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图书馆管理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公共图书馆之“声音图书馆”的建设及推广策略研究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8/13 11:56:24

当前,“互联网+”战略得到系统阐释和实施落实,政府报告明确要求移动通信流量提速降费,我国互联网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网民规模持续稳健增长​‍‌‍​‍‌‍‌‍​‍​‍‌‍​‍‌‍​‍​‍‌‍​‍‌​‍​‍​‍‌‍​‍​‍​‍‌‍‌‍‌‍‌‍​‍‌‍​‍​​‍​‍​‍​‍​‍​‍​‍‌‍​‍‌‍​‍‌‍‌‍‌‍​。传统模式下的“声音阅读”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听书”开始变成潮流,有声读物的普及成为“全民阅读”的有效助力,书馆纷纷围绕有声读物探索建设“声音图书馆”​‍‌‍​‍‌‍‌‍​‍​‍‌‍​‍‌‍​‍​‍‌‍​‍‌​‍​‍​‍‌‍​‍​‍​‍‌‍‌‍‌‍‌‍​‍‌‍​‍​​‍​‍​‍​‍​‍​‍​‍‌‍​‍‌‍​‍‌‍‌‍‌‍​。

 

 

1 有声读物及“声音图书馆”的发展历程

 

 

1.1 国外发展情况

 

 

“声音阅读”依托的主体———有声读物(AudioBook) 自诞生之日起就与技术发展紧密相关,美国有声读物协会将其定义为“文字内容不少于51%,被复制并包装成磁带、光盘或纯数字化文件进行销售的录音产品”。[1] 服务为因战争而成为视障的军人群体,人们用录音的方式将图书从文字转换为声音,“有声读物图书馆”于20 世纪30 年代在英国诞生。二战后,纽约公共图书馆将一间阅览室改造为录音室,专门为视障人士录制有声读物,随后,有声读物服务逐步拓展至美国各公共图书馆,并为普通读者所接受。进入21 世纪以来,得益于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国外一些图书馆的有声读物服务发展迅速,如,大英图书馆建立了声音专题库(包括方言、文艺、口述历史等内容)、纽约公共图书馆开通了播客等。

 

 

1.2 国内发展情况

 

 

受说书、评书等传统艺术形式的影响,我国民众历来有听书的习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技术进步及出版市场上有声读物的出现,国内的有声读物发展进入到了诞生期及发展期,民众大多通过广播电台、录音等媒介接触有声读物,图书馆界则是把有声读物作为视障群体服务的重要资源。21 世纪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人们对阅读内容、方式的需求日益多样,图书馆界对围绕有声资源及其推广进行的“声音图书馆”相关研究与实践创新不断涌现。

 

 

2 互联网环境下“声音阅读”的特点

 

 

2.1 社会接受度不断提升

 

 

有声读物、声音阅读等相关概念最早是小众性、辅助性的阅读内容及方式,随着网络基础设施的完善、互联网通信资费的下降才逐步被社会大众接触和使用,有声阅读已经成为数字阅读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 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2017 年数字阅读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52 亿,较上年增长26.7%,以音频为主要传播载体的知识付费服务发展迅猛,2017年有声阅读市场规模达到40.6 亿元,借助音频媒介开展的综合类知识付费服务贡献了约10 亿元的收入规模,成为推动市场增长的中坚力量。[2] 声音阅读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无论是因身体原因而阅读不便的老人、小孩、视障人士,还是受限于日常时间的上班人士、家庭主妇,都可以通过声音阅读满足自身需求。

 

 

2.2 数字化获取渠道

 

 

当前,数字化获取渠道正逐步成为声音阅读的主要方式。① 从政策层面上看,国家鼓励将数字技术应用于包括阅读推广在内的文化服务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第四十条提出:国家构建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图书馆数字服务网络,支持数字阅读产品开发和数字资源保存技术研究,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3] ② 从实践层面看,数字化阅读方式的受众群体逐步扩大。据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数字化阅读的发展,提升了国民综合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连续8 年增长。[4] ③ 从技术层面上看,当前数字化手段已经深入声音阅读资源的生产、存储、传播各个环节,并在经济性、便捷性等方面具有巨大的优势。

 

 

2.3 阅读内容及目的多样性

 

 

互联网环境下声音阅读的内容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① 有声书。美国音频出版协会(Audio PublishersAssociation,APA) 2016 年发布的年度报告《有声书稳健增长的又一指标性年份》显示,2011 年有声读物出版数量为7,237 种(比2009 年增长57%),2015 年增长到35,574 种。[5]由此可见,有声书内容在未来较长时间内仍会成为人们进行声音阅读的主要选项,并保持持续增长。② 音乐资源。音乐资源作为声音资源的内容之一,在网络环境下传播更为便捷,尤其受到青少年群体的关注及喜爱。③ 综合类知识有声资源。区别于以往的将固定文字内容转换为声音资源的模式,以脱口秀形式开展的综合类知识有声资源在近年来受到追捧。如,罗振宇的“罗辑思维”在优酷、喜马拉雅等互联网平台受到热捧,话题广泛涉及互联网经济、创业创新、社会历史等领域。④ 人工智能辅助阅读。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特定内容进行识别、组织,并以声音方式进行播放,已有案例包括部分在线内容的读屏播放功能、伴读机器人等。

 

 

2.4 读者自我生产信息资源

 

 

当前,传统的单向性传播已转变为多点生产、多向传播的形式,在文字传播领域表现为博客、微博、微信等的相继崛起,在音视频传播领域受“播客”文化影响,则表现为唱吧、抖音、快手等视频平台的走红。一方面,数字化设备的普及为人们生产各类信息资源提供了技术可能;另一方面,各平台相对成熟的运作模式给予了普通民众实现自我价值的可能性,进一步激发了读者自我生产信息资源的热情。

 

 

3 公共图书馆“声音阅读”相关案例

 

 

3.1 武汉图书馆“武图之声”

 

 

武汉图书馆与武汉广播电视音乐广播合作推出了“ 武图之声” 广播节目, 节目设有“ i 品书香”“悦读武汉”“名家论坛(广播版)”3 个栏目,在武汉音乐广播FM101.8 播出。[6]① i 品书香。每期节目自成系列,涉及文学、文化、经济、军事、自然、前沿科学等内容。为吸引自媒体时代的年轻人收听,除语言要求精炼外,还采用部分流行语言,以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② 悦读武汉。节目以浓郁的武汉风情为基调,记录城市历史,展现武汉的城市精神和城市风貌。③“名家论坛”(广播版) 是“武图之声”的重点栏目,节目内容涵盖城市的历史变迁、读书与人生、核心价值观、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及社会养老问题等诸多内容。除进行广播直播外,武汉图书馆还设立了在线点播页面,支持听众通过网络进行收听。此外,武汉图书馆与新世界百货合作,推出信息化服务特色专题分馆,读者可带上耳机自由选择听书频道,收听武图之声、有声图书以及数字音乐资源。

 

 

3.2 佛山市图书馆“花生FM”系列

 

 

佛山市图书馆积极与社会力量合作,共同推动声音阅读相关建设。① 建设实体体验区。2017 年4 月22 日,佛山电台“花生FM”App 的有声读物体验区在佛山市图书馆正式启用,现场配备了耳机及相应的数字播放设备,读者可现场体验相关资源。② 整合推广有声阅读资源。佛山市图书馆与电台合作,将在阅读推广活动中发掘的优秀有声资源与馆内制作、整理的众多高价值有声资源相结合,在“花生FM”搭建“佛山有声”网络电台,对资源进行开发、整合、投放及传播,佛山市民通过“花生FM”App 或图书馆声读物体验区即可免费收听。③ 举办系列读者活动。举办首届网络诵读大赛,参赛者通过网络媒体平台演绎名家名篇、经典散文、寓言故事、现代美文及原创作品角逐奖项;举办佛山“说书人”辩论大会,以图书馆录音室、说吧、主题读书会等为阵地,组织全市读书会围绕“2017 佛山市民喜爱图书”书目、“佛山领读者”领读书目等,开展主题式轻辩论活动。[7]

 

 

3.3 长春市图书馆声音阅读资源推广

 

 

2018 年,长春市图书馆着重从线上平台进行声音阅读推广。一方面,加强声音阅读资源的微信公众平台建设,开设了“爱尚e 读”专栏,其数字资源导航中包括库克音乐、新语听书、云图听书、博看有声微刊等多个声音阅读资源​‍‌‍​‍‌‍‌‍​‍​‍‌‍​‍‌‍​‍​‍‌‍​‍‌​‍​‍​‍‌‍​‍​‍​‍‌‍‌‍‌‍‌‍​‍‌‍​‍​​‍​‍​‍​‍​‍​‍​‍‌‍​‍‌‍​‍‌‍‌‍‌‍​。另一方面,组织开展“全城共听一本书”系列活动,定期推出有声书资源,读者通过在线扫码听书、扫码答题等形式共同阅读一本书。[8]

 

 

4 公共图书馆之“声音图书馆”建设及推广策略

 

 

4.1 构建合理的有声资源体系

 

 

图书馆服务的根基在于资源,“声音图书馆”建设的基础也在于优质的有声资源体系。① 有选择性地采购有声资源。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若干较为正规、大型的数字化有声资源提供商,其提供的有声资源涵盖文学教育、科普、少儿等各类专题,公共图书馆可根据本地读者群体特点及需求有针对性地选购。② 加强社会合作,整合制作地方特色资源。对公共图书馆而言,保存地方记忆、传播地方文化责无旁贷,但同时组建专业制作团队也不现实,因此图书馆应与本地广播电台、文化传媒机构、志愿者组织等合作,术业专攻、资源共享,发动社会各界力量共同生产具有地方特色的有声资源体系。③ 合理运用网络免费资源。有声资源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播客”群体不断壮大,部分平台乐于开放免费资源,公共图书馆在进行专业化筛选、组织的基础上,可通过建立资源导航的方式整合免费资源,提供社会服务。

 

 

4.2 科学搭建服务平台

 

 

一方面,作为文化休闲、交互、求知场所,特定时间、特定空间范围内公共图书馆的人流量聚集效应明显。公共图书馆可将部分传统电子服务区域改造为有声阅读体验区,增加耳机、点播设备、朗读亭等数字化体验设备,以直观接触的方式激发读者群体的参与兴趣。另一方面,在网站和微信服务平台整合推出在线使用、自制有声资源的渠道,建设有声资源专题库,充分发挥数字化渠道对传播、推广有声资源的助推作用,引入大数据分析技术,根据在线收听者点播情况进行关联性推介服务,降低读者资源搜索难度。

 

 

4.3 多角度策划推广活动

 

 

① 提升参与者情感体验。2017 年,中央电视台“朗读者”节目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朗读热潮,节目将朗读作品与朗读者成长、故事等情感体验相结合,赋予了朗读作品深厚的情感积淀,进而引起观众共鸣,值得图书馆界借鉴。东莞图书馆推出的“为爱朗读”项目是为一例。② 降低参与的技术门槛。长期以来,图书馆数字资源由于使用不便等原因,利用率始终不高。而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另辟蹊径,推出“扫码看书、百城共读”活动,将数字资源具象化为一个个二维码,实现了实体空间的宣传和普及,可以作为宣传有声阅读的有效方式加以推广。③ 主题性策划。针对社会热点、特定时段进行主题性策划。如在妇女节进行女性主题、春节期间进行传统文化主题推介等。

 

 

4.4 注重知识产权管理

 

 

数字化环境下便捷的资源传播途径为“声音图书馆”的建设与发展提供了技术便利,同时也带来了知识产权保护的挑战。公共图书馆应提高“声音图书馆”知识产权管理意识,采购正规出版的作品,在与社会力量进行自有资源建设时应提前确立相关产权协议,在进行免费资源搜集与组织开发时应与提供商进行有效沟通,在进行资源的推广与使用时应确保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最大限度避免产权风险。

 

 

5 结语

 

 

声音作为古老的信息传播方式,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传承中有着重要的地位,由于保存技术限制,在文字产生后声音的地位不再显著。进入网络时代,技术的普及与进步提供了全感官式的知识传播渠道,声音不再局限于口口相传,有声资源被人们重新认识与使用。图书馆作为人类文明的知识宝库,应当重视人们对声音资源的需求,构建资源丰富、使用便捷、效果显著、安全健康的“有声图书馆”服务体系,让声音资源在图书馆焕发出新的、更大的活力。

 

 

[参考文献]

 

 

[1] 李西亚,胡韬.有声读物研究综述.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J].2018 (1):109-124.

 

 

[2] 我国数字阅读行业市场规模达152 亿元行业供需同步增长[EB/OL]. [2018-10-15].http://www.xinhuanet.com/2018-04/17/c_112269203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