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常见问题 | 代替写教育教学论文在线留言教师论文网是权威的教育教学论文发表,教师论文代替写平台,欢迎咨询教育教学论文代替写和毕业论文代替写事宜!
您的位置: 教师论文网 -> 音乐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教师论文网导航

赞助商链接

基于馆藏印的“鲁艺”校名全称考略

作者:www.jiaoshilw.com 更新时间:2019/5/14 14:41:19

“鲁艺”,是中国艺术教育史上一个响亮的名字,最早应为“鲁迅艺术学院”的简称。作为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时期创办的第一所高等艺术学校,其办学过程与中共领导的革命进程和提出的政治任务结合紧密,具有历史的特殊性与复杂性。这其中,关于“鲁艺”校名简称和全称问题即是一例。

“鲁艺”这一校名简称并非仅指称“鲁迅艺术学院”。1938年,以鲁迅先生名字命名的鲁迅艺术学院在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创建起来,其后随革命形势的发展,学校按照党的政治部署,经历了迁校、合校、分校等多次大变动,校名也随之多有更改。而有意思的现象是,直到解放后一直沿用鲁迅名字命名的“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时期,期间校名经多次改变,但变动后又仍可简称为“鲁艺”,以至老鲁艺人都乐于并习惯使用“鲁艺”的简称。但历史渐远,记忆缺失,多个“鲁艺”阶段及校名全称却被人们忽略或遗忘。对此,笔者曾在诸多相关历史叙事和学术研究的文本中见到太多在“鲁艺”及校名全称使用上的混淆。无论是写作者的乱用还是误用,都说明这已然成为需要研究的问题——究竟有几个可以简称为“鲁艺”的时期?每个时期的校名准确全称究竟如何?

沈阳音乐学院是“鲁艺”历史文化的重要传承单位,图书馆积累了自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创建以来各发展时期入藏并递藏至今的书刊文献。随着我馆民国文献整理与保护工作的展开,笔者在整理工作中发现,加盖于馆藏老旧资料上的与“鲁艺”校名有关的馆藏印,其数量或种类都较为可观,这正契合了笔者对“鲁艺”历史文化研究的兴趣,于是考辨之趣油然而生。经过一番挖掘与研究,最终通过馆藏三十余种与“鲁艺”校名有关的馆藏印,结合相关史料,梳理出简称为“鲁艺”的多个发展阶段,对不同“鲁艺”时期的校名全称予以了确证。

一、初创时的“鲁艺”校名:鲁迅艺术学院

经整理,馆藏早期资料中与“鲁艺”有关的最早一种馆藏印为“鲁迅艺术学院图书馆”(见图1),其中一枚加盖于一册《译文》(1935年1月版)期刊内页中。此馆藏印为蓝黑色,虽印迹模糊(据推测可能是由于当时延安物质条件所限,使用普通墨水盖印造成褪色严重),但确是佐证“鲁艺”最早校名全称——“鲁迅艺术学院”的宝贵证据。

鲁迅艺术学院创建于抗日战争时期的延安。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的感召下,越来越多的进步青年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特别是1938年前后,延安文艺组织发展迅速,文艺活动蓬勃开展。其中,一部大型四幕话剧《血祭上海》的连续公演在延安引起巨大轰动,反响热烈。正是此剧目的成功排演,促成毛泽东等中共领导决心创办一所培养艺术干部的学校,以此推动抗战文艺的发展。1938年2月,在极短的筹备时间内,一所由中国共产党创建并领导,以鲁迅先生名字命名的高等艺术学校——鲁迅艺术学院即宣告成立。4月10日,由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全体“鲁艺”师生参加的鲁迅艺术学院成立典礼在延安中央大礼堂隆重举行。初创时的“鲁艺”实行“三三制”①学制,使这所学校的早期办学带有短期训练班性质。

二、首次更名的“鲁艺”校名:鲁迅艺术文学

1938年鲁迅艺术学院初创时设置有音乐美术戏剧三个系。据史料记载,由于同年8月文学系的增设,校名随即改为“鲁迅艺术文学院”。1940年5月,毛泽东题写了“鲁迅艺术文学院”的校名,这是“鲁艺”办学史上的首次更名。

经查找,并未见显示有首次更名时期使用的校名全称的藏印,但从部分1938年前后出版的书刊资料中找到有“鲁艺图书馆文学资料室”的藏印(见图2),证明建校不久学校增设了文学系,并设立了文学资料室。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出版的书刊中带有“鲁艺”字样的藏印十分多见,如“鲁艺图书馆资料室”(见图3)“鲁艺戏剧资料室”等(见图4),这表明,在建校之初学校就已经习惯使用“鲁艺”这一校名简称了。

三、合编后的“鲁艺”校名:延安大学鲁迅文艺学院

馆藏“延大鲁迅文艺学院图书馆”藏印(见图5),有力地佐证了“鲁艺”合编到延安大学的历史时期以及在校名更定上发生的较大变化,此时“鲁艺”校名全称为“延安大学鲁迅文艺学院”(多简称为“延大鲁艺”)。

1941年起,延安地区陆续进行较大规模的高校合编。抗战初期,包括“鲁艺”在内的由中共创办的延安地区多所高等院校,其学制多是三几个月的干部短期培训班性质。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及办学经验和条件的成熟,中共决定陆续将这些短训班形式的学校进行合并,以实施正规化办学。1941年7月,首先有陕北公学院、中国女子大学、泽东青年干部学校3所学校进行了合并,并被命名为延安大学;1943年3月,“鲁艺”加入到合校的队伍,与自然科学院、文学干部学校、民族学院一同并入延安大学②。合编后的“鲁艺”依旧是学院建制,机构编制也基本保留(唯有将原戏剧音乐两系合并,成为戏剧音乐系,简称“戏音系”),但由原来独立的一所艺术学院,转变为隶属于延安大学的二级学院。

值得注意的是,合编至延安大学的“鲁艺”,其校名全称常易被后人误以为是“延安大学鲁迅艺术学院”或“延安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其实不然,实际为“延安大学鲁迅文艺学院”。

四、转赴东北办学的“鲁艺”校名:东北大学鲁迅艺术文学

馆藏“东北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图书馆”藏印(见图6)的发现尤显珍贵,有力佐证了“鲁艺”迁校东北后一个短暂而重要的正式办学时期,并证实当时官方使用的正式校名为:东北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

1945年日本投降后,“鲁艺”遵照党中央的政治部署,立即组织大规模迁校东北的工作。至1946年夏,辗转数月到达合江省(当时东北9省之一)省会——佳木斯市,在此合并至东北大学

此东北大学即彼东北大学?经查证,并不是。今天我们熟悉的东北大学(沈阳市和平区文化路3号巷11号)是与现沈阳音乐学院主校区仅一路之隔的一所国家重点大学。这所学校同样具有爱国主义光荣传统,始建于1923年4月,“是在奉系军阀头领张作霖主政东北时期,由奉天省长公署联合黑龙江省长公署,在我国东北地区的沈阳市创建起来的”③,“1928年8月至1937年1月,著名爱国将领张学良将军兼任校长”④。而“鲁艺”隶属的这所东北大学,则为1946年1月由中国共产党东北局在辽宁省本溪市创办的东北第一所综合性大学⑤(初命名为东北公学,不久改为东北大学)。同年8月,延安大学(包括“鲁艺”)和华北联合大学的部分师生辗转到达佳木斯,编入此时已迁至佳木斯办学的中共创建的东北大学⑥,成为东北大学的二级分院,学院名称也随之由原“延安大学鲁迅文艺学院”改名为“东北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

虽至当年底,“鲁艺”遵照上级指示又进行了大规模的工作调整并再次更改校名,也即“鲁艺”以此校名全称办学存在期仅为短短半年,但通过馆藏印,对这段正式办学的历史给予了很好的证实。此时,学校名称的使用也值得注意:隶属于东北大学的“鲁艺”与隶属于延安大学的“鲁艺”,其全称并非仅是隶属大学名称的简单替换,从印文可见,实为“东北大学鲁迅艺术文学院”

五、非正常办学时的“鲁艺”校名:鲁迅文艺工作团

在馆藏印的收集中,可见多种印文名称显示为某工作团字样的藏印(见图7—11),这些馆藏印佐证了“鲁艺”办学史上一段特殊时期以及有关校名全称的重大变化。

1946年底,由于革命形势的变化,中共对“鲁艺”学院又提出新的政治任务:配合解放战争和土地改革,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为此,东北局宣传部要求“鲁艺”从东北大学中独立出来,并改变办学模式,将学院式教学改为文艺工作团形式,命令全体师生走出校园,走向农村开展广泛的创演宣传工作。根据上级的政治部署,“鲁艺”立即与东北大学脱离,其后,将在校各系师生先后编为4个鲁迅文艺工作团,后又在吕骥等音乐干部建议下成立了“东北音乐工作团”。由此,“鲁艺”的校名也随之变化,这5个工作团根据成立地点、任务或宣传工作面向的地区范围不同,各有其名或简称,根据馆藏印可见各工作团名称如下:

虽然这一时期“鲁艺”各工作团的简称仍可称为“鲁艺”一团、二团、三团、四团和音工团,但其全称却有所不同,也不尽一致,通过馆藏印,可证实“鲁艺”各团在这一特殊办学转型时期名称使用上的真实情况。(见表1)

六、复校后的“鲁艺”校名:鲁迅文艺学院

从一枚加盖于《受苦人翻身大联唱》(1948年12月版)小册子上的“鲁迅文艺学院教育处”藏印(见图12),不仅推测此时的图书馆归到学校教育管理,而且可以证明解放战争胜利后“鲁艺”复校办学时重新使用的校名为“鲁迅文艺学院”。

1948年11月,沈阳解放的消息传来,根据东北局宣传部的决定,各鲁迅文艺工作团迅速由各地相继会合至沈阳,恢复办学。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曲折办学,此时“鲁艺”人终于迎来重建正规化艺术教育的历史时刻。

通过馆藏印可见,复校后,“鲁艺”使用的校名并非直接恢复在延安初创时的“鲁迅艺术学院”,也不同于首次更名时的“鲁迅艺术文学院”,而是与延安大学时期的“鲁艺”校名保持了一致,使用了“鲁迅文艺学院”一称。

七、立足东北正规化办学时的“鲁艺”校名:东北鲁迅文艺学院

馆藏“东北鲁迅文艺学院图书馆”的藏印样式较多,其中还包括有较为特殊的钢印设计一种(见图13-15)。这些藏印确证了1949年官方正式批准“鲁艺”办学所使用的名称:在原校名前附以“东北”二字,定为“东北鲁迅文艺学院”(多简称为“东北鲁艺”)。

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期间,为配合抗美援朝工作,全院曾整体迁至哈尔滨办学,但学校名称并未有更改。在哈尔滨期间,学校一面组织并派出各种团队开赴朝鲜前线进行宣传慰问演出活动,一面不断加快正规化办学的步伐。从现有馆藏情况看,此阶段入藏的文献资料较以往丰富许多,且“鲁艺”字样的馆藏印种类也较多(见图16—19),显示出当时学校各部门对使用“鲁艺”简称的偏爱和习惯。

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是校名可简称为“鲁艺”的最后一个办学阶段。1953年2月,根据东北局大学委员会和东北教育部决定,学校进行了改组分校工作:戏剧部在稍早前先被划归东北人民艺术剧院;在原音乐部的基础上成立了东北音乐专科学校(简称“东北音专”);在美术部基础上成立了东北美术专科学校(简称“东北美专”)。至此,经历了6次更名的“鲁艺”校名退出历史舞台。1958年,“东北音专”、“东北美专”两所学校又分别升格为“沈阳音乐学院”和“鲁迅美术学院”,各自办学至今。

结 语

自中国出现近代意义上的图书馆以来,在入藏的纸质书刊资料上加盖馆藏印章,一直以来都是图书馆一项常规且必有的工作,其主要功能是证明馆藏资源的归属情况。

作为一种公章性质的图书馆专用凭证,馆藏印章的刻制和使用通常是图书资料收藏单位在办学或办公相对稳定时期的官方行为,也正因如此,馆藏印不仅能证明馆藏资源的明确归属,也能够佐证图书馆及其所属单位在不同时期的官方正式名称。因此,小小馆藏印,具有十分特殊、重要的史料及档案价值。

通过对馆藏印的研究,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初创到建国后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时期结束,经考辨,被人们常亲切地称呼为“鲁艺”的学校,在办学过程中前后经历过6次校名变更,每一次校名变化后的正式全称也得以确证,这无疑是对馆藏印特殊史料和档案价值的一次颇具意义的研究实践。

关于“鲁艺”全称使用上的集体混淆带有一定的特殊性,即通常情况下,全称和简称一般具有一一对应关系(即一个全称对应一个简称),但“鲁艺”则有些特别,它对应着多个可同时简称为“鲁艺”的全称。不仅如此,不同校名全称之间的变化细微,极易造成认知上的混淆,当年老鲁艺人都习惯使用“鲁艺”这一简称,或许其中也带着些无奈。

问题是,随着历史渐行渐远,史料和记忆的缺失,人们真的很难明辨这些好似文字游戏般的校名全称变化。而通过作为馆藏归属凭证的小小馆藏印,使这一历史谜团得以拨云见雾,这实为偶然也属必然。相信,馆藏印特殊的史料和档案价值日后会得到更多同行及研究者的重视。

作为沈阳音乐学院的图书馆员,笔者有幸接触到这些宝贵资料并略作初浅研究,期望能为学界关于“鲁艺”全称的正确使用提供借鉴,为“鲁艺”历史文化相关研究提供一个多维视角。谨以此文献给母校80周年华诞。

(本文写作于2018年沈阳音乐学院建校80周年之际)

参考文献

①谷音等合编《东北现代音乐史料(第一辑)》,内部发行,1983年版。

②郝汝惠《鲁艺在东北》,沈阳:辽海出版社2000年版。

③胡天虹、吴厚兴《沈阳音乐学院校史》,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

④《东北师范大学校史》编辑委员会编《东北师范大学校史1946-1996》,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⑤王云风主编《延安大学校史》,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

⑥王冰凌《“东北鲁艺”史料考辨二则》,《乐府新声》2013年第2期。

⑦韩岩岭《鲁艺在佳木斯地区音乐教育研究(1946—1948)),哈尔滨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①即在校学习三个月,到前方实习三个月,再回到学校学习三个月。

②后又有行政学院合并至延安大学,成为延安大学的二级学院。《延安大学历史沿革》,《延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5期,第4-5页。

③东北大学史志编研室编《东北大学校志第一卷》(上册),沈阳:东北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页。

④引自东北大学官方网页-东北大学简介。

⑤《延安大学史》编委会编《延安大学史(1937-2007)》,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176页。

⑥同⑤,178页。由中国共产党创建的东北大学于1950年沿革为现在的东北师范大学

王洪 沈阳音乐学院图书馆信息资源部主任,馆员