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和毕业论文代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文化产业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中引体向上评分标准调整研究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8/11/8 15:03:56

2014年修订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再次将男生引体向上作为初中以上年级男性学生体质测试的必测项目,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我国学生羸弱的上肢力量指标引起了《标准》制定者们的重视,但也引发了学界对《标准》的质疑。有研究认为,引体向上不能准确反映男性学生体质状况,是男性学生体质测试的“阿喀琉斯之踵”[1],因此在以长江学者季浏、王晓赞等教授领衔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华东师大版)》体系中没有引体向上,在毛振明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中,提出的新的体适能与健康性指标也不包含上肢测试项目[2]。相对于以往的《标准》,2014年的《标准》在整体上体现出锻炼与测试方法简单易行的特点,有助于体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的起点公平和过程公平。因此有学者指出对《标准》的研究,应该致力于测试过程中具体问题的细致发掘[3]。当前对于《标准》测试项目的研究,较少结合学生参与具体项目的测试和锻炼中的行为和动机。

1研究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通过连续四年参加学生体质健康测试数据工作的机会,抽取四省在校初中以上男性学生《2014标准》复核后的测试成绩,共计19368份测试成绩,剔除残缺数据904人,以获取的18464份有效样本为研究对象,其中初中阶段男生5640人,高中阶段男生6032人,大学阶段男生6792人,学生年龄在17~23岁之间。各年级学生基本情况如表1所示,四省名称暂用A省,B省,C省,D省表示。

1.2研究方法

通过文献的检索和专家访谈,设计《引体向上评分标准满意度调查问卷》,内容主要涉及:及格标准,优秀标准,最低分标准,加分标准等等。经检验,问卷的信效度可以满足本次研究的需要。在学生体质健康测试间隔让学生填写《引体向上评分标准满意度调查问卷表》,共计发放问卷1480份,回收有效问卷1465份;对四省部分学校体育教师发放《引体向上评分标准满意度调查问卷表》,共计发放问卷150份,有效问卷150分。在正式调查前,对调查问卷进行了信度和效度检验,其信度和效度符合社会调查的要求。

2结果与分析

2.1引体向上评分标准存在的问题

2.1.1引体向上得分远低于其他测试项目

通过对测试成绩的整理发现,男生引体向上成绩相对于其他测试项目来说,平均得分是最低的,初中阶段得分为25.11,高中阶段得分为24.33,大学阶段平均得分为18.59。与其他测试项目得分对比发现,引体向上得分远远低于其他测试项目的得分,也远低于60分的及格标准(见表2)

2.1.2引体向上得分为0的情况远高于其他测试项目

我们将各单项测试成绩低于10分的按0分算,发现引体向上得分为0人数最多,多达9382人,其他单项得分为0人数相加仅为1512人。引体向上得分为0的学生人数远多于其他测试项目的总和。

2.1.3引体向上加分难度较高

“加分”是指当学生奖励指标成绩超过满分标准后,直接在学生学年总分中增加的鼓励分,各个年级阶段的奖励指标均为两项,加分幅度为10分/项,以鼓励学生要不断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其中引体向上是男性学生两项奖励指标中的一项,但通过统计发现,引体向上达到加分的学生人数仅为128人,占总人数的0.693%,可见引体向上的加分标准难度极大,对大多数学生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其中加分幅度集中在加1~3分之间(见表3)。

2.1.4引体向上成绩对总评等级评定的影响有限

当我们将引体向上成绩从总评成绩中剔除后,只对优秀学生的评定等级产生影响较大,由1760人减少至0人,而良好等级学生人数由1465人减少至1253人,及格等级学生则由2198增加至2638人,不及格的人数由513人增加至725人。也就是说15564名学生(占总人数的84.29%)的同学不参加引体向上的测试,也可以通过体质健康测试,达到及格等级以上;说明引体向上对于大部分学生总评等级的评定影响非常有限,不是影响学生体测及格与否的重要项目,这不符合引体向上作为必测项目和加分项目的本质属性。

2.1.5各阶段学生引体向上成绩不存在显著差异

在《2014标准》中,男生引体向上的评分标准是随着年级的递增而递增,其出发点是要求我们的学生要有意识地合理规划自己的课余锻炼,循序渐进,通过长期的坚持与积累,逐步提升上肢力量能力和形成坚持体育锻炼的终身体育意识。但我们分别对初中、高中、大学阶段学生引体向上成绩进行对比,发现初中阶段、高中阶段、大学阶段学生的引体向上没有显著性差异,同时大学阶段引体向上成绩与高中对比有下降的趋势。

2.1.6引体向上评分标准的满意度较低

通过对1465名男性学生和150名高校体育教师的问卷调查发现,被调查的学生和体育教师对引体向上最低分标准,及格标准,优秀标准,加分标准满意度较低(见表4)。

2.2引体向上评分标准问题之归因

造成学生引体向上得分偏低,前期相关研究中集中在身体形态和身体体质方面,具体表现在学生身高的发展呈现出一代比一代高的趋势,比如在欧洲国家,成年身高以1~3cm/年的速度不断增加[4]。而我国学生,尤其是大城市学生的生长长期趋势现象更加明显,季成叶等[5]对中国大城市儿童青少年生长趋势的研究发现,从1979年到2005年,我国男、女平均身高增幅为6.5cm和4.7cm。因此对于学生引体向上能力造成较大影响:身材高者,手臂相应较长,每做一次单杠引体向上,身体重心向上移动的实际距离要大于身材矮小者,因此随着学生身高的增长,学生的引体向上能力评分标准中的最低分、及格、优秀标准应随着逐渐递减[6]。在体质方面,人体体质水平在18岁以后趋于稳定或下降趋势[7],也影响着学生引体向上能力的发展。结合前期调研,笔者看来,当前学生引体向上能力偏低,还包括以下原因。

2.2.1《标准》中的引体向上技术动作要求较高

引体向上可以用诸多不同的方式完成,在我国学生体质测试中,引体向上经历了从斜身引体向上和曲臂引体向上[8],到现在的直臂引体向上的转变[9],目前在美国佛蒙特州体质测试中有修正引体向上(受试者身体水平仰卧,双手反握横杠),属于反向斜身引体向上,佛蒙特州修正引体向上(受试者的手可以正握或反握横杠,脚可接触地面),属于间断式引体向上,而《标准》规定的直臂引体向上动作难度系数最大。时隔60年之后,《标准》将引体向上作为学生引体向上的必测项目,选择技术难度系数最大的直臂正握引体向上,技术动作要求和评分标准没有试行期和缓冲期,造就了学生引体向上成绩极低,0分居多的局面。

2.2.2引体向上评分标准未随时代发展而调整

自国家实施体质健康标准测试以来,引体向上很早就作为学生体质测试的项目[10]。纵观自建国以来的《准备劳动与卫国制度》,到现今2014年颁布的《标准》,引体向上作为必测项目时,《准备劳动与卫国》中6个达到一级水平,12个达到最高的三级水平[11]。在作为选测项目的测试体系中,1958年的《劳动卫国与体育制度》引体向上一级达标标准是7个,二级达标标准是10个。1975年颁布实施的《国家体育锻炼标准》中引体向上的达标标准是9个,1982年颁布实施的《国家体育锻炼标准》中引体向上的及格标准是11个[12],1989年颁布实施的《国家体育锻炼标准》中引体向上的及格标准是13个[13],纵观自建国以来的引体向上及格标准和优秀标准,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并不是很高,但从1982年颁布的《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到2007年颁布《标准》[14],到如今2014年的《标准》,引体向上的及格标准和优秀标准却一直在高位徘徊,如2007年《标准》及格为11个,26个优秀,2014年《标准》中大一大二及格为10个,大三大四为11个,20个优秀。可见长期以来,引体向上及格及优秀的评分标准一直处在较高水平,并随时代的发展有上升的趋势(见表5)。

2.2.3评分标准的走势与其他项目标准背道而驰

通过梳理各个时期的测试标准发现,随着时代的发展,各项目测试的及格、优秀标准呈现出一定下降的发展趋势,由表6可知,50米及格标准自1975年首次作为测试项目以来,到2014年及格标准由7″3延长至9″1,而1000米的及格标准由3′45″延长至4′32″,立定跳远的及格标准由2.27降至2.08,可以说及格标准的难度都有一定的降低。而引体向上的及格标准,由8个提升至11个,在其他测试项目及格标准降低难度已成为普遍趋势的情况下,引体向上的评分标准并未同时降低,与其他测试项目评分标准背道而驰,并未形成有效互动,这种局面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学生实际,不利于引体向上测试项目的推广与学生的广泛参与,也与国家将此项目作为男生必测项目发展上肢力量的初衷背道而驰。

2.2.4评分标准欠缺对学生运动参与和社会环境变化的考虑

社会经济的发展为人们提供了更好的体育健身活动的基本条件,但社会经济发展并不意味人们身体机能、身体素质的提高,近年来在国家强有力的政策措施下,体质健康下降水平趋势得到有效控制,部分体质指标得到一定改善,但总体情况并不乐观就是很好的例证。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已充分认识到体育锻炼对健康的作用,一些运动项目得以盛行,但流行的运动以加强下肢力量和心肺功能为主,如各种跑步(晨跑,夜跑,马拉松)、足球和共享单车等,从这些运动中可以看出,相对于下肢和心肺功能而言,上肢并不是那么重要。同时各种代步工具的广泛应用导致学生的运动急剧减少,信息时代的到来也给学生行为方式带来巨大冲击,空闲时间的触屏行为开始呈现低龄化的发展趋势,而日常生活中需要依靠上肢来完成的操作被智能化的工具所取代,学生上肢力量日趋薄弱,而引体向上评分标准却随着修订有逐渐升高的趋势,并未考虑社会环境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导致学生引体向上测试出现大量的0分和放弃现象。

3引体向上评分标准的修订构想及实施成效

3.1期望理论的内涵

美国行为科学家、心理学家维克托·弗鲁姆认为,人之所以能够从事某项工作并达成组织目标,是因为这些目标会满足人自身的某方面的需要[15],弗鲁姆以此提出了著名的期望理论:即个人从事某项活动的动力的大小(motivation),取决于“该项活动所产生成果吸引力的大小(valence)”和“该项成果实现机率的大小(expectancy)”这两项因素,用公式M=E×V表示[16]。

期望理论是依据研究个人动机和行为的内在根据基础上提出的激励理论,其主要思想包括以下3点:(1)当人们对某种目标有强烈的需求同时又有达到这个目标的可能时,其积极性才高;(2)吸引力(valence)的实现要和个人需求对应起来,否则吸引力可能为零或者为负值,只有符合个人需求的吸引力才是最有效的;(3)成果实现的机率(expectancy)是个人内心的主观判断,这种机率会受到各种外界因素的影响,如要增强个人实现某种目标机率,应该在他表现出这种行为时,及时地给予肯定的信息刺激等。测试时的决策以及测试过程中的感受,体验,结果是否满意等方面都受到个人动机和行为的影响和支配[17],理论上讲,个人对某项活动成果的吸引力会激励他去实现或不去实现这项活动,负的吸引力(即排斥力)会从反方向产生同正向吸引力等程度的消极作用。个人努力所表现出来的成绩是需要一定的奖励予以肯定的,同时也需要通过奖励来达到个人需要的满足,并使个人努力持续。期望理论给学生带来诸多的正向激励,因此被广泛用于美国的学校体育中,用于激发学生参与运动的积极性和遏制青少年久坐少动的生活习惯[18]。

3.2引体向上评分标准的修订构想

就引体向上而言,是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的必测项目也是加分项目,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体质健康测试总评成绩是学生评优保研的前提条件,因此获取引体向上单项较高得分和体质测试较高得分的吸引力(valence)对任何学生都是一个“高”的常数,而该成果实现机率(expectancy)则因人而异,但至少要保证通过体质健康测试的最低要求:达到毕业所具备的最低总评分数。因此,引体向上的激励强度大致为:

E×V高=M高

不难看出,要想学生参加引体向上时具有较强动力主要取决因素是E。而E是一个毫无依据的自由变量。当学生认为自己有能力在一定时间内逾越这一差距时(达到最低分要求以上),就会颇具信心地作出相应努力以达到设定目标。但是目前很多学生很难达到引体向上的最低得分要求,这影响着学生测试和锻炼的积极性。基于此,我们根据期望理论,对引体向上评分标准做如下调整:

3.2.1以及时给予肯定刺激为出发点

大部分学生具有一定的引体向上能力,只是离最低分要求有一定差距。因此,降低最低分评分标准,会提升那些有一定引体向上能力,但得分为0分学生的期望值,学生参加引体向上测试后不仅能获得成绩上的肯定,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测试总分,激发学生后续积极提升上肢力量的动力。

3.2.2以调整项目评分标准为手段

应细化评分标准,首先降低及格标准,如及格标准按照学年阶段进行调整,如初中、高中、大学各自共用一个评分分值表;其次增加可得分的区间,如最低得分为初中1个,高中2个,大学3个,及格标准分别为初中4个,高中6个,大学8个。此举不仅增加了大部分原先在及格线以下学生的期望值,也会增加原先得分为0分学生的期望值,这部分学生在今后进行锻炼和参与体质测试时的积极性会进一步提高。

3.2.3以降低项目“负向”吸引为目标

学生参与体质健康标准测试,已初步认识到自身能力情况,但内心对于获取较好成绩的需求是强烈的,同时需求又与个人能力关联。在体质健康标准测试中,为降低项目的“负向”吸引力,进一步细化最低得分标准,缩小评分间距,拉长评分区间,将原来的10分为一个区间拉长为5分一个区间开始起评(在总成绩中的体现是0.5分),以满足部分引体向上能力不是很突出学生的得分需求。

3.3实施成效

3.3.1复核数据得分呈正态分布

通过修订引体向上评分标准后,将18464名学生引体向上成绩按照新的评分标准换算成得分,学生引体向上整体得分有所提高。0分情况由原来的9328人减少至5176人,不及格(不包括0分)人数由5016人增加至8012人,及格人数人数由3344人增加至3580人,良好人数由344人增加至812人,优秀人数由304人增幅至648人,获得加分的人数由128人增加至236(见表7)。通过调整后,将及格以上人数归为一类,将不及格和0分人归为一类,两类人数变化百分比为6,5%,说明调整对于整体及格和不及格影响有限。但是0分人数占比大幅降低,由调整前的50.51%降低为28.03%。同时引体向上得分均值由调整前的22.96±27.20升至于34.34±32.30,引体向上得分的偏度峰度值及其标准误差比值表明,评分标准调整后学生引体向上得分更加符合正态分布(见表8)

3.3.2调整后引体向上得分对总评等级的影响得到提升

由统计可知,总评不及格人数由原来的2052人减少至1060人,总评及格人数由8792增加至9465人,良好人数由5860增加至6160人,优秀人数增加7人。此时将调整后的引体向上成绩从总评成绩中剔除后,发现引体向上成绩对学生总评成绩影响得到提升,其中不及格人数增加至3656人,同时良好和及格人数都有小幅下降。

3.3.3学生参与引体向上测试的积极性得到显著提高

我们随机选取A省4所学校进行测试,其中中学2所,普通高校2所,每所学校选取100名男性学生进行引体向上的测试,在测试前分别由测试老师对修订后的引体向上评分标准进行宣讲(表9),放弃测试的学生人数大为减少,参与测试的积极性有显著提高。

4结论与建议

4.1结论

通过对四省学生体质测试教育部复核数据进行研究,我们发现引体向上评分标准难以体现不同学生上肢能力,也影响着学生测试的积极性。引体向上评分标准未随时代发展而发展,评分标准的走势与其他项目标准背道而驰,评分标准未考虑流行运动的特征和社会环境的变化,在此基础上对引体向上的评分标准进行了试探性的修订。在引体向上新的评分标准下,18464份学生引体向上得分呈正态分布,引体向上成绩对总评等级的影响得到提升,最后将引体向上新的评分标准在小范围进行了实施,学生参与引体向上测试的积极性得到提高,后期如能推广,将会对学生参与引体向上锻炼和测试的积极性产生一定影响。

4.2建议

(1)按国家相关规定,“标准”需要间隔5年进行一次周期性的修订[19],因此建议《标准》修订者未雨绸缪,提前谋划《标准》的评分修订方案,而对于引体向上评分标准的修订,本文认为,应朝着细化得分的方向发展。

(2)国家应在项目设置上进行引导,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将体操,攀爬,俯卧撑等需要上肢参与的项目引进校园,为学生的课余锻炼提供条件和指导。

参考文献:

[1]周铭扬,王政,姚阳,等.《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中引体向上的“阿喀琉斯之踵”分析[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8,36(3):90-96.

[2]毛振明,杨多多,李海燕.《“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与学校体育改革施策(2)目标:《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秀率25%以上[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8,52(4):75-80.

[3]张强峰,刘花云,孙洪涛.论《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项目的调整[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6,50(12):90-95.

[4]OngKK,AhmedML,DungerDB.Lessonsfromlargepopulationstudiesontimingandtempoofpuberty(seculartrendsandrelationtobodysize):theEuropeantrend[J].MolCellEndocrinol,2006,254(5):8-12.

[5]季成叶,胡佩瑾,何忠虎.中国儿童青少年生长长期趋势及其公共卫生意义[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07,39(2):126-131.

[6]陈培友,邹玉玲.青少年体质健康标准构建方法研究[J].体育科学,2013,33(11):84-88.

[7]GregoryJ.Welk,PhD,PedroF.DeSaint-MauriceMaduro,MS,KellyR.Laurson,PhD,DaleD.Brown,PhD.FieldEvaluationoftheNewFiTNESSGRAMCriterion-ReferencedStandards[J].AmJPrevMed,2011,41(4S2):S131-S142.

[8]张强峰,孙洪涛,颜亮.核心素养视阈下《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问题及发展策略[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7,51(8):68-73.

[9]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关于公布准备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暂行条例、暂行项目标准、预备级暂行条例的通告[Z].1954-05-04.

[10]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国家体委关于国家体育锻炼标准条例的请示报告[Z].1982-08-27.

[11]徐寅生.国家体委副主任徐寅生在全国施行《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工作经验交流会上的讲话(摘要)[R].1989.

[12]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关于实施《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通知(教体艺[2007]8号)[S].2007.

[13]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关于在全国施行国家体育锻炼标准条例的请示报告[Z].1975-04-11.

[14]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劳动卫国体育制度条例[Z].国务院全体会议第81次会议,1958-10-20.

[15]Broom,V.C.Workandmotivation[M].NewYork:Wiley.1964.

[16]孙彤.组织行为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