悉图书馆所涉及的服务,满足读者知识需求上的自我超越要求,比如满足知识获取的潜在需要。在提供特色数据、客户端网站、公众号、情报资讯中,通过对阅读推广资源知识及读者的阅读行为、记录信息等知识挖掘的平台服务,使各类文献资源得到有效的使用,不断获得阅读推广活动中的深层次、规律性的信息,以对信息服务进行阅读营销推广。[17]优化图书馆内部服务与组织结构,对服务系统中各要素进行重新组合,在图书馆之间的资源共建共享中,图书馆有着核心学科阅读体系,稳定地提供图书馆为中心的阅读推广服务。其创新的智慧化的服务、配置的内容不仅是开发项目资源来创新,还根据图书馆不同的政策、文件、规定与目的,以满足用户的需求。在“云图书馆+”中实现图书馆资源结构、效益的配置最大化,与图书馆相关的活动主体———用户的知识获取与产出最大化。

 

 

3.2 “云图书馆+”为中心的服务

 

 

图书馆馆员还需要在阅读推广的相关服务中,提供云网络信息知识的服务和场所,如创造性地做好智慧知识服务、行业学术交流和学者决策乃至文化传承的工作,并提供各方面阅读体验的相应服务,形成图书馆内的多元化知识生态系统。在图书馆资源环境的支撑下,将云图书馆+ 知识集成与图书馆员智慧知识组织的研究与专家学者协同探讨,进行知识的重新组织、集成、融合,以产生有据可依的辅助决策与科学研究。2018 年1 月1 日起施行的《公共图书馆法》规定所有图书馆要面向公众开放,第四十八条规定:“国家支持公共图书馆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交流与合作,开展联合服务。国家支持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向社会公众开放。”由此,高校图书馆作为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智慧校园的建设目标,要收集教师、学者的意见,将学生阅读信息、科研数据监管(如利用CALIS 机构知识库) 进行整合,挖掘云图书馆服务的资源与情况,为师生提供知识信息网络分析乃至研究的服务,[18] 提供科学决策的参考与信息资讯的辅助分析,并开展高校图书馆联盟与研究院合作的途径。[19] 如上海市图书馆的“网上联合知识导航站”可提供多种信息参考资源、国内外咨询组织研究机构、高校等决策咨询的成果和学术成就的数字化的服务。这需要结合组织自身的知识结构,构建知识融合与创新服务的模式或模型,以提供具有智能的知识,提供优质的知识服务与构建智慧决策支撑信息。[14] 公众由此不仅能够在实现数字人文中,参与到公共图书馆所提供云图书馆资源特色化的云学习体验和云阅读服务,并且能够动静相宜地去参与讨论和聆听专家的指导和演讲、决策探讨,迸发思想火花和灵感,还可亲自进行智慧技术上的人文艺术创造或者创作,培养普适的技能。[20] 同时与多样化的阅读推广组织合作,提供相应的云阅读推广资讯。为残障人士提供绿色服务和阅读的通道,为老年人和小孩分别提供特色阅读的途径。

 

 

 

 

其次,要“智慧化发展”,就是渐渐从以书为中心、以资源为中心,转变为以智慧信息服务为中心,[6]建设全面感知、智能信息和融合的服务。在智慧化的人文服务和阅读推广中,本文提出了要建设好云图书馆的资源资讯的提供场所,以成为城市居民生活的港湾和学习的中心(见表)。要基于知识挖掘技术, 应用智能化的新技术,提供各种创新的知识资源信息服务,如融合知识研究的体系来进行研究分析。在云应用知识信息网络、信息系统网络知识、网络中的数据与网络设备云的联合[16] 的云图书馆中,将各种资源挖掘、分析和提取,并运用云技术分析提取用户的信息行为理念与需求。在用户协同信息共享中,能提供产生开放集成的知识组织(信息组织4.0) 技术、多学科汇集、一体化的知识与发现过程[10] 与资源集合;跨媒介、跨学科(各个学科知识关联)、跨专题等的不同领域中的语义关联的云智慧资源服务里,提供系统化的知识导引、深入的专题、知识显性隐性的分析、智能化知识图谱等可视化绘制。同时实现实时的预测分析与管理“云图书馆+”服务需要图书馆馆员长期地将智慧图书馆的智慧化的云技术、云理念、云创新服务不断实践到各个层次,将图书馆学的科学理性、人文艺术、工具方式、资源价值[21] 等的方式方法集合起来,服务主动、个性化并应用户所需为导向,创造智慧化阅读推广服务的创新模式,促进图书馆的运行效率的提高;做到用户能够打破时空的界限、开放便捷地在云图书馆+ 中发现不同的知识和高效地获取智慧,达到并创造出一定的知识杠杆价值。[22]由于云图书馆的云智慧的教育理念,读者在获取利用所需的智慧信息资源中,在知识的转化和运用中,提高读者的素养,可体验到云图书馆+ 的信息智慧服务的价值,高效益地推动社会创新的深远价值。

 

 

4 “云图书馆+”的智慧化阅读推广的创新服务内容

 

 

从云图书馆+ 开放包容的、富有学术特色的阅读推广和资源价值的实现中,用智慧图书馆独特的云信息资源优势和云技术管理优势,集合云端大量的不同学科的科学阅读的体系,提供数字资讯智慧化的创新服务。如提供策略化地知识服务的融合,注重用户对于获取知识的效果和知识博弈的效益的福利和好处,着重人脑对于知识的吸收、处理、反馈的过程。[14]

 

 

由此,可用人文艺术的阅读推广方式,发挥图书馆在知识、智慧服务方面的人力资源优势,更好地在群体中产生阅读的认同、感知和感受,并创新性地利用专业知识关键词、网络和框架扩充云阅读的主题,用云技术的描述、规范、映射的方式,实现不同知识体系之间的操作实施;[25] 在服务中用语言分析能力,开创地针对读者的阅读技能、阅读心理和素质、逐步提升阅读协作和再创作技能的培养;将人文知识融入并发散、延展人的阅读与思考,培育科学理性的精神,以达到在阅读推广的活动中,多维度地在“云图书馆”为中心去求索真知。有关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宏观管理法律法规、政策、标准、管理条例、组织章程等管理文件已在国家、各个地区还有图书馆行业层面制定。[26]可根据宏观管理政策,利用云阅读报告和云阅读指数的工具方式来分析图书馆的阅读环境、行为和意识,对服务的实施阶段进行有效的控制和分析。

 

 

图书馆馆员以云技术、云教育理念,让“云图书馆+”在应用上面向用户,以公众、学生等读者为核心,提供信息、文献资源集成、知识组织技术的智慧知识整合化服务和知识资源服务中心,建设“云图书馆+”的知识文化服务环境。在实施和推广阅读的可持续发展中,不仅让读者开阔视野,让读者的阅读审美和文化素质、思维判断等逐步提升,还能与社会其他阅读推广机构联合做阅读的营销推广。在社会化的云阅读推广中,通过阅读主题宣传与活动、资源信息资讯交流与决策、文化创意活动、智慧行业模拟活动等,使知识资源服务中心形成良好的社会生态氛围,从知觉、情感、行为和思维上进行阅读推广营销,用丰富优质的云资源和云技术,为公众做深入浅出生动的展示,也为学术交流和学者决策等进行专业知识搜寻、组织、分析、加工重组,乃至以图书馆联盟共建共享地提供智慧知识服务。让所有读者,如阅读困难、老年人和小孩便捷地积累知识、文化热点,在社会主义的理想和价值观下,实现自我管理、充实内心、获取精神动力。(见图2)

 

 

4.1 “云图书馆+”的智慧化阅读推广服务前期

 

 

由图书馆为读者制定“云图书馆+”的阅读评价体系,发展RSS 定制技术,基于社交的大众阅读互动体验的阅读推广新模式,以持续地推广和维护读者的阅读活动。它不仅可以让读者随时随地查看自己的图书阅读进程和记录、借阅状态,同时可以便捷地标明注释自己的灵感和分享心得、并记录每日心情。还可以根据以上内容,加上云技术获取的学科热词、前沿话题,读者的阅读行为记录(如重复阅读的信息)、品质、特征、规律和资讯获取用户习惯的数据,为读者获取最新业界内信息资源的整合推送;图书馆内相关的阅读活动、每日的阅读小任务、每日打卡的励志小目标。云图书馆+ 的智慧化服务不仅可以识别读者的阅读心智、行为、动机等的用户习惯的数据,让读者自行选择阅读的路径和计划,并且可以获得云阅读成果报告。服务内容是针对学科阅读中的历史进展、形成智慧知识关键词和知识网络框架等相关的资源服务。有关云阅读的服务信息针对的是重复学习、阅读效益等阅读处理的内容,在学术知识层里,对阅读的难度深度的理解能力和应用能力评估,让阅读和学习、选择创作更为实用可行,并为专家提供馆内的各学科、行业的阅读信息和活动数据;同时收集专家的研讨信息,建设研讨信息数据库。能够通过SNS 技术了解到身边有相同或者类似特质的人、阅读推广机构正在获取着的资源主题、内容和形式。(见图3)

 

 

4.2 “云图书馆+”的智慧化阅读推广服务中期

 

 

 

 

图书馆的阅读推广馆员要能够精细化地处理和规划对不同年龄段的读者、甚至是阅读困难的阅读活动​‍‌‍​‍‌‍‌‍​‍​‍‌‍​‍‌‍​‍​‍‌‍​‍‌​‍​‍​‍‌‍​‍​‍​‍‌‍‌‍‌‍‌‍​‍‌‍​‍​​‍​‍​‍​‍​‍​‍​‍‌‍​‍‌‍​‍‌‍‌‍‌‍​。它主要针对的是阅读主体所表现出来的行为与理解。利用云图书馆+ 的最新技术手段,如安徽所研究的“智慧点醒”的图书馆智慧化个性化的用户培育,[27]对阅读本体实施具体的策略,吸引读者并让他们产生多样化的兴趣和关注、不同的观点、看法,让阅读能够陪伴读者,随着阅读的主观行为、偏好、意向和心理状况而动。为专家提供专题专项的知识推广服务。图书馆对阅读主体的研究中,包含了读者的素质、特质类别、生理机制分析,以针对性地根据网络信息化的Tag 技术,聚类分享推广图书资讯和行业内的专家研究成果。接着可由读者的需求和背景,用云知识的大数据技术专门制定阅读的实施方案,综合化整合并提出专业的推荐知识阅读的范畴、可阅读书目和资讯的建议,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指导阅读的过程。[28] 还可以帮助外来工作人员,从图书馆的立体、智慧化的阅读体验中,感受美的阅读品质,增加对祖国和社会的美好认知,熟悉城市内的行业服务和科学建设资源。(见图4)

 

 

4.3 “云图书馆+”的智慧化阅读推广服务后期

 

 

图书馆阅读推广的相关馆员,除了要有学科专业的学术背景,还要在读者群体的反馈参与讨论中,特别注重对读者的阅读技能和阅读再创作的人文培养,实现人文艺术化的云阅读推广创新服务。在与学科专家选取书目、述评推荐的同时;利用云资源中的学习资源,如推广智慧图书馆信息素养的“云舟知识空间服务系统”传播各学科的图书阅读的信息;图书馆馆员们还能够就自身所得的综合化的学识和人生阅历来引领读者如何阅读、怎样选书等,推广图书馆素养与阅读的人文氛围。并专业地利用云智慧中关联数据里的主题图技术对相关的知识发现与应用,如知识图谱、头脑思维导图、主题树图谱等扩充书本阅读的主题;用行业设计思维,用语义网络技术深入知识的组织、层次、框架,将知识优化转化、抽取、集成、共享协同,[14] 与读者双向互动、心灵碰撞,以萃取文化知识的整体思想和局部理念去发展大家理性地阅读和认知;根据馆内读者阅读行为与活动,调查统计他们不同的感受和生活方式,集成他们深度学习的状况———不同环境和背景下的具体的理解与感知,将图书中的知识集合与鲜活的社会人文思想中的方方面面结合;以此整合他们的思维理念、认识理据、态度倾向等信息数据,将行为数据关联和融合他们的感知、注意、语言、思维、问题解决思路等,注重每个人对阅读的附加价值,最大化地激发用户的智慧。还可利用图书馆馆员的语言分析能力,在富有人文艺术氛围的图书馆中,有条有序地在阅读活动中开展语言文化层面的综合分析,让公众和专业学者都能获得雅俗共赏的审美感受、具体生动的普世价值观念和丰富的文化体验。[28] 要研究读者参与度、满意度、需求内容变化、平台利用率、推广意见、馆内的阅读指数等,并与全国其他图书馆或者阅读机构比较,[29] 分析阅读推广的成效。(见图5)

 

 

 

 

 

 

 

 

 

在云图书馆+ 数字资源的建设中,在公众社群里实行人本管理,关注人的价值、成长与发展,根据人们的意愿与需求,提供知识、情报、文献资源的支持与发现,实现云图书馆+ 的本质是数字人文的信息交流;潜移默化地滋养并培育人们阅读的兴趣、习惯,满足知识阅览与社会学习的需求,提高人们的认识能力、帮助人们善意地认识和理性地改造世界;并满足最高的精神需求———知识的自我追求与自我实现,以此提升城市社会公共资源的服务水平和创新能力。挖掘并与其它图书馆联合共建共享云端中的馆藏资源的种类与特色、学科信息知识资源、城市行业中的科学知识,如专业学者也感兴趣的产业和案例数据库,在使用和服务中都进行监管、实施文献资源阅读推广服务,实现专业、体验化的“云图书馆+”的创新服务。

 

 

[参考文献]

 

 

[1] Mell P,Grance T.The NIST Definition of Cloud Computing[EB/OL]. [2018-05-18].https://csrc.nist. gov/publications/detail/sp/800-145/final.

 

 

[2] 缑锦.知识融合中若干关键技术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