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写和毕业论文代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现当代文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清代徽商与长江中下游的城镇及贸易一一几种新见徽州商编路程图记抄本研究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2/8 17:56:29

关键词:徽商;长江;商编路程图记;城镇;贸易

路程图记是传统时代人们外出旅行、经商的必备指南。根据路程图记中的文字描述和图像说明,旅行者可以判定当时所处的地理位置,以便安排自己此后的行程。关于这一点,晚清以后的《杭州上水路程歌》抄本①就写道:

一路滔滔虽顺风,舟行遥指岸西东,津迷只把程图看,远近应无即目中。

此处的“程图”,亦即“路程图记”之简称,其中除了文字说明之外,还有图画形象的描摹。诗中的“津迷”二字,点明了路程图记具有指点迷津的功用。就目前所见,路程图记最早出现于公元12 13世纪的南宋时代,但它的大批出现却是在16世纪以后。迄今所见,以徽商和晋商所编的路程图记为数最多②。

在明清时代,路程图记之类的著作,主要是供人们经商、科举以及进香③、旅游之用。尤其是外出务工经商,特别要依赖路程图记的指引。当时,徽州人外出,通常要带以下几种资料,即路程、行李单和起码单等。对此,晚清、民国时期的徽州抄本《六言杂字》记载:“盘船行李衣扁,铺盖脚箱路程,烟筒烟袋烟插,火石火刀火筒,算盘夹剪戥秤,天平砝码称银,水路坐船过坝,须要把稳担心。”作为启蒙读物,《六言杂字》记录了徽州民间的通俗常言,而上述这段话,则概述了出门务工经商的必备之物。其中,作为商书之一的“路程”,即是徽州人出门之必备。

徽商是明清时代中国的商界巨擘,大批的徽州人外出务工经商,形成长江中下游各地“无徽不成镇”的局面。为此,徽商创作、编辑或抄录了大批的路程书。这些商编路程,记录了沿途各处地名点之间的交通里距、水陆情形、治安状况、物产风俗、投关纳税乃至名胜古迹等方面的内容,对于商业史、社会史和交通地理的研究颇有助益。

在传统时代,水运是成本最低的一种交通方式,水上交通往来最为频繁。就目前所见,现存的徽州商编路程,以新安江水路、阊江赣江大庾岭水路和长江水路最多。其中,新安江是徽州的母亲河,由新安江东下浙江,便可抵达钱塘江滨的杭州,从而进入长江三角洲;阊江赣江大庾岭水路,与徽商在广州的海外贸易有关。而长江水路,则是徽商活动最为频繁的路线,长江沿岸城镇之繁荣,亦与徽商的贸易经营密切相关。

一、有关长江水运的十数种商编路程

长江是沟通中国中、西部与东部的一条重要交通动脉,自古以来,该条水路就承担着繁重的物资运输,促进了长江流域各地彼此间的经济交流。明清时代,徽商是活跃在长江水路上的一支劲旅.在这种背景下,徽商编纂或抄录的长江水路程也有许多种。此类的长江水路程,通常是由京口(今江苏镇江)或仪真(今江苏仪征)溯江而上,一直到长江中游的汉口(今湖北武汉),有的还进一步到达湖北的荆州、沙市,或湖南的湘潭、永州(今零陵)。有关长江水运的徽州商编路程始见于明代,如明人程春宇编纂的《士商类要》中,就有“镇江由洋子江至荆州水路”①。及至清代,则新见有多种抄本。

1.《士商要览》抄本

明清时期的徽商,素有“贾而好儒”“亦儒亦贾”的名声,“士商”是他们高自标置的一种符号。故此,不少商业书或商人书,皆以“士商”冠名。如明人程春宇的《士商类要》以及明末清初西陵儋漪子(汪淇)的《士商要览》等。

《士商要览》抄本1册,亦题作“天下水陆程图”。根据其目录,共记载100条各省路程,后附京口起至湘潭县水程图、湘潭至京口水程歌、逐月风暴日期、芜湖关定例规则、经商规略、仙桃镇磁器行市马、汉口磁器行市马、芜湖磁器行市马和京口磁器行市马。但从收集到的此册徽州文书抄本来看,其中的内容与目录并不完全一致,书中的《京口驿起至湖广水程图》,即目录中的《京口起至湘潭县水程图》。另,抄本中未见有“芜湖关定例规则”及以下诸目提及的内容,而多出了“盐船舱口”“论靛大略”“轮六十花甲子出行吉凶之日”“杨救贫先生每年忌十三日”“截路空亡时歌”和“诸葛卧龙先生定出行万年图”等,这些都说明该抄本可能是根据各类民间日用类书(包括商业书)杂抄而来。其中所附的路程图,绘制得颇为精细。

抄本的年代虽无明文说明,但书中第3条“徽州府由景德镇至武当山路”和第61条“湖广省城至襄阳府陆路”中,提及一地名为“承天府,今改安陆府”。今查程春宇的《士商类要》,此处作“承天府”。按:明嘉靖十年(1531)升为承天府,清顺治三年(1646)复改安陆府,治钟祥县(今湖北钟祥市)。由此推测,书中所述应为清初以后的内容。另从纸质来看,则该书当为清代的抄本无疑。

2.道光休宁渠口商编《长江路程图》②

抄本1册,佚名绘编。其要目包括:湖广湖南湘潭县由大江至镇江府水路程歌,休宁县至祁门赶[旱]路,祁门至饶州府水路,饶州府至汉口镇水路程,汉口镇至襄阳府水路程,长江总图,湖口县由鄱阳湖至饶州府路程(图),饶州府至祁门县水路程,湖口县至徽州府陆路程,东流县陆路至徽州府路程,饶州府由乐平县至休宁县路程,湖口由景德镇至休宁县陆路程,湖广省城由安庆府至徽州府陆路程,长江大观图,湖口县往江西省城水路图,洞庭湖潇湘八景图形,遂[逐]日风暴日期行船宜避,诸神朝上帝暴,休宁县至汉口路程歌(之一),吴城起旱由浙岭至休宁县路程,休宁县至汉口路程歌(之二)。

其中,“湖广湖南湘潭县由大江至镇江府水路程歌”“饶州府至汉口镇水路程”“长江总图”“长江大观图”和“洞庭湖潇湘八景图形”等,都与长江水路有关。另外,“长江大观图”为精美的彩绘图画,为目前发现的商编路程图记所仅见。

3.同治休宁渠口商编《江湖绘图路程》①

抄本1册,佚名绘编。其要目包括:士商规略,士商拾要,镇江盐船上楚水路歌,湘潭至镇江路程歌,徽州府至九江府水路程,饶州府至江西省路程,汉阳府至岳州府水路程,汉口至东流县水路程,由东流县至休西渠口村陆路程,祁门县至湖口陆路程,富家坟至九江府陆路程,渠口村至安庆省府陆路程,饶州府至徽州府陆路程,上溪口至乐平县陆路程,杭州府闸口至徽州府,江西湖口县路程,杭州北新关至汉口路程,诸神风暴日期,扬子江直上进洞庭湖至衡州府、永州府等处路程图,出芦蓆口往常德府路程图,进鄱阳湖至江西省城路程图。

这是混合商人书和商业书的一册商书。其中,“镇江盐船上楚水路歌”“湘潭至镇江路程歌”“扬子江直上进洞庭湖至衡州府、永州府等处路程图”和“出芦蓆口往常德府路程图”等,都与长江水路有关。

4.路程图记抄本

安徽省黄山市“寻根馆”收藏有一册商书,主要内容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商人书,包括“贸易赋”“经营说”“为客十要”“处世格要”“生意说”和“江湖十二则”。第二部分则是路程图记,内容包括“路程歌”、路程图(内含自长江口崇明县至荆州府、自镇江府至湖口县、“由小姑山、九江府到湖广长江洞庭、永州府水路之图”)以及“休宁县由饶州至汉口”“汉口由东流至休宁县”“休宁县由东流至汉口”“湖口县陆路至休宁”和“汉口水路至东流县陆路至休宁县”。此外,书末还抄录了《居破窑赋》。其中的自长江口崇明县至荆州府水路程,与吴敏所藏道光休宁渠口商人编纂的《长江路程图》和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所藏的《路程图·长江路程图》抄本等之画法颇相类似,只是顺序并不一致。其中对于江南部分的描绘特别详细,注记虽详略不一,但属大同小异,显然是出自同一母本。

自镇江府至湖口县水路图,绘图细致,在各景点之下还附有诗文,如金山寺下有唐张祐题:“一宿金山寺,茫[微]茫水国分。僧归舡夜月,龙出听禅堂。树影中流见,钟声两岸闻。因悲在城市,终日醉勋勋[醺醺]。”有的地点还有一些重要提示,如注明市街、巡司之所在。在黄州府附近,有“三江口防小人”的标注,这是对沿途治安之提醒。此外,图中还常有“可泊”“大水可泊船”“水大,有港可泊”“有夹河,内可泊”等标注。芜湖县下记载:“但凡客商至此,户、工二部报税,务须清白。船住河内,春夏堤[提]防山水发涨,慎之!慎之!”九江府下记载:“钞关,船至纳料,今移湖口矣。”此乃投关纳税方面的注意事项。又如霸王庙,“内有井,不可照,照者即病”,这是神明崇拜方面的禁忌。在一些地点,还记有相关的掌故。如鲟鱼嘴下记载:

崇稹[祯]十三年,内阁贺逢壁过此泊舟,次早付锚,不起,夜梦绛袍神从水中起,上船云:有木

龙欲下海去,小姑娘娘已阻之。即许愿建大王庙,有倾[顷?],木龙随锚而起。盖木龙,多年柳树一

根也。至今建有冯大王庙,内有柳将军,极是感应。舟至此,剪牲敬之。

在采石矶附近,标注“常遇春大战蛮子海牙”;湖口县下,标注“《石钟山记》”;彭泽县下,标注“晋陶渊明先生在此”;鹦鹉洲,标注“三国时黄祖杀弥[祢]衡处”。这些都是历史上著名的典故,反映了此一商编路程浓厚的人文色彩。

上述有好几条路程是以休宁县为始发地或终点站,故此商编路程应由休宁徽商所编纂。

5.《路程图》抄本

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收藏。内容包括“地舆图(地舆全图)”、“长江路程图”(慎贻主人属/芝樵方之祥书)。后者有长江总图,从荆州府开始画起,一直画到长江口的崇明县。其后有“湖口往饶州路程”(题作“光绪丁丑仲冬之月/芝樵氏署检”,包括湖口县由饶州路经鄱阳湖图、由吴城镇往江西省水路)、饶州府水陆路程至徽州府,最后为“十句观音经”“逐月风暴日期”“静风神咒”和“大士咒”等。“光绪丁丑”即光绪三年(1877),“慎贻主人”及“芝樵氏”无考。从“饶州府水陆路程至徽州府”的记录来看,此《路程图》应为徽州方之祥(芝樵)所编纂或抄录的路程图记。

6.《……水程诗》残本

封面无题,内首页有“……水程诗(四十三首),至沙市镇”。第一首为:“鹤林甘露润芙蓉,万岁春秋失旧宗。铁瓮雄洲开帅府,金山佛国隐骓口①。”显然,开首亦是从镇江出发。最后一首为:“夜雨何如暮云天,总宜茅舍不宜船。画图写得潇湘景,花石城西口笔悬。”前面提到长江,此处应指沙市。接着是“……口至枫桥水程吟(三十三首)”,其第一首为:“口口口口杭江苏,汉水年年驻客舟。镇上人烟十万户,此帮财货甲中洲[州]。”末首为:“口口口口燕子喃,望亭风动白罗衫。客归浒墅闻乡语,云接枫桥一片帆。”显然是由汉口至苏州的水路程。除了路程歌外,还有“杭州由江西至长沙府路程”。其后则为长江路程图,从靖江县溯流而上到汉口,经洞庭湖至长沙,再到沙市。

7.清水江一沅江一长江路程抄本

抄本1册,佚名所编。其要目包括:托口至常德府水路程,德山至汉滩水路程,(鹦鹉洲至仙女庙水路程),卦治至托口水路程,安王爷位,过湖愿愿②,九江府至临江府旱路程,德山至临江府旱路程,张继贤鲁清贞和奸文状,文天祥《正气歌》,九江关量排算法规,芜湖关量排规例,临江府至湖口县水路程,状书(两地书),新堤关例,汉镇厘捐例,二套口厘捐例,南京厘捐例,仙女庙曹捐规例,芜湖关例,八年金陵上河保甲局批示,复又公禀请示严禁,西湖量排法则,湖东木算法。该册文书以商业书为主,杂抄有其他方面的一些文字。其成书年代不详,从内容上看,基本上反映了太平天国前后清水江沅江长江的木材流通状况①。

8.《摽船规戒》刊本

刊本1册,全书的印刷极为粗糙。除序外,另有:徽州府至杭州府水程歌,河滩名,徽州府至京师水程图,浙江杭州府至京师水程站驿名,京师水程站驿歌,徽州府至京师路程图,仪真县上湖广荆州水程图,徽州府至扬州陆程图,徽州府至福建建宁府崇安县界首买纸陆程图(略残)。其中,“仪真县上湖广荆州水程图”即为长江路程②。

9.休宁佚名商编路程抄本

抄本1册,内容分为两个部分,前一部分为“休宁县都图地方字号”,后一部分为徽商编纂的路程图记。关于路程图记,包括湘潭县由水路至镇江府长江路程歌诀、长江路程图、湖口县往徽州府路程,以及另外一首“路程歌”。该抄本虽然上部略残,但所绘长江路程图却颇为精细。

10.《客孤思乡》抄本

抄本1册,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藏复印件(原件为孙承平收藏)。第一部分杂抄“客孤思乡”“顺治隐诗”,第二部分为“徽由东流水陆至汉路呈[程]”“湖口县至徽州府路呈[程]”“休宁县至汉路呈[程]歌诀”和“湘潭县由水路至镇江府长江路呈[程]歌诀”,第三部分为“休宁县都图地方字号便览”,末有“咸丰二年桃月”字样。

11.《行规》抄本③

抄本1册,封面除书名外,另有“嘉庆十六年三月立”的字样。内容分两部分,前一部分为“川云贵苏州广福杂货行规”“各色纸札”,后一部分则为各种路程,包括:湖北省西岸至东流县、东岸至安庆府水路程,饶州府至湖口县水路程,东流县至休宁、歙县南乡旱路程,祁门县至饶州府水路程,湖口县至徽州府旱路程,以及湘潭至镇江的路程歌。 12.路程残本 内有“上楚水程歌”“湘潭至镇江程歌”以及长江水程图。其中,对镇江府的描绘颇为精细(图4)。

13.长江路程歌及长江图

抄本1册,安徽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收藏,佚名所编。内容包括“长江路程歌”“湖口县由鄱阳湖至饶州府水路程”“长江大观图”“洞庭湖潇湘八景图”“湖口县往江西省水路程图”“饶州府至祁门县水路程”“饶州府由乐平至徽州府陆路”“湖口由景德镇折[浙]岭脚至徽州府陆路”和“湖广省城由安庆至徽州陆路”。

14.《长江路程歌》

抄本1册,安徽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藏,佚名所编。内容包括“逐月风暴日期”“静风神咒”“大士神咒”“十句观音经”“长江路程歌”“长江总图”“长江大观图”“洞庭湘潇[潇湘]八景图”“湖口往江西省城水路程图”和“湖口县由饶州路经鄱阳湖图”。

15.《长江路程图》

抄本1册,安徽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收藏,佚名所编,内容包括“长江路程歌”“长江总图”“湖口县由鄱阳湖至饶州府水路程”“饶州府至祁门县水路程”“湖口起旱至徽州府路程”“湖口八里江水路由建德起岸至徽州路程”“湖口由景德镇、折[浙]岭脚至休宁县途程”“湖广省由安庆至徽州府途程”“巴河由双城驿捉港至湖口途程”“饶州府由乐平至休宁县陆路程”“长江大观图”“洞庭湖潇湘八景全图”和“湖口往江西省水程图”。

该书收入了一些未见于其他商书的路程,如“巴河由双城驿捉港至湖口途程”:

巴河卅五里苦州港卅五里圻水县卅里,进北门出南门过河李店铺二十里介岭卅里西河

驿卅五里,左边分路过河高山铺卅里广济县十里,大街转湾青篙铺十里,又名清河铺金竹铺卅

里双城驿卅里,街口左边分路作港卅里,右边进街,走街中过孔龙廿里曹家坝卅里,左边分路

断腰过江水路,卅里湖口县

“圻水县”即蕲水县。另外,一些路程图的注记也更为细致。以“长江总图”为例:

巴河,巡司,土产布、油、粟、藕;

田家镇,马口司驻扎此,产竹簟、船揽[缆?]、烟叶,下首扬陈港可泊;

武穴镇,巡司,乾隆廿七年新设江防戎府,巡司移至龙坪;武穴对江产桐油;

龙坪镇,巡司,土产山药、棉花;

九江府,首邑德化,关,船上税,有浔阳楼;

小池口,巡司,江南、江西产莲子,湖广三省分界;

白水港,下江载船无火印,至此换船进关,以免钱粮。

另外,“湖口县由鄱阳湖至饶州府水路程”大姑塘处注日:“巡司,出湖划船,过关纳税;此处有湖坌通刘家市,产棉花、黄豆。”“饶州府至祁门县水路程”,注明:“自饶州至浮梁,计程二百一十里,夜防小人。”其中,祁门县条下注明:“石溪滩水大,倩人撑昌,每只船行给钱四十文;如水小,即要起驳,每船四五文钱,至乾隆卅五年,将昌闭塞,另开河洪,今往来不必撑昌,免上下昌之险。”“昌”及“撑昌”,其义未详,姑列待考。“湖口起旱至徽州府路程”注日:“湖口起早岸光,须在九江文瑞卿行叫夫换船,到湖口方登陆路。”上述两条提及具体的年份及行名,应属实际应用的商编路程。 16.《客商规略》 抄本1册,安徽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收藏,佚名编,首页有“李太白醉酒(图)”、“客商规略”、“买卖机关”、“贸易赋”、“经营说”、“为客十要”、“处事格要”、“长江图”、“路程歌”、“休宁县由饶州至汉口”(路程歌)、“汉口由东流至休宁县”(路程歌)、“休宁县由东流至汉口”(路程歌)、“湖口县陆路至休宁”(路程歌)、佚名无题长江路程图和“由小姑山至九江府至湖广长江洞庭湖、永州府等处水旱路之图”。其中的绘图极为精美、细致,有多幅皆标明城镇的“街市”,在诸多路程图中颇显特别。

17.《沪至汉口路程折》

手折1件,歙县芳坑江氏徽商文书之一种,简要记录了上海至汉口共2240里的水路程。

18.其他

还有一些商编路程,如《湖北武穴、龙坪由彭泽往徽》《由歙西至和悦洲路程》等,皆有部分路程涉及长江水运。

一、徽商与长江中下游的贸易与城镇

上述十数种商编路程,有不少与徽商在长江中下游城镇的贸易活动密切相关。

1.盐业、木业及其他贸易

在明清时期,长江水路是吴楚商业与贸易的要道。在吴楚贸易中,粮食和盐的交易最为重要。苏北的两淮食盐,是供给湖北、湖南以及江西等广大地区民众日常生活的重要商品。与此同时,“湖广熟,天下足”,长江中游洞庭湖区盛产的粮食,则源源不绝地运往长江三角洲,为当地持续不断的城镇化过程以及经济作物商品化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粮食来源。

在前述十数种商编路程中,《士商要览》抄本有“盐船舱口”,说明此书与盐业贸易密切相关。而同治休宁渠口商编《江湖绘图路程》中,则有“镇江盐船上楚水路歌”:

旧港仪真至青山,瓜埠矾山浪里颠,燕子矶望草鞋夹,浦口新河大胜关,

三山护国浪滔天,王家套里好湾船,止马乌江无面度,人头矶上望夫还,

采石遥看东西梁,四合山下水汪洋,一矶寡妇守贞节,誓与枭姬共水长,

芜湖海港客泊船,螃蟹横行上三山,芦席夹里散花渡,旧县宝塔新装严,

板子矶上鲤鱼多,获港鱼米塞满河,紫荆洲上飞灰起,铁丁二家奈若何,

江北土桥搭灰河,油榨声振铜陵破,十里窑港休谦逊,六百大江真难过,

阳山大通老洲头,老龙池下老龙游,江南梅根种莲港,流婆青溪入池州,

池州鸟儿宿大江,乌纱袍带整严装,棕杨二口多米谷,太子矶前答上苍,

蠡阳驿里有苦人,栏江矶横水不平,长风送我祝家嘴,采药桑园安庆人,

良莠谪贬相安驿,张家不容李家依,烂柴夹里柴乱架,黄石矶前王失矶,

吉阳湖满水东流,华阳镇上急水沟,磨盘难转鸡公嘴,小姑梳妆上玉楼,

彭泽江边钓艇还,胭脂港内鲟鱼船,黄茅山上多麋鹿,柘矶无风有浪头,

湖口无艺难湖涂,八里江边分路走,陶鹅老鸦飞断腰,砚瓦无水小池有,

浔阳关上船纳料,钱粮胥吏口中叫,官牌何日得消息,程子无柴叶家灶,

新开杨陶二口喳,龙坪山药种由沙,武穴巨舰新造好,盘塘富池老鸦嘈,

田家镇上田家乐,马口难吞水一江,扎营骨牌杨五庙,蕲州河下谒文昌,

挂口渔阳学茅山,道士头戴一字冠,散花料上花难散,回风矶下水一湾,

兰溪米少稻麦多,课船下水住巴河,武昌孙氏今何在,赤壁东坡赋黄州,

一水东流分三江,鸭蛋哺出状元郎,碛矶寻洪出夹口,泥矶山下水沧沧,

团风矮柳四围栽,白虎镇上口大开,抽分厂内抽何物,阳逻矶上早安排,

八姬当初是谁妻,常伴青山绿漪漪,马公鲍家都说好,睛川阁对黄鹄矶。

上揭的路程歌,将一路地名串连起来,以诗歌形式加以呈现。此一路程歌,在前述“路程残本”中亦作《上楚水程歌》,但二者在文字上稍有出入。如“止马乌江无面度,人头矶上望夫还”,在《上楚水程歌》中则作“上马乌江无回渡,云头矶上望夫回”,据此可以相互校勘。路程歌涉及沿途船只停泊之处,特产、税关的情形等,其中亦提及一些地点的粮食出产状况。据嘉庆《长沙县志》卷14《风土·商贾》记载:“长沙民朴,安土重迁,所需者,日常之常资,惟米谷充积,业商贩则碓户、米坊而已。又,地不宜泊舟,秋冬之交,淮商载盐而来,载米而去。”①此段记载,主要是指在盛清时代,淮南盐商由苏北将淮盐运至长江中游销售,并在回程时,将湖广的粮食运往下江。关于这一点,《京口驿起至湖广水程图》第26帧注日:“湘乡、宁乡、弋阳、攸县、茶宁[陵]、湘潭等县,并一宿河,俱产米谷。”文中的“一宿河”,应是“易俗河(市)”之讹写,此处在清代为长江中游著名的米市。这些显然就与前揭的盐、粮贸易有关。

除了粮食与淮盐的交易之外,这条长江水路上还有其他不少物资的转输与交流。例如,上揭的清水江沅江长江路程抄本,就包括托口至常德府水路程、德山至汉滩水路程、鹦鹉洲至仙女庙路程、卦治至托口水路程、九江府至临江府旱路程、德山至临江府旱路程和临江府至湖口县水路程,这是徽商在湖南、湖北、贵州和江西从事木材经营相关的商编路程。与此相近的还有《婺源木商须知》(残本),内容包括南京至岳州府水路、岳州至常德府水路和岳州至南京路程等。其中的“南京至岳州府水路壹千九百零五里”,就是从江苏南京到湖南的长江水路。

当时,在长江流域从事木业经营的徽商多是婺源人,前述《婺源木商须知》即出自婺源清华人之手。在这方面,还见有雍正婺源木商俞氏的《长江放排札记》①,这一点,亦反映了徽州木商的经营活动。

此外,《士商要览》抄本中除了商编路程之外,还收录有《论靛大略》:

诸物皆有高低,青靛更多参差,木本草子种别离,闽、浙、湘江道地;

木本山蓝力足,田蓝娇艳次之,小蓝青子总无力,嗅之羊臊气息;

均喜明红翠紫,香甜细腻相宜,蓝生灰饱久为奇,油浆满足称异;

黑浑熟红勿取,慈白浇寡力微,绿暗粗稀最为低,死灰尤当可忌。

上述文字,以诗歌的形式道出了蓝靛之产地和质量。这些,显然也与长江流域的商业贸易有关。

其他的还有纸之流通,如在《商贾指南》抄本中,就见有江西铅山湖坊镇的纸品运销吴城、巴河和汉口等地较为详细的记录。此外,在长江中下游的水上航运中,还有一些是有关徽人旅榇的转输②。

2.商编路程所见徽商与长江流域的城镇

在上揭的十数种商编路程中,有不少都收录了路程歌。这些路程歌,多生动地反映了徽州人外出务工经商的盛况。例如,休宁佚名商编路程抄本中就有一份《路程歌》:

东山咫尺谢家毗,石门亭过项家稀,溪阳桥惜无亭歇,上殿亭虚留古凄,

红泥岭上茶中伙,涨山铺接旧市基,万安街镇称热闹,牛头村买鞭炮嬉,

关帝亭处分上下,休邑东门地势低,直穿城出西门外,阳村即在凤湖口,

维摩隔水才南渡,西馆孤舟岭低口,东亭桥下水悠悠,岩脚过桥界首投,

望见渔亭楠木岭,曾今河水自西流,黄土坑连同善亭,荷花塘内叶青青,

双溪楼上铺新设,金字口过樨墅经,华桥转去祁门县,五里牌连十里牌,

新岭烟墩迢递路,石门桥北路非乖,小路口湾石谷里,把棚过岭武陵起,

遥知蒙童坑前路,沥口才经牛岭峙,曹村过去是陈田,河内观自跃渊至,

露牌亭堪憩息口,石溪山隔水涓涓,和尚庵过道不平,鲇鱼鳞到箬刘坑,

黄金庵少行人歇,走过茶亭路几更,中元亭出插坑连,过了圆通庵自肩,

咫尺放牛厂地庵,各无上岭头边口,榉根岭下近横店,公汛村郊白果园,

岭脚鸡头愁踯躅,树窠山麓转平原,半坑过去即牌棚,蜈岭才经七里行,

别有桐青连葛镇,亭传坦坦路平平,六渡传家桥绕联,栏杆高岭路偏偏,

东门徐过河难越,建德西郊就上船,水涸依然从陆行,枪头挑口水潭清,

黄泥篷下金山熬,新塔东流易水程,莲范洲过华阳镇,念里途程沙湾汛,

闻说鸡公嘴易过,马当道港泊船进,小别山悬彭泽傍,胭脂港近金刚料,

时家获港何家套,湖口前头矶上浪,八江上接二郎洲,白水潆洄府治留,

设立官亭收税务,龙开河下可停航,九江府上杨桃口,转盼新开镇岸柳,

风顺龙坪最易过,要经武穴不须久,扬帆一阵到蟠塘,好个田家镇地方,

牛肝矶说纤难上,马口无风且转樯,海口钓台近蕲州,漳源道袱怕行舟,

散花黄石回风急,前面兰溪水更流,巴河江北武昌东,欲到黄洲[州]口口风,

册[卅?]里三江口岸阔,团风之上七矶洪,龙口杨逻隔几多,八矶甫近青山坟,

黄花吹遍杨林口,大别山傍汉口河。

这是从休宁前往湖北汉口镇的路程歌,文中将沿途的地名串连起来,以诗歌的形式加以呈现。全文抄录颇为潦草,间有缺字。此道由休宁经岩脚、渔亭至祁门,再西行过历口,走榉根岭入池州府,到建德西郊上船,进入长江。于建德西郊或遇水涸,则继续走陆路,到东流入长江。据晚清时代的调查,休宁北乡的龙源、北山,东乡的十一、六、八都,南乡的临溪、汊口,以及高枧以上,诸族大半在汉口一带经商①。上述这册商编路程,即与此种背景有关。

大概是从休宁前往汉口的徽州人为数众多,故类似的路程歌不止一个版本。安徽省黄山市“寻根馆”路程图记抄本中,除了记有“汉口水路至东流县陆路至休宁县”路程之外,还收录了数首相关的路程歌。其中之一为“休宁县由东流至汉口”:

一出休城东夹溪,阳村即出凤湖西,维摩隔水才蓝渡,西馆孤州岭本低,

东亭桥下水悠悠,岩脚过河界首投,望见渔亭楠木岭,曾知河水自西流,

黄土坑连同善亭,荷花塘内叶青青,双溪楼上铺新设,金字牌过檡墅经,

华桥转去祁门街,五里牌连十里牌,新岭烟墩迢递过,石门桥北路非乖,

小路口湾石谷里,把棚过岭武陵起,遥知蒙懂坑前路,沥口才经牛岭峙,

鲁班亭外近陈田,河内观鱼自跃渊,玉露碑亭堪憩息,石溪山隔水涓涓,

和尚坑过鲇鱼鳞,箬坑五里是刘坑,黄金庵路无人补,到老茶亭都不平,

中元亭出插坑田,走过圆通庵陌阡,咫尺放牛厂下地,岭头无上庵之先,

榉根岭近下横店,公汛村过白果园,岭脚鸡头愁踯躅,树窠山麓转平原,

半坑西望到牌棚,蜈蚣才经七里亭,别有洞青连葛镇,亭传坦坦路难行,

六度传家桥绕联,栏杆高岭俭空悬,东门徐过何难越,建德西郊就上船,

水涸依然从陆行,枪头挑口水潭清,黄泥篷下金山熬,新塔东流易水程,

莲花洲上华阳镇,念里程途沙湾汛,闻道鸡公嘴易过,马当港内泊船进,

小别山悬彭泽傍,胭脂港近金刚料,时家弟[获]港何家套,难越拓矶湖口浪,

江干八里二郎洲,白水潆洄府治留,设立官亭收税务,龙开河下好停舟,

九江府上杨陶口,转盼新开镇岸柳,风顺龙坪最易道[过],要经武穴不须久,

扬帆一阵到蟠塘,好个田家镇地方,牛肝矶说纤难上,马口无风且转樯,

海口吊台属沂[蕲]洲,毛山道士怕行舟,散花黄石回风急,前面兰溪水更流,

巴河江北武昌东,欲到黄洲[州]越好风,三十三江水岸阔,团风之下七矶洪,

龙口阳逻隔几多,八溪甫近青山坡,黄花吹遍杨林口,大别山傍汉口河。

此一路程歌,亦见于《客商规略》抄本。路程歌的首句为“一出休城东夹溪”,根据方志记载,夹溪桥为石桥,在休宁县西一里,建于明代嘉靖年间。该路程也是从休宁经岩脚到渔亭,再走到祁门,经榉根岭前往池州建德县(今安徽东至东北)。若遇水大,即由此上船经东流入长江。若水小则仍陆行,至东流转走水路。此一路程歌的末了数句,与前引休宁佚名商编路程抄本中的《路程歌》大同小异。

此外,安徽省黄山市“寻根馆”路程图记抄本中还见有逆向的路程歌——“汉口由东流至休宁县”:

船开十里麻阳口,念里青山饮福酒,沙口阳逻龙口连,叶家洲下矮柳铺,

七矶洪在团凤西,千里三江口岸低,欸乃一声樊口到,白湖镇对黄冈堤,

武昌当面是巴河,蕲水悠悠风顺过,若问兰溪驿下路,回风矶上险居多,

黄石港属兴国州,散花料下好行舟,须知道士洑波险,前至毛山港可收,

?源海口隔三千,下有乌龙港内入,几经马口牛肝矶,即是田家镇市集,

盘塘武穴龙坪洲,卅里新开镇水流,二套官牌夹不远,九江完税便停当,

白水茫茫至二郎,江心八里须堤[提]防,湖口石钟山麓过,何家套下任帆扬,

时家渡接金刚料,又近胭脂彭泽庙,小别山前有马当,磨盘洲上鸡公嘴,

华阳镇下水东流,整顿行装从旱游,新塔金山行路少,黄泥篷下水潭悠,

自从挑口枪头过,建德东门徐路遥,高岭脚过高岭顶,栏杆井下傅家桥,

六度岭头坦坦亭,葛公镇出洞蜻蜓,蜈蚣岭脚牌棚候,躲到半坑石树停,

鸡头岭脚两相连,白果园生公汛边,横店崎岖行不易,榉根岭过路便了,

无上庵过几里许,放牛厂下圆通处,插坑走到中元渴,欲饮老茶亭内煮,

黄金庵去刘坑口,前面箬坑歇店有,过了鲇鱼鳞五里,住持和尚庵中守,

隔岸石溪山畔路,露碑亭出是陈田,曹村牛角岭相接,沥口武陵原水前,

蒙懂坑过蒙懂岭,武陵胜迹天然景,下有把棚石谷里,径由小路易遄逞,

石门桥下有烟墩,新岭迢迢无几番,十里牌头连五里,康庄一望到祁门,

离城七里息肩亭,咫尺花桥路必经,檡树下来金字近,双溪桥外水青青,

新设铺连横路头,荷花塘畔可遨游,土坑须记有岐[歧]路,楠木岭西原反流,

渔亭界首又东亭,岩脚齐云如画屏,西馆环珠方蓝渡,维摩舍下近休宁。

此一路程歌,同样亦见于《客商规略》。全篇共80句,计560字。有的句子旁边标有注记,如“武昌当面是巴河”“蕲水悠悠风顺过”中的“武昌”“蕲水”边上,分别写有一“县”字;“几经马口牛肝矶”,“马口”边上写一“司”字;“盘塘武穴龙坪洲”中的“武穴”边上,写一“镇”字……这些,都是对句子的说明与解释。

以上数首,皆是经由建德、东流前往汉口的路程歌。而从休宁至汉口,还有一路是经由饶州入鄱阳湖、长江的。安徽省黄山市“寻根馆”路程图记抄本中就有“休宁县由饶州至汉口”:

晓别齐宁出凤湖,阳村远映绿溪铺,断桥流水真蓝渡,西馆风烟入画图,

孤洲岭上望东亭,界首回观白岳形,极目渔亭天未晚,西流楠木岭头听,

池水荷花横路头,行人惊问双溪流,新设铺连金字近,更怜樨墅绿阴稠,

华桥十里是祁门,积石堆闯又断魂,柯岭云高黄土岭,绿阴深绕厚潭村,

石溪滩接塔坊南,环口何人扎营潭,坪里清泉流不尽,灯心版石两相含,

葛口斜连石壁滩,天心窟去路漫漫,南尼庵对北僧寺,渠口溪边荣口峦,

文闯阁下狗儿石,乐得嬉嬉天武宅,七里滩头好吊鱼,宁村越去程村陌,

周氏卢溪两隔溪,白桃花满倒湖西,镇埠城门滩港口,桐林寺下乞儿啼,

杨村听得池溪声,舍埠秋风石鼓鸣,塔八浮梁千古在,窑烟直上北云横,

玉屏滩上是官庄,碧水宗潭夜月光,鲇鱼滩下黄金汛,狮子山边醉太阳,

一对鸳鸯顾园还,程家渡接蚊虫湾,磨刀石下秋波涌,遥望芝城转一山,

竹鸡林下是双港,八字脑上洪家阅,湾转团砧前隔山,乌龟寨里棠阴设,

打石湾湾西覆东,周溪一棹到柴棚,饶河口出黄金嘴,风大明池浪自雄,

都昌县结鸡山阳,燕子桃花浪不狂,老爷庙下波涛急,紫阳夹里是南康,

落星台畔谢师坛,火焰山前鹞子翔,长岭青山相隔近,姑塘报税待官量,

鞋山之上老鸦飞,湖口铜钱夹内归,一望段腰路不远,二耶洲过只须臾,

九江咫尺琵琶亭,牌夹杨陶口外经,程子龙坪过武穴,田家镇越磨盘停,

马口乌龙海口收,漳源道袱水波流,散花石港回风转,又见兰溪驿马头,

巴河遥望武昌城,赤壁江千[干?]夜月明,樊口三江矮柳铺,叶家洲下水双流,

龙口阳逻江水急,青山过去黄花洲,汉阳城外睛川阁,拱对武昌黄鹤楼。

此一路程歌亦见于《客商规略》①。原文计80句共560字,个别字句后标有注解,如第一句“晓别齐宁出凤湖”,“齐宁”后注“门”,“凤湖”后注“街”;其后的“祁门”“湖口”“武昌”“汉阳”旁,分别注有“县”字;而“南康”“九江”之旁,则分别注有“府”字。此一“休宁县由饶州至汉口”同样是以诗歌的形式,将沿途地名串起,其沿途所经,相当于“徽州府由景德镇至武当山路”中的一段,即从休宁经渔亭、祁门,然后由阊江到浮梁、景德镇、饶州(芝城),经鄱阳湖到南康府都昌县,再到湖口,然后溯长江而上至汉口。根据康熙《休宁县志》的记载,从休宁县齐宁门出西北行,有凤湖街、杨村、绿溪铺、蓝渡、西馆、东亭和白岳等①,与上述路程歌之描述恰相吻合。凤凰街在休宁一都,亦作凤湖街②,长达一里,“附郭居民人烟聚于西北,齐宁门至凤凰街,可当一市”③,可见沿途较为繁华。

除了水路之外,安徽省黄山市“寻根馆”路程图记抄本中还有“湖口县陆路至休宁”:

旱途湖口场家岭,马影桥边犹树下,九板段原毛店家,梧桐岭脚严家坂。

三汊港去聂家店,路下湾连乱石湾,薄暮富家堪信宿,豪猪一出抱儿还。

龙池冒雨过平原,楼下山前小小村,岭渡欧阳先下彭,青山桥近走溪墩。

张家亭外罗村社,自古关王庙有像,黄沥庙前是赵家,几条毛狗西河养。

蕨萁岭下东洋桥,低岭坑过好寂寥,水口桃林湾险阻,黄村里许是苏村。

松岭犁痕二庙旁,曹家木塔近他方,横山口上分流住,地属浮梁桃墅乡。

桃花岭脚狮毛坳,盖个棕亭胜草茅,几里三充岭下路,大湖水涨小湖交。

潘村蓬近潘村河,结伴江村插良禾,走上新安洲岭顶,金村坝畔农手多。

闪上忽来双凤骞,巴玩石壁红花园,大桥头上江童岭,打虎须烦大北贲。

金竹牛头坑店连,观音千佛城隍虔,几何鸭脚树生果,过斗岭贩路口钱。

石门桥畔烟墩下,新岭崎岖路始平,十里牌过五里牌,祁门七里华桥社。

樨墅里怜金字牌,双溪楼上畅幽怀,才经新设铺横路,乍见荷花扑鼻佳。

同善亭边楠木岭,营房下处少安停,史家湾转是渔亭,大树属黟界首境。

东亭岩脚仰齐云,过了孤洲岭日曛,西馆下来蓝渡近,阳村到县自欣欣。

与前几首路程歌一样,上述路程歌亦见于《客商规略》④。该路程歌提及沿途的不少掌故,编写者自然是心知肚明,而在今人看来,因缺乏其他的背景史料,有不少内容已颇难索解。

综上所述,由休宁至汉口,既有经行饶州和池州的二路,又有一条前往湖口的陆路,但殊途同归,最后皆通过长江到达汉口(具体走向,详见图5)。

在这里,还应当提及道光休宁渠口商编《长江路程图》,书中亦见有两种《休宁县至汉口路程歌》。其中的一首,与前引安徽省黄山市“寻根馆”路程图记抄本中的“休宁县由饶州至汉口”大同小异。而另一种也是走饶州,但在内容上则更为细致:

休邑西出霁宁门,东峡西桥第一津,北望松萝山雪霁,南观落石水波澄,

远望楼台来凤阁,镇桥庵内周宣王,丈八观音千首眼,五伯罗般若蜜林,

凤台汪氏文会馆,支丁繁衍庆家声,七房族长汪尚朴,寿亨[享]九拾沐皇恩,

石叶两岸分上下,溪边杨柳四时新,廉惠祠中张太守,凤山凤台亘古今,

排山头接白鹤里,十代眼科王殿文,上洲园外溪滩阔,遥指阳村继善亭,

清初显圣关夫子,至今庙貌尚威灵,太宗敕建阳山寺,汪淮名笔镇山门,

维摩舍上金鸡石,蓝渡桥梁两岸分,西馆上田孤舟岭,塘头岩脚接齐云,

洞天福地真仙境,百鸟衔泥塑金身,登丰[封]桥望赤土岭,东庭桥上粥驰名,

行至界首属黟县,民情土俗异休宁,再行五里藕坑口,七省通衢是渔亭,

欢喜囤园迎新客,冤家石后送行人,南京发源楠木岭,二水分流实地灵,

行过五里黄村铺,荷花池沼进士墩,横路头至新设铺,夫挑骡抬闹纷纷,

双溪流通安庆府,木牌下有许缙绅,金字牌坊汪环谷,理学名贤奉旨旌,

五彩爆竹檡墅里,广元维翰独驰名,花桥山坞过黟县,五里一牌望祁门,

计程一伯[百]-拾里,迤逦行来三县门,过山行李虽检点,凭行写驳往饶城,

那河三百六十滩,开舡拾里便昌下,昌门激水多凶险,水大舡行丁湾家,

浚潭汪门分里外,上水起驳石溪滩,余宅门楼鲁班造,毛滩曾发探花郎,

塔方五里江村地,梁上金钟坪里张,九顶乌纱一代发,亲友眷属齐显扬,

花石滩上往葛口,磁器石出葛口山,渠溶二口皆胡氏,溶口村有百桂庵,

七里滩下名版石,绿水阴浓永畔村,国公滩下芦溪市,张村庙下白桃康,

六月六日上雪表,午时自画封侍郎,到[倒]湖便是江西界,任宰耕牛佐壶觞,

镇埠舡坊造舡只,城门滩下城门滩,潭下五里桐林寺,塘口方飘乞儿滩,

山河水通小北港,余姓烟村住池滩,舍埠塘下余家阙,孽龙有池在山岗,

水落石出百篆字,金龙舡下水底藏,任君博学难尽晓,非隐和尚托名杨[扬],

行过数里见谅港,真君赶龙到此方,拾里遥闻石鼓岭,尚书坟下鹅毛滩,

八仙过海山如画,曹氏佳城落龙光,井木造成宝篆寺,八层宝塔镇浮梁,

白虎抵住太石口,预报登科挂榜文,溪边石宝勒玉柱,唐英到处翰墨香,

岗峦耸峙观音阁,凤凰山在望昌江,窑烟四起景德镇,磁器交通各省商,

西河口对利市口,归来起早到新安,王家洲上卖磁器,熙熙攘攘名利场,

行至官庄分地界,半属浮梁平[半]鄱阳,石桃滩上两岸阔,清风随引鲇鱼山,

宗潭烟村通炼镇,鲁班庙下望鞍山,狮子山对凤岗汛,白莲藕粉出清塘,

烧酒驰名太阳埠,中池山有望夫山,两山相对鸳鸯岭,天后宫名远近杨[扬],

利市渡又程家渡,两渡迢沼[迢]道阻长,远岫参差归湖岭,望龙误作蚊虫湾,

白虎石与磨刀石,扁舟顷刻见芝城,祁河路隔四百九,下水容易上水难,

鄱阳县在饶州府,换舡过载凭牙行,舡开三里粮食厂,竹鸡林下水长流,

双港塔下八字脑,洪家阅过团砧塘,马蚁滩下龟子寨,棠阴拾里打石湾,

熙熙攘攘周溪市,柴棚上下亭溪脑,顺风直上饶河口,浩翰汪洋见四山,

钓鱼台下黄金嘴,大明池水汇都昌,吴城分路鹰子嘴,鸡公山对蜈蚣山,

桃花斜接炎凉嘴,遥遥庐山万顷茫,声灵赫赫将军套,八面威风谁敢当,

南康石下南康府,陈头林下对师塘,火焰山前鸡子石,寡归[妇]铁柱托名杨[扬],

土木屏风两答界,长林头下是青山,狐峰独立狗头石,过关纳粮大姑塘,

往来舟泊女儿港,七层宝塔镇鞋山,白虎文昌两岸汛,老鸦矶上老鸦飞,

石钟山在湖口县,顺风直下到苏杭,出湖转口将军套,梅家洲上望九江,

扁担夹里断腰水,渺渺茫茫八里江,抬头望见九江塔,龙开河下托舡湾,

下水沿途有歌诀,上水勿容再推详,时来风送睛川阁,大顺三朝到汉阳,

汉阳转嘴汉口镇,仁义礼智分四方,文光远射魁星阁,新安码头万古杨[扬]。

上述《休宁县至汉口路程歌》,从路程走向上看,与书中的前一种基本相同(即从休宁、祁门,沿着昌江至饶州,经鄱阳湖入长江一路),但全文共有1 80句计1260字,为所有数种路程歌中最为详细的一种。该路程歌对于沿途所经各地的宗族、寺庙、市镇、风俗、交通、人物、物产、税关、牙行和风景等,都作了简明扼要的描述。譬如,“廉惠祠中张太守”一句,指的是明正德年间知府张芹捐堂食钱,置廉惠田3000亩以备赈济。当时,在徽州的一府六县皆有廉惠祠,春秋祭祀。其中,休宁廉惠祠位于县西凤湖街的廉惠仓之西①。又如,“百鸟衔泥塑金身”一句,则指齐云山上百鸟衔泥塑成神像的故事——至迟从晚明开始,当地就传说,齐云山为真武帝现身显化之所,真武飞升后,有百鸟衔泥以成圣像,此即齐云岩下玄天太素官内所奉之玄天上帝神像。类似于此的典故,在上揭的路程歌中所见颇多。从总体上看,全文详于安徽、江西段,而对湖口以后至汉口段之长江水路则描述较简。特别是最后四句,反映的就是徽商在汉口发展的历史。当时,“仁义礼智分四方”,因汉口一镇无县治城郭,分为居仁、由义、循礼和大智四坊,徽州人所建的紫阳书院(亦称新安书院、文公书院、徽州会馆或徽国文公祠)即位于循礼坊境内。而“文光远射魁星阁,新安码头万古杨[扬]”,则是指徽州人陆续在当地建设的魁星阁和新安码头。清雍正十二年(1734),徽州人在汉口开辟了义埠(即新安码头),宽2丈9尺,石阶41级,上建魁星阁②。魁星阁之建立,成为汉口镇的一个重要景观。

在盛清时代,位于长江中游的汉口,既是淮盐运销湖广(湖北、湖南)最大的中枢之地,同时也是竹木贸易的重要中转站。休宁佚名商编路程抄本中的长江水程图画,绘及武汉三镇时,就有塘角一处,并注明“泊盐船”。

在明代,汉口盐船码头原在陈公套。及至清乾隆年间,武胜门外一地名“塘角”处忽淤一洲,可以避风,而且洲浅,易于下锚,于是形成了较为理想的港口,鹾艘贾舶萃集于此,盐业贸易遂更趋兴盛。早在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徽商在汉口就合力创设了紫阳书院,有不少人在当地开行设铺①。及至民国时期,还见有旅汉新安六邑同乡会的组织②,其活动亦相当频繁。关于徽商在当地的活动,相关的史料所见颇多,兹举一份新见的访帖:

本店开张湖广汉口镇流通巷下首,坐北朝南,监制异味满汉茶食,玲珑巧缠龙凤喜饼,苏制蜜饯

糖果;自运两洋海菜,各种名茶,美味糟鲜,进呈小菜,金腿南酒,南北杂货,一应俱全。凡赐顾者,须

认徽州天宝斋招牌为记。③

上揭访帖自右向左竖排书写,其上横书“徽州天宝斋”五字,背景则是在徽州常见的冰梅纹图案。从其所书“湖广汉口镇”来看,应是清代的访帖④,反映了徽州人在汉口的经营活动。

明清时代,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素有“无徽不成镇”的俗谚,徽商的贸易活动,极大程度上造就了沿途繁华的城镇。其中,与徽商活动关系最为密切的大城镇,除了汉口之外,还有扬州等城市。与汉口相似,扬州更是两淮盐运的中枢,“扬州繁华以盐盛”,两淮盐业之兴盛促成了扬州城市的繁荣①。

当时,与盐运相关的重要城镇还有仪真。例如,路程残本“仪真县”下有“盐船聚此装盐”的记载。另外,多种商编路程中都有《湘潭县由水路至镇江府长江路程歌诀》,其中提及:“仪征河下看盐船,天宁把住仪征口,掣盐所里闹喧喧。”仪真或仪征(即今江苏仪征)南临大江,东有运河沟通扬州,为淮南盐运的重要枢纽,明清时代有大批盐商占籍、定居于此。

除了长江干流之外,一些支流上城镇的发展,亦与盐业关系密切。吴城镇位于赣江北流汇入鄱阳湖的水路要冲,与景德镇、河口镇、樟树镇并称江西四大名镇②,也是众多徽商聚居的地方。道光年间休宁渠口商人所编的《长江路程图》中,有“吴城起旱由浙岭至休宁县路程”:

吴城,廿五,鸡山渡,廿五,都昌县,十里,七角塘,八里,喜桥,十里,新桥,十里,石牛渡,十里,黄

土嘴,五里,土桥,十里,长山?,五里,罗家桥,卅里,燕山,五里,五里塔,廿里,潜家港,十里,马尾

巷,十里,余家桥,卅里,汪家桥,十里,分水岭,十里,洪源,廿里,里市渡,过河,景德镇,十里,金花

桥,廿里,湘湖,十里,朗树,十五里,鲤鱼桥,十里,若河,五里,屏前,十里,呈路,十里,富村,十里,梅

山,十里,甲路,十里,严田,十里,石岭,十里,长林,十里,清华街,十里,花园,十里,陀口,十里,山

坑,十里,石宝,十里,浙岭脚,十五里,庄前,十五里,石岭,十里,黄亭,十里,倪园,十里,花桥,十里,

界首,十里,上溪口,十里,黄泥糖,十里,郑家坞,十里,渭桥,十里,蓝渡街,十里,休宁县。

上述路程虽以吴城为起点,但若以之为终点,则是由休宁县翻越浙岭,经婺源、景德镇前往江西吴城的旱路程,反映了徽人外出的一条重要道路。《长江路程图》中还有“湖口县往江西省城水路图”,而同治《江湖绘图路程》中,亦有“入鄱阳湖湖口往南康吴城至江西省城江湖路程图”,这些都与当时的徽商活动密切相关。根据方志的记载,“吴城镇为徽商辐辏之区”③,徽商在当地从事的贸易活动多种多样。清代徽州佚名无题文书抄本,详细记录了吴城镇的布匹、粮食、海味杂货、果品糖食、各处各色油、杂货、珍宝器用、颜料香粉、纸张、整包皮货、瓷器、上等至八等药材、竹木等项的抽收税钱办法④,从中可见当地的商业流通颇为畅旺。以粮食业为例,郑紫琳抄本《商贾便览》⑤中,就在“各处粮食”条下指出:“吴城镇,此乃福建、江西、湖广、广东、南京五省通衢之所。”除了粮食商人的活动之外,此处还有不少盐商活动⑥,特别是在太平天国以后,曾国藩在吴城镇设立淮盐督销局,经理挂号、挨轮、提价、售盐、收课、发课、分利和解饷等事。根据当时的规定,运盐护照由盐运司颁给,凡开行之始,先在苏北泰州截角,继而于安庆省垣、湖口卡局再次截角,最后至吴城镇,将四角全部截去,并随即缴还护照。此外,吴城还是木材运输的重要节点。徽商在赣南经营的“西木”,打成小排后撑至赣州,并小排为中排,中排撑到吴城,再并中排为大排,由吴城经长江运往长江三角洲。

另外,商编路程图记中提到的湘潭、沙市,也是徽商活动相当频繁的重要码头。管见所及,与徽商贸易相关的《开卷见源》抄本中,就有“湘潭行规”和“沙市行秤规”等,这显然反映了徽商眼中的市场规例。以湘潭为例,据抄本《水陆程途并记》①第4册记载:“湘潭县在北岸,客货往来,船只甚多,系全省马头,货船四聚,百货极多,湖南一大地方。”当地有三街六巷九码头,坊刻本《湘潭景》中有“湘潭可算小南京,百样货物盘盘有”②的描述。从现存的诸多徽州文书来看,在清代,湘潭也是徽商贸易的一个重要码头。《士商要览》中有《京口起至湘潭县水程图》和《湘潭至京口水程歌》,反映了湘潭与长江水运的密切关系。

与湖南湘潭相似,有的商编路程之终点是湖北沙市。对此,《天下路程图引》就曾提到荆州府江陵县东南的沙市,“上下客货,俱聚于沙市发卖”①。根据明清史料记载,有不少徽州盐商、茶商和墨商在当地活动。

此外,清人黄印在所著《锡金识小录》中曾说过,在徽州人眼中,汉口是“船马头”,而镇江则是“银马头”。关于后者,休宁佚名商编路程抄本所附画幅中,就曾标注“镇江马头”,可以与此比照而观。

除了大都市之外,一些沿江的小市镇中也有不少徽商活动。“武家穴”亦即武穴,据在徽州发现的清水江沅江长江路程抄本记载:“武穴……大镇市,出棉花。”明人吴文奎《武穴竹枝词》有:“八月秋风骄绮罗,渚清沙白贾帆多。……报道片帆江上落,人人争问木棉花。”②作者吴文奎是从事盐业贸易的徽商,经常往来于扬州和鄂东的蕲春及武穴、龙坪一带。根据张建民教授的描述,明代后期,湖北植棉面积扩大。及至清代,湖北各地更是广泛种棉,棉花成为重要的商品③。上述对棉花的记录,恰好印证了明清时期较长时段的发展趋势。

三、小结

在传统时代,徽州素有“十户人家九为商”的经商传统。在长期的商业实践中,徽州人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营文化,这主要体现在他们所编的大批商业书和商人书中。这些商业书和商人书,记录了各类商业知识(如水陆路程、商品知识、市场信息、防盗防骗的技巧)和经商之道(包括经营技巧、经营思想、商业道德等方面的内容),从中颇可窥见明清时代商业、治安、社会、风俗等诸多侧面的真实状况。这些,都是我们研究明清以来中国社会经济史、文化史的重要资料。

在传统商书中,路程是自成一体的商业书。现存的商编路程有两类,一类是纯文字的路程,包括众多地名及间距里数的简单记录,以及形形色色的路程歌。另一类则是配有插图的路程图记。从商编路程图记本身的发展脉络来看,一般趋势是愈到后来愈形复杂,描述的文字也愈加生动。最早是简单的地名串连,接着是将地名编成歌诀加以传诵,再后来则借助于其他的图画资料,将沿途之水陆走向或山水形势加以绘图展示。据明代隆庆四年(1570)黄汴的《一统路程图记》序称:

余家徽郡万山之中,不通行旅,不谙图籍,土狭人稠,业多为商。汴弱冠随父兄自洪都至长沙,览洞庭之胜,泛大江,溯淮、扬,薄戾燕都。是年,河冰彻底,乃就陆行,自兖至徐,归心迫切,前路渺茫,苦于询问,乃惕然兴感,恐天下之人如余之厄于岐[歧?]路者多也。后侨居吴会,与二京十三省

暨边方商贾贸易,得程图数家,于是穷其闻见,考其异同,反覆校勘,积二十七年始成帙,分为八卷,

卷有所属,俾一展册,而道路之远近,山川之险夷,及风波盗贼之有无,靡不洞其纤悉,九州地域在指

掌间矣。呜呼!宦轺之所巡,商舶之所趋,访屐之所涉,庶此编为之旌导也。

黄汴是休宁约山人,他曾遨游长江、黄河沿途,从而获得编纂路程的灵感。这里提到“程图数家”,其中的“程”,即《士商要览》中的“各省路程”,而“图”亦即《京口驿起至湖广水程图》那样的图画。这是因为图画较之文字显然更为形象,按图索骥才不至于“前路渺茫”。在上文介绍的各种路程中,有不少都是图文并茂的。而就其反映的内容来看,迄今最为常见的三类路程中,阊江赣江大庾岭商路,基本上还停留在对沿途地名的简单描述上;新安江水路则在此基础上,编成多种歌诀加以传诵①;而长江水路更有多种绘图展示,力求图文并茂,这或许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徽商对长江水路的重视和谙熟程度。

从休宁前往汉口的多种路程歌来看,有的路程歌虽然从总体上看,其句式结构大致相同,但在具体的文字表述上却有着不少差别,有一些句子甚至出现了音同字不同的情况。这可能说明,此类路程歌之传承方式,除了以抄本辗转传抄之外,还有的则可能是通过口耳相传。换言之,不排除一些抄本的形成,是根据口诵记忆转抄而成。

上述诸多商编路程,多侧面地揭示了移民、商业与城镇发展的丰富内涵。除了反映长江主干道盐、米贸易之《士商要览》,清水江沅江长江流域木材贸易的佚名商编路程之外,还有一些则揭示了徽商在长江支流的商业活动,如以赣州为中心编纂的《西河木业纂要》,就颇为细致地反映了徽商在赣江流域的木材经营活动②。而在著名的歙县芳坑江氏商人文书中,则有《沪至汉口路程折》、《自江西义宁州水路至吴城镇》(通津行程)和《自吴城至鄱阳湖及湖口至九江》的水路程,生动地展示了晚清徽商在修水流域的“宁红”茶叶贸易活动。结合其他的相关文献,这些商编路程,大大深化了我们对于徽商活动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