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文物鉴赏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胫部纹饰与“空白期”瓷器断代细分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5/13 15:52:58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未发现明代正统、景泰、天顺(1436 ~ 1464 年) 三朝有官窑纪年款的器物,也未见有可以作为断代依据的纪年墓葬出土器物,使得“空白期”三朝瓷器的断代成为一个难题。尽管一些大型博物馆对馆藏的三朝瓷器都标注了具体朝代,但各个文博机构的看法并不一致,同样的器型、胎釉、纹饰特征,断代却各不相同。

所以,我们有必要作更为细致的比对研究,描绘出每个朝代的瓷器的最本质特征。

一、从仿制元青花的实情出发寻找可靠的断代方法

给“空白期”三朝器物断代的基本方法,耿宝昌先生早就说过,“应当联系前后各期的时代特征,进行全面的、承上启下的比较分析,从而作出合乎事物发展规律的、比较接近历史真实的判断。”这些话应该是我们的座右铭。

“空白期”景德镇制瓷业的总体面貌,已经有很多文章加以论述,主流观点是“空白期”不空白、没有发现过官窑确切纪年款的器物。从馆藏传世品的情况看,三个朝代均受元青花瓷器风格的影响,胎体厚重,浅圈足式样,涩胎无釉,多为大罐、梅瓶。纹饰绘画也具有浓郁的元青花风格,从口沿到胫部多为4 ~ 7 层布局,主题纹饰基本类似,只是没有龙纹图案,可能是为避讳正统三年《禁烧令》所涉“官样青花白地瓷器”刻意为之。

与元青花有所不同的是胫部纹饰图案,元青花只有一种式样,就是独立的“莲瓣纹”,如图1 所示。而“空白期”瓷器的胫部纹饰则有三种式样:一种是“蕉叶纹”,如图3 所绘图案;另一种是“海水纹”,如图7 所绘图案;还有一种是连体的“莲瓣纹”,如图6 所绘图案。因此,本文就以大罐、梅瓶为例,从胫部纹饰入手,分析归纳其主要特征,尝试找到“空白期”三朝瓷器断代细分的可靠路径。

二、以风格特征的趋同性对三朝瓷器进行比对研究

历数国内外的各大文博机构,收藏“空白期”瓷器最多的还是北京故宫博物院,国内其他文博机构也收藏有“空白期”瓷器,国外的一些大型博物馆、美术馆收藏我国“空白期”瓷器的数量也不少。我们的思路是,从这些机构遴选出一定数量的藏品作为“样本”,对这些样本进行比对研究,以期所得出的结论能具有比较广泛的代表性。

所谓风格特征,是指器物造型、胎体质量、釉面色泽、青花发色、纹饰图案、绘画技法、底足形式等外在表现的总和。这是每一个历史时期瓷器所具有的主体风貌,形成的风格特征既有对前朝的传承与发展,又有对后世的延续与影响。断代细分就是把这三个朝代的瓷器与前、后朝的瓷器进行比对,不仅要找出三朝瓷器相互之间的区别,更要找出正统与宣德、天顺与成化瓷器之间的联系,使比较分析更为准确,更加符合历史的真实(见表)。

二、比对研究基本要素的归纳

从以上20个样本的比对研究中我们发现,胫部纹饰图案的画法与胎体质量、釉色变化、纹样画法、青料使用以及风格特征的评价,存在着几乎完全重叠的对应关系:

1.胎体质量是制瓷工艺水平的真实反映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空白期”瓷器中,有几件器物胎体粗糙,甚至有器底脱落后重新用锔钉固定的情况,如图8所示,这说明当时仿元青花的制胎工艺尚未完全成熟。而另一些瓷器器型周正,制作精细,如图4那样,说明此时的制胎工艺已经非常成熟。胎体质量好坏虽然在器物本身,但所反映的是不同朝代制瓷工艺水平的差距。也就是说,样本中胎体质量比较差的多数是正统、景泰两朝生产的器物,质量好的多数是天顺朝生产的器物。

2.釉色不同是釉料质量逐渐改善的生动展示

“空白期”三朝白釉釉色的变化也是有规律可循的,20件样本中的绝大多数都与前、后朝釉色的参照物比较吻合。元青花的釉色是白中闪青,宣德青花的白釉多为“亮青釉”,这些都对正统朝确定釉色标准有很大的影响,如图20的釉色就与宣德青花器的釉色十分相似,图3、图24也是一样,说明当时就是确定这种白中闪青为青白釉的基本色泽。相比较而言,成化青花的白釉多数是微微闪着青色,总体上比宣德器白净许多。如图6的釉色就非常接近成化青花瓷的釉色。这种发展趋势说明,景泰朝的白釉色泽一定会比正统朝要好一些,比成化朝要差一些。

3.纹饰画法是每个朝代流行风格的历史再现

在比对“空白期”瓷器主题纹饰中的“卷云纹”时,我们发现有三种不同的画法,而且和胫部的纹饰有某种对应关系。一种是“弧状云”,云际线由连续的弧线组成,云际线下有少量“涡云”,此种画法大多出现在胫部画“蕉叶纹”的器物上,如图5所示;另一种是“勾状云”,云际线由连续的、两头带勾的弧线组成,云际线间还有山峰耸立,“勾状云”的勾内画“涡云”,此种画法常在胫部画“海水纹”的器物上,如图15所示,有时也见“蕉叶纹”器物使用,如图13所示;还有一种是“片状云”,云际线画成封闭式的,云彩成片,云彩里面画有淡淡的“涡云”,这种画法往往出现在胫部画“莲瓣纹”的器物上,如图4所示。

“空白期”主题纹饰中其他景物的画法也有类似情况,如松树松针画法,早期画成圆形;晚期画成椭圆形。竹子杆部画法,早期为双线空勾;晚期为实线一笔画成。这说明早期是沿袭宣德画法,可比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宣德青花松竹梅纹盘”的图案;晚期画法直接影响到成化,可比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成化青花松竹梅高足碗”的图案。同时胫部纹饰与肩部辅助纹饰的搭配也有一定的耦合关系:“蕉叶纹”器物的肩部多见缠枝莲纹;“海水纹”器物的肩部多见海马纹;“莲瓣纹”器物的肩部多见缠枝牡丹纹。肩部为画锦地开光纹的,三朝都有使用。

4、青花发色是使用各种不同青料的直接反映

据史料记载,“空白期”使用过的青花料共有四种类型:一是“叫珠”,俗称“土青”,产于江西赣州,正统、景泰、天顺三朝都用,主要是生产大器、粗器。“土青”青料发色灰暗,呈色不稳定,如图15所示。

二是“苏麻离青”,产于西亚,永乐、宣德、正统、景泰年间使用,主要用于御窑厂朝廷指定产品的生产。如图3那样,发色靛蓝,呈色稳定,略有晕散,浓重处有“结晶斑”。三是“混合青料”,系御窑厂窑工生产时“节约”下来,乘人不备带出厂外,致使少量“苏麻离青”流入民间,在民间窑口与“土青”青料混合使用,生产一般器物。如图8那样,一件器物上有两种不同的呈色表现。

四是“陂塘青”,俗称“平等青”,产于江西端州,呈浅淡的灰蓝色,雅致柔

和,是天顺、成化、弘治及正德早期使用的青料。多用于制作精细品种及朝廷指定生产的器物,如图4就具有典型的“平等青”青料发色特征。

5.胫部纹饰图案是三朝瓷器不同风格的重要标志

如前所述,“空白期”三朝胫部纹饰有三种固定式样,一种是“蕉叶纹”,另一种是“海水纹”,还有一种是“莲瓣纹”。从“空白期”三朝瓷器都是仿制元青花风格这一点考虑,上述三种胫部纹饰应该是每一种式样对应一个朝代,这是三朝对元青花制瓷理念的延伸和绘画方法的借鉴,顺理成章。遍寻国内外各大文博机构,仅见法国吉美博物馆藏有一件胫部画“缠枝扁菊”纹饰的大罐,主题纹饰为携琴访友,卷云纹为“勾状纹”,肩部辅助纹饰为“锦地开光纹”,开光内画折枝扁菊,标注年代为“永乐”。除此之外都是“蕉叶纹”“海水纹”“莲瓣纹”这三种式样。这进一步印证了我们的研究主题:找出胫部纹饰图案与三朝瓷器断代的内在联系是完全可能的。

三、以胫部纹饰作断代细分的可行性

综上所述,今后我们给“空白期”瓷器的断代,完全可以像元青花那样,把胫部纹饰图案作为区别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器物的主要特征之一。

1.胫部绘制“蕉叶纹”图案的样本 这种器物的许多风格

特征,如青白釉釉色、部分纹饰的画法、青花发色等,与宣德青花瓷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图2与图21的风格特征就非常相像。故在“空白期”瓷器中,把胫部绘制“蕉叶纹”的器物断代为正统朝生产的产品是完全可行的。

2.胫部绘制“海水纹”图案的样本

同样道理,这种器物的风格特征,绝大多数与宣德青花瓷器的制作工艺有相似之处,但胎釉质量、绘画工笔都比正统朝有所退步。如图9所示,胎体质量虽然不差,但根据其青白釉已经较白、主题纹饰的画风随意、腹部“勾状云”图案、肩部辅助纹饰为海马纹来看,都非正统朝器物,而具有景泰朝生产产品的特征。

3.胫部绘制“莲瓣纹”图案的样本

这种器物的绝大部分与成化青花瓷器本质上雷同,如图4与图22的风格特征就极为相似,胎体质量、青白釉釉色、青花发色都十分接近,就连主题纹饰的绘画手法也如出一辙。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把这种胫部绘制“莲瓣纹”的瓷器断代为天顺朝生产的器物。

4.关于几件胫部纹饰特殊的瓷器

①河北博物院的“明正统青花孔雀牡丹纹罐”(图23),胫部绘制的纹饰为“螺丝之靥”。这种胫部纹饰在“空白期”瓷器中并不多见。经查有关资料,江西省新建县正统二年朱盘烒墓葬出土的青花盖罐中,就有这种胫部纹饰的器物。耿宝昌《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的图110也表明,早在宣德时期生产的民窑青花罐上就绘制过这种图案。河北博物院对此藏品的断代是十分准确的。②山西博物院收藏的“明正统~景泰青花纹麒麟罐”(图24),目前被断代为“正统~景泰”年间生产。笔者认为,这个大罐的胫部纹饰,应该是正统朝早期参照宣德青花罐的胫部纹饰式样绘制而成,故应断代为正统年间生产。江西新建县明正统二年朱盘烒墓出土的五件“青花缠枝莲纹盖罐”中,就有一件胫部所绘制的纹饰与此藏品雷同,还有不少馆藏宣德青花大罐的胫部纹饰中,也可以看到此种类型的图案。

③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的“明正统青花云龙纹大缸”(图25),是1988年对御窑厂遗址进行的考古发掘中修复的一件残器,腹部主题纹饰为云龙纹,胫部纹饰为宣德时期的“莲瓣纹”。该器出自正统地层,这应该是御窑厂正统早期生产的瓷器,只是因为正统三年“禁烧令”一出,云龙纹图案属“官样青花白地瓷器”纹样不能面世,只好就地毁弃。

四、结语

由此看来,今后我们给“空白期”三朝瓷器断代,完全可以根据胫部纹饰图案作为引领:是“蕉叶纹”的,就初步确定为正统朝;是“海水纹”的,就初步确定为景泰朝;是“莲瓣纹”的,就初步确定为天顺朝。如果其他鉴定要素,如器型、胎釉、纹饰、底足及整体工艺等都符合那个朝代风格特征,就能即刻给出断代结果,十分便捷。这种断代细分方法的好处是:能够准确区别每个朝代藏品的主要特征,在丝毫不改变“空白期”瓷器基本属性的前提下,只是按照其胫部纹饰重新划分类别,既明确了三朝瓷器的相互区别,又肯定了三朝瓷器的内在联系,比较符合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能够帮助我们发现后朝仿制的“空白期”瓷器,即明代晚期、清代晚期、民国时期及现代仿制的器物。此类器物在国内外艺术品市场上都有发现,很多后仿者由于不注意胫部纹饰与其他鉴定要素之间的对应关系,常常漏出破绽。可以体现三朝制瓷工艺的真实水平,掌握“空白期”瓷器质量总体向好的趋势。因此,着力提升御窑厂精品瓷器及天顺朝瓷器的市场竞争力,是形成“空白期”瓷器新的增长点、促进整个艺术品市场繁荣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